【情緒急救】有打工仔見老闆眼神驚到匿入廁所 藉社工網上免費輔導解開心結

健康 17:56 2021/03/11

分享:

註冊社工Joe連結一群社工和護士,於動盪時代成立組織,為港人提供免費網上輔導,希望能伴在大家左右、聆聽困擾,幫助每個有需要的人。

過去兩年的社會運動和疫症風波,使本來就活於龐大的工作和經濟壓力下的香港人,負面情緒不斷堆疊,心理疾病確診數字不斷攀升。註冊社工Joe連結一群社工和護士,於動盪時代成立組織,為港人提供免費網上輔導,希望能伴在大家左右、聆聽困擾,幫助每個有需要的人。

初入行受工作壓力困擾一年 靠輔導紓緩
 
註冊社工Joe入行近6年, 剛入職時也曾因工作壓力大,難適應而受情緒困擾,試過不同方式也無法好好排解。「持續了年多,雖然能上班,但心情好差,也睡不好。」

身為社工,對情緒問題本有較高的覺察力,Joe決意找輔導幫忙,短短4節已紓緩纏繞逾年的壓力,他指感覺像重生一樣。

有時不想讓家人擔心,找朋友又怕會阻到他們,找輔導反而有個中立、專業的人,我可以毫無顧忌地說出所有,冷靜分析當時的情緒,一起討論如何解決。

若個案有自殺念頭,Joe指會立即轉介至相關服務機構,因情況危急,網上輔導無法面對面親身處理,有一定風險。(iStock圖片)

陪伴之外照顧被忽略的需求 助個案釐清情緒源由 

曾有個案工作壓力好大,每次看到老闆的眼神就好驚、好緊張,甚至要躲入茶水間或洗手間。長期精神緊張致工作表現欠佳,愈是做錯就愈驚,形成惡性循環。經輔導後才發現,原來老闆的眼神,讓個案聯想到少時父親的嚴厲教導,故會萌生「他不喜歡我、他一定覺得我好無用」等想法。

Joe於是與個案一步步了解每部分細節,讓他面對情緒、冷靜下來,再助他分清老闆與父親的眼神之別,從回顧與老闆的交流中減少負面想法,更教他面對情緒波動時的小貼士。

建立共同目標,大家討論一下如何才能減少緊張。有需要時可到茶水間做呼吸練習減壓,每朝先讀些鼓勵自己的語句才上班,情況漸漸改善。

以往個案或會以轉工來解決問題,但透過輔導,最終找到問題根源,紓發了積壓了許久,從未正視的家庭壓力心結,Joe亦見證著他透過輔導,每星期慢慢改善。

社會對輔導認知不足 經濟條件阻礙求助需要
 
常說當局者迷,當掉入情緒低谷,要自救往往是一大難題,Joe指輔導員與彼此關係良好、有商有量,感覺被承托住。「情緒好得意,當無人與你討論時,即使好顯然易見,自己一個都會好混亂、未必搞得掂。那刻好執著,他就教些減壓方法,欣賞我努力、堅持工作的態度,當下聽到會覺得好舒服,心理平衡些。」
 
平時擔當輔導別人的角色,當換個角度、親身體驗服務使用者的身份,Joe更確信輔導的成效和重要性。惟公營資源有限、輪候期長,有些服務機構開朝9晚5,打工仔難以遷就時間求助。而私營輔導收費偏高,約$1,200至$1,500一節,有人或因經濟考量,即使面對壓力也不求助。

獲得聆聽是基本人權,但有好多原因會阻礙到,收費是其中一環。有些基層並非沒想過找私營機構做輔導,但一見到價錢就會思考付不付得起,而非自己是否需要。

做網上免費輔導,Joe指遇得最多的是失業、家庭問題,部分為疫情衍生的困擾。也因網絡無疆界,他曾協助過來自內地和馬來西亞的個案。(吳霆俊攝)

Joe續指,港人對輔導的認知不足,不但求助意識較低,亦對輔導的成效存疑。到底輔導過程如何,「傾偈」有何幫助?「看些較好的醫生,過千元都會付,但輔導像不是必需。有些個案可能起初只得一分不開心,慢慢積聚變了六、七分,最後就會直接看精神科醫生,然後吃藥。但其實可能可以好早就處理,起碼有人陪住,或者處理到部分。」

大眾普遍認知為要不靜候時間沖淡情緒,要不服藥治病,但其實解決方法並非如此兩極,輔導員的角色就如站在中間點把關,及時伴着一群受情緒困擾的人。
 
連結有心社工及護士 創網上平台一對一免費輔導
 
如是者,Joe於去年6月成立「那些在輔導室的事」專頁,在Facebook分享有關情緒健康、精神疾病的資訊,同時提供情緒評估服務、網上輔導、精神科藥物諮詢等等,費用全免。原本宣傳、教育、輔導一腳踢,後來逐漸在網上連結了一群有心人,現在組織由十多位註冊社工、護士一同負責。

輔導最重要的就是創造一個環境,(服務使用者)完全是主角、被尊重,想講哪方面的困擾都可以,亦能隨時停、隨時轉。

人只要覺得被尊重,開始被聆聽和關懷,講吓講吓就會有些抒發,發現原來有方法解決。

免費輔導可拋開經濟束縛,Joe期望可藉此讓大眾透過體驗,以了解輔導是怎樣的一回事,而輔導節數、何時結束均由服務使用者主導。除了聆聽和陪伴,輔導員亦會從旁協助梳理情緒,了解因由,並一同思考紓緩或解決方法。「替他釐清問題所在,要逐步分析,再加以關懷和鼓勵,一同商討方法面對。」

組織現時以一對一的形式,一位社工專注負責一個個案,以保持服務質素。除了社工身份,Joe亦身兼管理的角色,一有人求助會先簡單了解其情緒困擾屬哪方面,繼而做一個簡單情緒評估,再分發負責社工跟進。其後為兩方約定好日子和時間,透過軟件在網上做輔導。社工大多會露面,而求助者則可以自由決定,完成後社工會撰寫報告記錄進度。

    點擊圖片放大
    +5
    +4

讓受助者重拾生活動力 「做社工其實可以付出多啲」
 
10多位註冊社工和護士來自五湖四海,負責精神復康、學校支援、青年工作的都有,本住同一助人理念而成為義務輔導員。大家每兩星期開一次會,討論程序、輔導時曾碰上的問題,也從個案分享中為彼此提供意見,磨練輔導技巧。

跳出本業的主要服務對象,在社區資源轉介、行政工作以外,更專注以輔導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能讓被社會忽略了的,常常覺得難過的人,重拾動力去生活,是好有價值的事。」Joe說。有服務對象紓解情緒困擾後,更會主動關心義工,這些舉動都好窩心。

除了情緒評估和輔導,Joe亦會在專頁上分享不同精神疾病的資訊,以及情緒健康小貼士。(「那些在輔導室的事」Facebook專頁圖片)

「我們作為社工,應該是社會上最懂得照顧別人情緒的人,是否可以付出多些呢?」這是Joe成立組織的初衷。談及輔導,他總以個案的角度出發,以個案需要甚麼、想要甚麼為本,他說最緊要是陪伴和同行。

港人常常覺得要死人冧樓才要找人幫,或覺得好小事毋須別人幫,但我覺得不是。有甚麼就傾吓,總之能舒服點就可以了。

至少試了輔導這個方式,覺得有好轉的話,人生總有起伏,日後有需要再以此幫助自己就好。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