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回憶】Bean+丫文感謝獎門人賞識 《IQ非典》陪小朋友捱過沙士停課日子

娛樂 14:32 2021/04/03

分享:

區焯文與劉蜀永主持的《IQ非典》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

2003年,香港爆發非典型肺炎,全港中小學更停課進入「戒炎」狀態。有線電視兒童台為留家學生打造遊戲直播節目《IQ非典》,令主持人「Bean哥哥」劉蜀永和「丫文哥哥」區焯文人氣急升,成為當時的小朋友偶像,現在成為不少人的集體回憶。

高峰時期《IQ非典》甚至打敗同台的娛樂台的所有節目,成為有線的最高收視皇牌。可惜隨著學校復課,令兒童節目輝煌不再,Bean和丫文也漸漸退隱。

由於當時網絡仍未普及,有線電視兒童台的昔日點滴,現在只能靠網民用文字憶述而未有甚麼短片可以重看,而陪伴小朋友渡過非典時期的Bean和丫文一直都在網民的討論當中。

【閃電傳真機】譚玉瑛麥長青賀節目30周年 蔡子健考獲財務策劃師資格張沅薇轉做秘書

Bean和丫文是家中裝有有線電視孩子的回憶。(湯炳強 攝)

獲曾志偉賞識

退隱幕前多年的Bean和丫文接受TOPick專訪,回憶當年擔任兒童節目主持的日子。二人同為演藝學院同學,畢業後因StarEast的招募而入行,同期還有E-kids。

後來Bean和丫文的「生鬼」主持風格獲曾志偉賞識,在2000年擔任《宇宙無敵獎門人》當中的助手「宇宙奇英」,更在「宇宙無敵獎門人之玩番轉日本」與徐子淇一同浸溫泉。

    點擊圖片放大
    +5
    +4

負責獎品的「宇宙奇英」身穿銀色衣服,Bean更染了橙色頭髮,造型相當前衛。由於助手的演出費用不多,幸得志偉對他們的關照。

Bean回憶:「那時賺不了錢,只靠獎門人的禮券,我天天都在那間台灣餐廳吃飯。當時即使大明星到獎門人,都是只有一封100元利是,所以要多謝志偉哥讓我們玩遊戲,贏獎品。」

【一曲走天涯】被調離兒童組一度陷財困 蓋世寶毅然外闖天空更廣闊

愚人節的玩笑?

拍完《宇宙無敵獎門人》後,Bean和丫文因拍攝有線的禁毒劇被製作部注意,成為加入兒童節目的契機。

在2003年香港因為沙士,小朋友不用上學,所以有線兒童台高層便度身訂造一個遊戲直播節目,而成軍的故事也十分離奇。

因為沙士停學,造就出《IQ非典》。(由受訪者提供)

當時兒童台台柱為細龜哥哥黃一山,所以由新人的Bean和丫文孭飛新節目令不少人難以置信。

收到通知時,Bean更以為是開玩笑:「在愚人節時,兒童台其中一個編導打給我說:『阿Bean,明天回來公司開會,後日有個節目你和丫文孭飛和出街。』,我聽後覺得不要玩,怎會有節目後天播出,前一天開會,加上當時4月1日是星期二,哪會有電視台節目選在星期四首播?」

丫文補充最重要的一點:「甚至沒有宣傳。」後來電視台話事人打給Bean和丫文,正式通知二人為新節目開會。

打破有線紀錄

《IQ雙拼》在星期四開始播,第二天電視台已告訴Bean和丫文「大件事」,因為他們的Fax機收個不停,收視離奇高。

由於沙士是第一次小朋友停課,家長也會陪同他們一起看電視,Bean和丫文的老少咸宜主持風格非常入屋,由此十分受歡迎。

當年每個打電話到節目的小朋友也會索取二人的簽名照。(網上圖片)

