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不想做嘢】張進翹包辦出道作編+曲+詞 Manson把鬱結轉化成歌【有片】

娛樂 15:45 2021/03/26

分享:

憑ViuTV節目《全民造星III》彈起的張進翹(Manson)推出新歌《今天我不想做嘢》。

參加ViuTV節目《全民造星III》而彈起的張進翹(Manson)最近有新搞作,Manson親自包辦新歌《今天我不想做嘢》的編、曲、詞,他開心指:「今年第一首Single,由我作曲及填詞,有幸能邀請馮穎琪小姐擔當我的音樂顧問。」

張進翹接受TOPick專訪分享創作感受外,同時患有燥鬱症和抑鬱症的他,分享如何治療及面對情緒問題。

【全民造星III】張進翹+顧定軒BL純愛演出瘋傳 27歲Manson為追夢兼職做農夫【有片】

(黃建輝 攝)

今天我不想做嘢

Manson分享創作新歌的過程說:「正如歌名所言,『今天我不想做嘢』。這首歌是去年8月21日寫的,在《造星III》的Casting後,(比賽)開始前寫的。」

他續稱:「當時為《造星III》準備,做很多練習、準備,中途有天感到很累,好似很努力但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否正確,會否浪費心機。一個少少失方向感的狀態,便決定給自己一些空間,不再為比賽作準備。」

於是當時Manson拿起結他彈奏,隨心地寫了第一句歌詞:「今天我不想做嘢只想懶,可不可輕鬆陣呢嘆一嘆?」

他說:「一寫便寫了一個下午,數小時寫了整首歌,其實是很直白的感情抒發。寫畢後,發現以前的我很少會坦承地承認自己累,或想停一停。」

【不日常路線】麥曦茵+岑珈其+張進翹帶路遊深水埗 麥導:露宿者不在是否不存在?【多圖】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創作需要勇敢

其實工作會令Manson入迷,甚至會廢寢忘餐,《今天我不想做嘢》正是其心聲:「相信也是很多人的心聲。在很努力的過程中,大家都需要休息,需要用時間去照顧自己的心理和心靈。」

他進一步指:「創作上有時覺得好像很用力,逼死自己方可罷休,真的很鬱結,會以創作去解決這鬱結,將它轉化成歌。不是放下它帶走它,而是轉化它。它依然在,但以另一種方式存在,而它則成藝術品。」

談到創作困難,Manson坦言:「有時會不敢向前行,再去做需要很多嘗試,尋找不同的可能性,創作需要勇敢。即使走錯路,回來也會找到新的。最大困難就是不敢去嘗試,害怕浪費力量。」他坦言以前遇上難關便慣性地想逃避:「現時會去面對,進步了。」

他透露寫歌的方法說:「一邊生活一邊寫,再加上那段時間的一些經歷。音樂對我來說除了是一首歌外,還是一份作品,記載了那段時間的經歷和狀態。」

ViuTV節目《全民造星III》。(IG圖片)

追尋音樂初心不變

去年參加《全民造星III》極速成名,未來又將面對不可知的新挑戰,Manson覺得:「階段是不同了,但初心是沒有變。就如當時寫下這首歌,現時則帶着它成為第一首Plug歌,好像是帶着當時的自己一起走往後的路。」

他續指:「不同的是多了一班戰友、導師,導師變成了爸爸媽媽,再變成創作路上的一些前輩和朋友,也多了一班支持者。初心不變,但力量大了,繼續去追尋音樂的理想。」

Dumb Youth。(IG圖片)

勇敢面對負評

可是樹大招風,隨着Manson人氣愈高,負面新聞也愈多。他肯定地說:「不怕!不能怕太多。怕它便會來,不怕便可以順其自然。一定會有的,會有無常的事發生。珍惜現在有的機會,珍惜現在可以寫歌、彈結他、唱歌,可以正常生活的日子。」

他又謂:「面對負面新聞會視乎其真實性,有很多都是假的,真的會是無中生有。不會理會無中生有,但如果是一些關於過去的負面新聞,那則是一次機會面對及反省,『原來當時是會這樣的。』」

(梁樂欣 攝)

