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女童】繼母承認以下流字眼形容小兄妹 控方指繼母曾稱「同佢哋出街影衰晒」

社會 13:39 2021/03/26

分享:

虐殺女童案續審。

5歲女童疑遭父親及繼母虐待致死案今(26日)於高等法院續審。涉案繼母今繼續接受控方盤問時,承認自己曾以下流的字眼形容兩兄妹,但解釋指自己「讀書少」,控方又指繼母曾稱「同佢哋(兩兄妹)出街影衰晒」。繼母又承認夫婦二人自私地為怕被揭發虐兒,故未有帶兩兄妹求醫,但強調自己已盡力協助兩兄妹,並以為傷勢總會逐漸康復。

控方今盤問涉案30歲繼母時指出,事實上當繼母與涉案父親帶同3名小朋友遷往與繼外婆同住起,繼母已非常憎恨女童Z和小兄長X,而且從繼母的短訊紀錄可見,繼母曾經用非常下流的字去形容兩兄妹。繼母於庭上回應指,「係,我係有咁講過,但我讀得書少,我身邊朋友都係粗口爛舌嘅人,可以話係我哋嘅表達方式。」繼母又指,她與家人有共識,絕不會在小朋友面前說髒話。

控方又指夫婦二人多次在微信中表示,他們想兩兄妹死,亦想殺了兩兄妹,繼母於庭上回應指她確實有說過這些字眼,但並非實際上要有相關行動。被問及曾指「同佢哋(兩兄妹)出街影衰晒」,繼母解釋指她帶兩兄妹外出時,兩兄妹曾於店舖內推倒東西,而親生女兒Y卻從未這樣做過。

控方又問及兩兄妹曾表示想離開繼外婆的寓所,而希望返回祖母的家,但夫婦二人卻未有正視兩兄妹的訴求。繼母回應指她當時覺得兩兄妹只是在威脅她,「我問佢哋咁唔鍾意嘅話,做乜跟我返屋企,佢哋話返嚟做功課」。繼母又指兩兄妹曾稱完成功課後,「阿哥話會返阿嫲度,阿妹都講過會去公園玩,佢話佢夜晚想去麥當勞瞓。」

繼母其後於辯方覆問時解釋,當兩兄妹曾表示要離家出走時,她曾與兩人講道理,期間X更哭泣,「佢話好後悔咁同我講」。

控方又指出繼母日前供稱,不帶兩兄妹去求醫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她認為自己能處理兩人的傷口,但事實上夫婦二人只是自私地擔心被揭發虐兒,而未有關心兩人的傷勢。繼母於庭上承認自己自私和做錯了,「但我哋唔係話唔關心傷勢,而係喺唔帶佢哋睇醫生嘅前題下,我哋已經盡量做咗我哋幫到嘅嘢。」控方反駁指任何合理的人都知道兩人的傷勢需由醫院處理,繼母則指她以為只要為兩人消毒擦藥,即使需時較長,亦總會逐漸康復。

控方又質疑繼母聲稱患有抑鬱症,卻從未求醫服藥,繼母解釋指她最初亦不知道自己有精神問題,反而是律師看過本案的文件後,安排精神科醫生與她會面,並診斷出她患有抑鬱症。控方又指根據青山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廖清蓉的證供,繼母從未向廖提及自己有自殺傾向。繼母回應指她曾有自殺的念頭,但因為放不下母親和女兒,因此從未有實際行動,「我有諗過喺屋企燒炭,亦有諗過𠝹手,我有坐過喺屋企,望住天花板,諗過吊頸,但我搵唔到位吊」。

控方又引述繼母與友人之間的對話,指繼母曾向友人稱,父親剛打了X 295下,繼母解釋指她當時並無親眼目擊,因為父親教訓小朋友時,她通常不會參與,她只是聽到父親聲稱要打X 295下,但她聽到最後應該只打了幾十下。被問及為何沒有阻止父親,繼母指她其後有站在X的身後,以表情示意父親停止。控方反駁指根據對話紀錄,她實際上是協助父親打X,繼母於庭上解釋指「我諗住男人打始終會大力啲」,因此她接手意思意思打幾下。

控方又問及繼母日前供稱,她只目擊過繼外婆打兩兄妹手板幾下,而繼外婆亦甚少目擊夫婦二人打小朋友,事實上繼母根本不記得。繼母否認說法,並指有大概印象。控方續指繼母曾於微信中向父親形容,繼外婆「係咁打、係咁打」Z,繼母於庭上回應指,因此她當時很生氣,繼外婆遂上前安撫她,並代為向Z訓話及打了她手板幾下,所謂「係咁打」,只是因為平時繼外婆不會打小朋友,「打幾下對佢嚟講已經係係咁打。」案件下周一(29日)續審。

涉案父親(29歲、運輸工人)及繼母(30歲、主婦)同被控1項謀殺罪,兩人早前願意承認誤殺罪但不獲控方接受,另外兩人亦已承認2項殘暴對待兒童罪;而涉案繼外婆(57歲、會計文員)則被控4項殘暴對待兒童罪。

法官就本案頒下匿名令及限制報道,不能披露涉案被告、事主及證人資料及相片,包括住址及所就讀學校等,違令或涉藐視法庭。

TOPick舉辦「我們這一家親子餅印大賽」, 立即參加送禮品贏迪士尼酒店Staycation大獎,即按此參加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