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撃】基層開工不足難申在職家庭津貼 社福機構倡計劃應與工時脫勾

社會 15:52 2021/03/28

分享:

(梁偉榮攝)

疫情令各行各業大受影響,其中麻雀館、桑拿浴室、卡啦OK的行業被政府勒令停業多時,不少從業員生計大減。有本港社福機構指,疫情令不少收入及工時俱減的基層勞工,無法符合申請在職家庭津貼的工時要求,亦因各種限制難以申請綜援,期望港府能體諒疫情導致特殊情況,放寬「在職」定義,考慮將申領職津與工時脱鈎,改用家庭入息為依據,以照顧零收入或開工不足員工。

年逾60歲的Sam,疫情前一直於中菜餐廳任職廚房幫廚,惟去年爆疫後,飲食業前後被勒令縮短營業時間,餐廳要求廚房員工放無薪假,Sam最終與同事一起離職,未料一直未有再找到工作,

出面傾向搵少壯派,有人搵我見工,一見到我就話我唔適合,我出路越來越少。

他坦言,去年全年只曾上班40天,難符合申請職津要求,其後他決定申請的綜援,惟因有銀行債務在身,申請受阻。失去收入來源後,Sam唯有靠借貸度日,

劏房仲欠緊4個月租,好彩業主通融。

工友 - Sam。(梁偉榮攝)

阿艷是單親媽媽,原本任職麻雀館服務員,受政府停業令影響,已逾4個月無工開。她指,與4歲女兒租住劏房,月租4,000元,停工期間需依賴朋友借錢接濟,過年期間公司亦恩恤借貸1萬元勉強維生。她指,現時手停口停,收入全無,連職津亦無法申請。

任職酒樓收銀員的阿娟,其公司因疫情去年7月起停業,她曾嘗試另覓工作,可惜疫情下難轉長工。阿娟無奈向政府求助:

原本諗住申請失業援助金,去到先知原來無。

她遂改為申請綜援,惟其住屋租金為5,200元,超出上限遭拒,

要3,700元先符合資格,(社署職員)叫我租平少少。

阿娟直言對方建議不切實際,因自己難負擔搬遷費用,

要俾按金及租金做上期,已經無工開,何來有錢。

她又嘆,從無申請政府社會福利保障,自己有手有腳希望可以自力更生,

政府政策真係好荒謬,有工開就有錢津貼,無工開收入低個時反而咩都申請唔到。

阿娟。(梁偉榮攝)

香港明愛職工發展計劃社工吳栢明則指,疫情下不少行業被勒令停業,導致不少打工仔受累,雖然職津原意為鼓勵基層家庭自力更生,多勞多得,惟疫情長達一年多,勞工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佢地無得揀一日返幾個多鐘,無得揀失唔失業,無理由愈窮愈無資助。

他認為港府應放寬相關受影響行業的「在職」定義,容許僱員即使零收入仍可以其行業證明領取職津。

另外,今年2月,港府宣布將一般家庭住户的基本工時,由144小時調低至72小時,為期一年,不設追溯期,津貼額維持不變,料今年6月實行,與此同時取消「就業交通津貼」。

香港明愛職工發展計劃社工黃韻然表示,港府以現有公共交通補助為由,取消就業交通津貼安排,她認為兩者不可相提並論,因前者屬全民措施,且僅是短暫性,貿然取消交津並不合理,要求擱置。

TOPick舉辦「我們這一家親子餅印大賽」, 立即參加送禮品贏迪士尼酒店Staycation大獎,即按此參加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洪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