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訪】棄大學研究從教學助理做起 佛教康山校長:教頑劣學生成材意義大

中小學 17:59 2021/03/24

分享:

馬校長原本熱愛科研,當初並沒想過會以教書作為終身職業,但當全情投入工作,方發覺為人師表的意義重大。

佛教中華康山學校馬中駿校長讀書時學業成績彪炳,1998年考入香港中文大學分子生物技術學系,一直對科研深感興趣。期後因緣際會當上小學教師,直至2018年出任校長。他坦言當初並沒想過會以教書作為終身職業,但當全情投入工作,方發覺為人師表的意義重大。

馬校長認為,一些頑皮、成績差的同學,只要經過悉心栽培,一樣可以成材。尤其當看到一個不愛讀書的孩子變得勤力上進,最後更成功考入大學,甚至有志將來從事教育工作,那份薪火相傳的意義,成為自己向前走的動力。

馬校長說,小時候的他自己是個頑皮的學生,所謂頑皮只不過是上堂愛講話、好辯駁。

老師叫我去東我便去西,不太喜歡聽老師的話,總有自己的想法。

馬校長感恩能夠陪伴孩子成長,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和方向。(受訪者提供)

頑皮仔令媽媽不願接放學

相比更頑劣的學生,馬校長的表現實屬小兒科。不過因為經常跟老師對著幹,也難免會惹來老師向家長投訴,當年的馬媽媽很不情願去接兒子放學。

因為每次放學老師都投訴,媽媽於是請哥哥來接我放學。

馬校長總共有3兄弟,他是老么,大哥和二哥分別比他年長8歲和4歲,接放學的重任交到大哥手上,雖然大哥也很疼愛這個小弟弟,但每天放學同樣要面對老師的投訴,最後連哥哥也不想接他放學。落得的結果是,雖然他住得跟學校相當靠近,但在沒有人接放學下,只得每天坐校車回家。

童年的馬校長只是有點頑皮,但他的學業成績一點都不差。家住觀塘區的他中小學都順利考入區內的好學校。

中一時我被編入精英班,但因為太過多嘴,雖然成績不弱,中二時被編離精英班,隨後我每年均考第一,但因為不乖巧,已經入不了精英班。

初入職遇著沙士由低做起

直至1998年,他考入香港中文大學當年首辦的分子生物技術學系。

當時希望從事科研工作,例如研究DNA對人類有何改變之類。但一直讀下去,發覺香港在這方面的支援比較少,若要發展就得到外國讀書和工作,香港也沒有太多工作機會,主要都是在大學從事研究,但我不太喜歡固定在研究室做研究,我希望在一些有創意的地方工作,最後,因緣際會之下去了做教師。

大學畢業後的馬校長,因為理科出身,曾到中學任教生物科。隨後遇着2003年沙士,香港經濟低迷,難以找到工作,教書也是一位難求,馬校長最後在一所小學找到教學助理一職,由低做起,其間也做過代課老師、半職老師等,漸漸才有機會成為合約老師、常額教師,直至2018年開始出任校長。

走出課室,師生一起到戶外學習。(受訪者提供)

教頑劣學生成材意義大

馬校長也曾在校內擔任足球隊、籃球隊,以及結他樂團等導師,他認為透過這些課外活動,最能深入認識小朋友。

尤其一些運動出色的小朋友,很有趣的是他們往往是比較頑皮和讀書成績較差的。

馬校長笑言,自己曾經也是個頑皮的學生,因此對他們有較大共鳴,他也深受這類同學歡迎。

記得有位同學,在足球和籃球的表現都很出色,很有運動天份,但成績卻很差,於是我把握機會好好栽培他,他因為運動出色考入一所好學校,最後更憑著運動員計劃考入香港中文大學修讀運動及康樂管理課程,將來也有志投身教育行業。這讓我感受到學生有不同的天份,我們可以從不同方向去發掘學生強項。

在教學路上,馬校長曾遇過不少這類型的孩子,能夠陪伴他們成長,幫助他們成材,並且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和方向,是馬校長覺得作為教育工作者的大意義。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樂天媽嚴謹爸培養成才

談到生命中對自己影響至深的人,馬校長說非自己的爸媽莫屬。媽媽性格樂天,遇著對孩子在學業上有嚴格要求的爸爸,剛好作出平衡。

小時候,爸爸每天晚上都要我們坐下來讀英文書給他聽,如果讀不好要再讀過。他十分享受聽我們讀英文書,漸漸培養了我們在學業上的追求。至於媽媽則是安份守己和樂天的人。記得媽媽曾跟我說,讀書不用太出色,只要盡了力,拿到80分已經可以了。想到現在有不少家長,當孩子拿到95分時,他們在意的是為何拿不到那5分,我的媽媽從不給我們壓力,我十分感激父母給我們這樣好的家庭教育。

記者:陳淑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