勇敢面對過去

Manson認為,每個人都會有是非的:「只是公眾人物的事非容易被放大或注意,所以只是身份上的不同,每個人也是一樣。會以這事件去反省自己,令自己變成更好的人。」

他不介意重提舊事說:「就等於當年有『4P』這件事,事件發生於11年前,花了很多時間去面對,去面對自己做過的事。但面對過後,便會成為現在的我。這些經歷會成為氧份,無論是失戀的遺憾、做錯事的後悔,當中的所有都會成為你花園內的養份。」

Manson表示:「一直以來就是想面對,但沒機會,現時是很好的機緣去面對一次,因為以前一直都不想或不敢100%去當幕前,就是這些陰影去抓住、鎖住自己,在幕前、幕後中遊走。我當刻覺得無論結果如何,都已堂堂正正攤開來面對一次,獲得抒解。」

Manson與媽媽感情甚好。(IG圖片)

患上情緒病

其實Manson約18、19年時發現患有情緒病:「沒有導火線,都是連積而成的。同一時間失業、面對感情問題、家中環境問題。我曾看過兩個醫生,一個是燥鬱症,另一個則是抑鬱症。」

他想跟大家分享方皓玟的《唵嘛呢叭咪吽》:「想透過這首歌治療自己時,也分享給聽眾。這首歌是在情緒困境時幫助了我很多,聽畢後發現抒解了很多問題及鬱結,想將它治療我的力量分享給觀眾。」

Manson指:「家人也有少許情緒問題,會有精神緊張和焦慮的問題。在這個地方,很多人多多少少也會有一些情緒問題。心理未必太健康,這地方很壓抑、也很壓迫。」

(梁樂欣 攝)

從音樂獲得幫助

有些患者起初會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問題,Manson則謂:「我沒有不相信自己有這個問題,但我沒有服藥,因為我知道藥是不會幫到我的,可能只是壓止。」

他選擇承認和面對自己有此問題:「然後到不同的地方接觸禪修和冥想。因為有時我們會因為太忙而忘記了自己的呼吸,那便會迷失於工作中。但如果我們能保持呼吸的覺知,那便可以在工作上保持着一個清醒的狀態。」

Manson續指:「透過認識正念,我便會認知到自己因過去的很多事而後悔,或是因為未來的未知而感到焦慮。漸漸去覺知有這些事在發生。」

當他去覺知並擁抱一些回憶及感受時,便會令「它」不至於太大力,大約橫跨了一、兩年,「我隔了一年才去第二次,不過第一次已植根了一粒種子在我心內,之後便一直有看關於正念和冥想的事,嘗試去自己醫治自己。」

Manson又覺得:「音樂也幫了我很多,因為可以將一些真實的想法紀錄低,變相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會聽我傾訴、任我發揮創意的媒介。當感受抒發出來後便得到抒解。」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樂觀心態面對風浪

Manson坦言一路走來有過很多的後悔:「但所有的後悔至今都覺得是最好的安排,當時會很執念一些後悔。當時的一些事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其實沒有人知道的。現在回想,感情問題處理得不好或一些工作機會沒有好好把握,一些不存在的想法會令到我很Depressed。如果當時的我沒有得到這教訓,今天的我或許不會做到某一些事情。」

對於未來,Manson已設立了一些新目標,「希望年底或明年前能推出一隻EP,約5、6首歌,並在疫情過後能舉行Show,開Live跟觀眾見面,在現場分享音樂。EP暫時蘊釀中,慨念就是『未知的風景』。想連起大家,與大家一起看未知的風景。」

他並指:「應該會有很多不同的曲風在內,但不變的是都是由我去唱,曲風都會作出不同的嘗試,也有考慮推出合唱歌。希望能跟二汶合唱,希望能成事。」

Manson期望:「自己可以持續創作、保持微笑,以樂觀的心態去面對一切的風浪,最重要是無時無刻地去創作。無論是畫畫、寫字、電影、舞台劇,跟不同的人合作,都要好好去參與和學習。Being a good human being.」

化妝:@carmencmakeup_cc

場地:Comfort Soul 共享·舒釋  (IG @comfortsoul.hk)

記者:梁樂欣

同場加映:《全民造星III》十強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