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館開騷】RubberBand做自己拒跟人比較 成軍14年歷兩次重大抉擇

娛樂 14:20 2021/03/19

分享:

RubberBand經歷過不少變遷。

今年紅館在疫情緩和下重開,3月林二汶開騷後,緊接4月上紅館的RubberBand銷情亦佳,並順應民意加至四場。RubberBand從來不是MIRROR,四子(應該)不是行偶像路線,也非sell舞技包裝,能觸動人心,靠的是既貼地及富共鳴的音樂,來贏得香港樂迷的歡心。

四人樂隊RubberBand不是第一次上紅館,2012年已初登這個歌手們的終極舞台,其時樂隊仍在大公司旗下,天后容祖兒更做嘉賓,好不熱鬧。

現在回看,主音6號形容這個第一次帶點不真實。「那次真的是未準備好,很多東西做到不夠好,這幾年經驗多了,又做過不少中型場出演出,信心是大了。」

第二度開紅館演唱會。(攝影:黃建輝)

RubberBand紅館演唱會加開一場  四子籲觀眾做足防疫措拖

最難忘的散聚

去年因疫情沒做實體騷,轉而改成網上演出,自言是難得的經驗。「由現場零觀眾,再做即將要做一個過萬人的演唱會,重新面對真正的觀眾交流,心態是要調整,現時抱著不卑不亢的態度,努力裝備就好。」

演唱會以意大利文「Ciao」為主題,意即「Hello」及「Goodbye」,四人最難忘的散聚又會甚麼?看圖知答案:

    點擊圖片放大
    +5
    +4

2007年出道的RubberBand,初始成員包括主音6號(繆浩昌)、結他手馮庭正、bass手李兆偉、鼓手黎萬宏(泥鯭)及鍵琴手藝琛,本身各有正職的5人,只以夾Band為興趣,後被雷頌德發掘,羅致到黃柏高的金牌大風旗下,五子最終決定,冒險辭去穩定收入工作,全身投入樂隊為正職。

其後幾年,RubberBand以其獨有觸覺寫城市現象,逐漸累積了口碑和人氣,期間經歷成員藝琛離隊,樂隊跟金牌約滿又轉投林建岳旗下,至2016年,RubberBand面臨成軍以來第二次重大抉擇。

今年奪叱咤頒獎禮「我最喜愛的組合」。(取自facebook)

笑言個性怪怪哋

阿偉憶述:「我們簽了大公司8、9年,那刻好想出去闖闖,以前入行時,九成藝人都要靠依靠一間公司運作,否則好難入樂壇,但隨著時代及科技的演變,對我們來說,唱片公司的角色或者不再重要,便決定試下獨立發展。」

四子慶幸拾棄大樹遮蔭,家人都十分支持,而成員亦感恩這些年有不同工作收入,總算能挺到現在,同時也比以前學識更多音樂行政上的事情。

泥鯭稱:「其中最多感受,就是現在不用再跟別人比較,以前在大公司,始終有互相比較氛圍,如銷量、頒獎禮成績,總有前輩會講看看別人怎樣呀,上台隊形多齊整等等,現在終於不用再去比較,我們就是如此的『怪雞』,才會成為現在的RubbeBand。」

【疫境自強】RubberBand回顧一年如逆水行舟 泥鯭捲入緋聞:這不是樂隊需要的

由出道時《阿波羅》至近年《每道微小》,樂隊一直唱出城市的聲音。(取自facebook)

堅持自己的聲音

6號相信,如何平衡商業與自我,無論是在大公司或是獨立運作都要面對。「如果只顧搵食,可能第一日已不會夾Band,最後其實都是忠誠問自己是否想做,我們是幸運的,可以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事實在現今世代,太過著重平衡兩邊的,在網上世界反不容易討好。」

泥鯭笑說:「這幾年未必全部想做的事都做到,但就肯定可以剔走許多不想做的事情,例如上節目跳舞,以前可能真會有人游說我們不如去跳吓舞!」

紅館騷反應熱烈。

6號形容:「外間對RubberBand的要求可能比以前更高,我們感謝大家的期望,同時也不去想太多,及不想背負太多,盡量看輕,隨自己心意去行,只想繼續能創作,不想被左右,沒了自己的聲音。」

隨心而行,在今時今日,也許已是奢侈的願望,願RubberBand的路可愈走愈遠。

採訪、撰文:梁樂欣、區家歷

同場加映:林二汶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