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女童】庭上披露父親及繼母與友人whatsapp對話 繼母埋怨小兄妹行為問題「我打到自己驚」

社會 18:25 2021/03/18

分享:

繼母與父親及友人之間的微訊或whatsapp對話中埋怨小兄妹行為問題 「我打到自己驚」。

5歲女童疑遭父親及繼母虐待致死案今(18日)於高等法院續審。繼母一方盤問青山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時,讀出多個繼母與父親及友人之間的對話紀錄,透露繼母經常向兩人埋怨女童及小兄長的行為問題,更直言「我打到自己驚」,因此不會再理會兩人;父親則曾建議辭職照顧兩兄妹,更坦言「唔通真係掉咗佢落街咩?」。

青山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廖清蓉。(楊詠渝攝)

青山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廖清蓉今就案中繼母的精神狀況出庭作供,並供稱她診斷繼母並沒有患上精神病。代表繼母的大律師羅志霖盤問廖時,讀出繼母於2017年8月遷往與繼外婆同住後,直至2018年1月事發期間,與父親及友人之間的微訊或whatsapp對話。

部份對話截錄如下:

2017年11月23日
繼母向父親稱:

講真,我真係好心淡,由佢哋,我唔會再理佢哋,以後有咩好嘢唔會再有佢哋份,好似你媽咁囉,有得俾佢哋食,有得著就得啦,其他嘢我唔會要理,我咁著緊根本人哋都唔領情,仲當我衰人。

父親回應指:

你對住佢哋只係兩個月,咁快就決定放棄?

繼母指:

咁你有冇諗下我喺呢3個月入面放咗幾多心機,幾多時間落去,佢哋點對我,日日都話知錯,日日都話最後一次機會,結果第日佢哋咪又係照做,連續日日係咁,你攰唔攰呀?鬧極話極都係咁,我仲可以點。佢哋都唔係打從心底服嘅,再打落去亦都無意思。

父親回應指︰

你決定啦,我都明白你嘅辛苦。

繼母回應:

咪俾佢哋睇下,做好自己就乜都有,做唔好就乜都無,時間耐咗,可能會有轉變,佢哋可能會諗下點解人哋會有,自己點解乜都無。要俾佢哋知道,我都識放棄,我對佢哋好唔係必然。你返嚟鬧幾句算啦,唔好勞氣,我亦唔會喺佢哋面前再咁著緊。

2017年12月5日
繼母曾向友人傾訴指:

係呀,所以我哋唔理佢,要佢知道唔係次次都會有人原諒佢,唔係講句對唔住就大X晒。

繼母又強調自己用心對待X和Z兩兄妹,並指:

我係好大壓力,晚晚發惡夢,就算唔發就係瞓得唔好,有時直情瞓唔到,日日買餸就拿拿聲仆返屋企,驚佢偷,我真係好X攰。日日就頭痛,喪食Panadol,我好似就嚟癲咁。

2017年12月7日
繼母向父親指:

老公呀老公,應承我一樣嘢,如果有一日我真係有啲咩事,要幫我睇住阿媽同阿B,照顧好佢哋,知唔知?

辯方質疑這是否正常。廖回應指這反映繼母正承受壓力,但她並無明確指出有自殺傾向,有關說法亦只出現過一次,而且繼母亦沒有實際的自殺計劃和行動。

2017年12月11日
繼母再向友人談及,每次面對Z均覺得無法呼吸,友人亦表示擔心繼母會「打死佢」,繼母回應指:

我會好忍住自己,唔好理佢,有時睇到佢啲傷又好似唔忍心,但佢一講嘢、一嘈、一煩,我就覺得好憎佢。但我應該唔會再打佢,我打到自己驚,佢唔驚,我驚。

2017年12月12日
繼母向父親投訴女童Z,父親安撫繼母指:

咁一係我唔做嘢,照顧返佢,你又唔使咁大壓力,佢又肯聽我講。

繼母回應指:

有可能咩?咁食咩呀?頭家點呀?唔使開支呀?

父親回應指:

咁仲有咩方法?打又打到腫晒,餓又餓到無感覺,你對住佢又壓力大,唯一嘅方法咪我照顧佢,對你對佢都好。

繼母其後轉為埋怨父親不讓她發洩,父親遂回應指:

唔通真係掉咗佢落街咩?

2017年12月22日
父親向繼母指:

佢啲行為好似啲神經病

繼母回應指:

我都就嚟有,我都唔明點解我要承受啲咁嘅嘢。你阿媽搞到佢哋咁樣,我想教返好佢哋,反而係衰人,受盡千夫所指,佢哋一定唔會話你衰,話就只會話我衰,帶走晒你哋,搞到你哋兩母子、嫲孫分離,我到底做咁多嘢為咩,佢哋乖嘅聽話嘅,我俾人鬧俾人話有咩所謂,俾心機教佢哋就算俾人鬧都無問題,但而家係連佢地都同我作對,擺明同我玩嘢,到底我喺度做緊啲咩?

廖指出上述對話的確反映繼母長期處於照顧小朋友的壓力之下,但大多對話均只是繼母對於育兒問題的情緒反應,亦只是從她的角度出發,因此醫生只能判斷她受到主觀壓力的因擾,而非客觀的抑鬱症徵狀。對於辯方指,對話反映繼母的壓力有上升跡象,廖則指出鑑於兩兄妹的傷勢,繼母或會擔心他們的傷勢被揭發,因此壓力較大亦屬正常。

聆訊(19日)明續。

TOPick舉辦「我們這一家親子餅印大賽」, 立即參加送禮品贏迪士尼酒店Staycation大獎,即按此參加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