Bean表示:「聽聞是全個有線的最高收視,比娛樂節目更高。一個星期左右,已經和我們談續約、加人工、經理人合約等。」丫文笑言:「我們由freelance變長工。」

充滿Freestyle的節目

Bean和丫文在「IQ系列」的主持風格十分隨性,很多的橋段更是即場發揮,丫文回看從前的自己:「我覺得從前的我們很像Youtuber,很Freestyle,沒有所謂的稿。」

Bean和丫文的主持風格就是「隨性」。(湯炳強 攝)

前《閃電傳真機》主持伍文生轉行開餐廳 由樓面學起至擁4間分店:做老闆要親力親為【有片】

丫文回憶自己最隨性的一次:「以前我們真的很隨意,記得一次黑雨回到公司開Live,我是在鏡頭前穿著拖鞋,濕掉的襪就這樣放在直播現場。有時我會想:『為甚麼會有一個節目能容許主持人這般Freestyle。』」

事隔十多年,Bean終於能說出當時的感受:「是磨滅不去的陰影,觀眾在鏡頭前嗅不到,但我在現場有感覺的。」

不過往往觀眾就是喜歡看Bean和丫文的互動。

兒童台的末落

不過在2003年沙士前,兒童台已有風聲會結束,不再製作自家節目,誰不知《IQ非典》大受歡迎,Bean和丫文延續了兒童台的壽命至少6年。

二人曾推出IQ書。(由受訪者提供)

二人由《IQ非典》、《IQ雙拼》做到《IQ擂台陣》,可是後來公司改方向,只做娛樂節目,所以在2007年左右,Bean和丫文便改當娛樂節目主持。丫文與麥玲玲做風水節目,Bean甚至比陸浩明更早站在肥媽旁邊擔任飲食節目拍檔,可是丫文與Bean二人拍住上的組合形象也開始被淡忘。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後來Bean意外破相,情緒非常低落的他拒見所有人:「現在已經不明顯,但當時很介意,所以不想在幕前發展。一開始修復得不太好,有一條蜈蚣形的疤痕,找另一位醫生,他說要重新縫合,所以花了一、兩年治療,過著隱居的生活。」至於破相原因,Bean一直不願透露。

二人仍默契十足。(湯炳強 攝)

當時連好友丫文也找不到Bean,由於康復期間Bean推掉一切商演、主持、電影等,令他逐漸被娛樂圈遺忘,接受現實的Bean為了生活轉行任地產經紀。

對於被逼轉行,Bean的態度十分豁達:「既來之則安之,只要你的人好,所有事都有美好的安排。現在丫文是導演,我待有大製作便找我復出。」

在演藝學院修讀演藝導演的丫文,一直都是同步幕前幕後,他感慨稱:「有線給我機會做幕前,到完約後,我也考慮自己的興趣,始終幕前較被動要等機會,但幕後可創造機會,所以我想了很多故事,自己爭取製作,所以後來多做編劇、導演崗位較多。」

丫文不忘自嘲:「由於幕前一直再沒人再找我,所以現在是單線。現在要到幕前也會不習慣,變得『生手』,不過Bean仍然Keep到。」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湯炳強 攝)

正式的道別

當年一切來得突然,令Bean和丫文來不及和觀眾好好道別,事隔十多年,Bean希望告訴大家:「現在是新冠肺炎的時期,希望和所有人說不要灰心,這個時期會過去,大家撐著,加油!最緊要開心、正能量!」

丫文有感而發:「做過《IQ非典》其實也是個功績,陪伴一班小朋友過了鬱悶的日子,有時重遇以前的觀眾,也希望將我們帶給大家的歡樂傳承下去,給身邊的人歡笑。」

    點擊圖片放大
    +9
    +8

即使當年《IQ雙拼》的片段難以重溫,昔日的孩子觀眾也長大成人,但Bean和丫文帶給大家的歡樂一直都在,現在閉眼回憶,彷彿能再聽到Bean和丫文的經典台詞:「IQ雙拼我至精靈!」

同場加映:陳勉良訪問

場地提供:Smark B TV 
記者:鄭嘉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