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韓國】金融港女韓國滑雪邂逅Oppa 嫁到濟州100萬開cafe賣港式奶茶

休閒消費 13:39 2021/03/23

分享:

80後香港女生Kennix因一次滑雪與韓國Oppa結緣,並在濟州開cafe賣港式奶茶,過著小確幸的生活。

近年韓劇大流行,大隻又細心的Oppa深受香港女生歡迎。從事銀行業高級客戶經理的Kennix,因一次韓國滑雪之旅與當地的教練結緣,甘願放棄過百萬年薪,在濟州重新出發,開cafe賣港式奶茶和蛋撻,對餐飲業一竅不通的她,如何站穩陣腳後計劃再開兩店?不如聽這韓國人妻現身說法。

80後香港女生Kennix因一次滑雪與韓國Oppa結緣,並在濟州開cafe賣港式奶茶,開展人生新階段。 (相片來源︰被訪者提供)

80後港女Kennix,2014年跟幾個朋友往韓國滑雪,在網上找私人滑雪教練,就遇上經營滑雪公司的男生Junn,兩人從此結緣,「本來想去日本的,但當時日圓較貴,朋友預算有限就提議去韓國。我們5個女仔包團去龍平,由Junn教滑雪,覺得他教得不錯,往後每年冬天都找他,結果兩個人Long D一起。」

籌備韓國開Cafe   茶餐廳偷師

Kennix大學畢業後就在香港某發鈔銀行做高級客戶經理,替高資產客戶作基金投資及配置,客人非富則貴,她的年薪亦早過百萬,

同事個個兩三層樓揸手,但返工很辛苦,壓力奇大。如美國個市跌,睡覺都會紮醒,怕客戶輸錢翌日不知如何交代,故我們常去shopping減壓。

Kennix與韓國丈夫Junn因滑雪結緣,她也說一切像無心插柳。(相片來源︰被訪者提供)

幾年下來,與Junn感情漸見穩定,「商量過後,要繼續一起就要決定在哪邊生活。他知道我工作辛苦,就建議我到韓國,調節生活步伐。」

Kennix在香港活在金錢世界,自言對數字和股票升跌極敏感,反觀Junn則鍾情戶外活動,愛滑雪及踩單車,「但我說滑雪教練也不是持久的職業,畢竟韓國冬季不長,兼有體能年限,也是時候發展其他事業。」Kennix說。遊遍韓國,Junn覺得濟州的生活節奏最舒服,於是由他先打頭陣,在2017年在當地覓地再開自己的Cafe「藍屋」。

在大學修讀建築的Junn,在濟州將一間荒廢的祖屋變成一間充滿夢幻色彩的藍屋Cafe,連他們的東主也覺滿意。(相片來源︰被訪者提供)

為完成這小小的夢想,Kennix做了不少準備,

我毫無入廚經驗,在家只懂煮即食麵。但我一些富貴客戶,是開茶餐廳或做飲食業的。我就向他們取經,學習水吧的運作模式,如何沖奶茶檸茶等,慢慢實習。另外也上一些烘焙麵包的課程,到2017年7月我才過濟州一同經營cafe。

辭去高薪厚職,Kennix說自然有掙扎,「由於父母已退休,我是家中大女,每月都要給一大筆錢作他們生活費。但當時只是想眼前有一個改變生活模式的機會,如果不理想,大不了返港做銀行工。」

Kennix與韓國丈夫Junn遊覽濟州的名勝正房瀑布。(相片來源︰被訪者提供)

港式奶茶   韓國人嫌濃味要調稀

Junn覷中濟州開Cafe的兩層建築,原身是一間荒廢多時的祖屋,Kennix表示︰

業主本身都有幾層樓的,屋本擱置着,知道打算開Cafe他都很好奇,傾談下簽5年合約,每年租金只為1,500萬韓圜/約10萬港元,平時起碼1年要2,500萬韓圜起跳的。但我們裝修都花了很多錢,合共投資額約100萬港元,下邊經營Cafe上邊居住。

建築外牆髹了藍色,並取名「藍屋」,Kennix說業主也很滿意這個裝修效果。

韓國濟州人口只約70萬人,天然的旅遊資源豐富,原島居民及外來人都有,各有自己的社群,Kennix說在韓國經營Cafe賣港式奶茶蛋撻,當地人都不易接受。

濟州的潮流,慢首爾起碼兩年,要時間適應新事物,且相當『慢活』,我店開時人們經過只好奇張望。因為我們在濟州南面,西歸浦這旅遊景區的位置,後來才多韓國遊客光顧。韓國人往濟州旅行,像香港人過澳門一樣,機程約幾百港元就可以了。

藍屋Cafe目前有3名員工,除咖啡外還有奶茶、凍檸茶、酥皮蛋撻、雞批、叉燒批等港式口味美食。但Kennix表示,「開始時韓國人覺得奶茶的茶味太濃,會有心跳的不良反應,故現調節過後是較稀釋的口味版。」

濟州樓價   500呎單位200萬港元起跳

Kennix說經營藍屋Cafe不久已收支平衡,2019年已開始賺錢並上了軌道,「慶幸韓國某酒店CEO亦喜歡我們cafe的經營模式和概念,故邀請我們在他旗下一間新落成的酒店內開加盟店,亦歡迎日後的加盟者參與。」此店擬定4月開幕,另外一店則以上班族為市場目標,以賣鮮搾果汁及三文治等輕食為主,也計劃在今年啟業。

談到濟州的樓價,Kennix說相對比韓國其他大城市升幅較慢,買賣流通性較低,全靠口耳相傳的介紹,

濟州北面近機場、市中心,價格相對貴一點,南面就相對化算,以3房2廳800呎單位為例,一年租金約1,000至1,500萬韓圜/約6.8萬至10萬元。

Kennix提到濟州有一個「國際自由城」區份,內邊較多國際學校,樓價也較貴,「我之前都是在國際城內學韓文,富貴人士極多,不少是駕著名貴房車的中國人。那裏以兩房一廳500至600呎單位為例,要500多萬港幣,同樣的面積,濟州市中心可能約200至300萬港元已可。」

    點擊圖片放大
    +3
    +2

目前Kennix拿的是與韓國人結婚的F6移民簽證在韓居留,談到韓國及香港的文化差異,Kennix說韓國男士也不如外間所講的「大男人」,「我與老公已講明在家時我不太懂做家務,他也說沒問題可以代勞。但對外邊的長輩,說話固然要用敬語,就是在cafe時也要格外有禮貌,這是他們的傳統。」

Kennix表示,比起首爾的國際化,濟州島民更不懂說英語,

開始時,我的朋友都是這裏教英語的外國人,現在才有10多個香港人。來濟州時真的幾寂寞,那時每個月要返一次香港,掛念家人、美食等等,但疫情下沒航班往返,真的要適應濟州的生活了。以前工作壓力大,精神狀態較緊張,所以瞓得麻麻。搬來濟州島後,個人放鬆了,生活放慢,耐性亦好多了,一切也是值得的。

記者︰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