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圈秘聞】張之珏患小兒麻痺無阻當男一  憶述與寶珠芳芳一段緣

娛樂 18:23 2021/03/31

分享:

張之珏克服了小兒麻痺症當男主角夥拍汪明荃演出《清宮殘夢》,現年71歲的他,更憶述與寶珠芳芳的一段緣。

張之珏,一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娛樂圈中人,自小有小兒麻痺症,但無阻成為當年TVB《清宮殘夢》的男主角;2003年手足情深的哥哥自殺,無心插柳移民新西蘭得到開脫,十多年來過著像隱居但又自得其樂的生活。

今天,71歲了,張之珏衣著打扮依然前衛,皮膚仍然紅潤有光澤,歲月彷彿沒有留下一點痕跡。或許正是因為這句座右銘:「Yesterday could be the worst.  Today might be the best.  Tomorrow, I couldn't give a damn!」(昨天可能已最差,今日或許絕佳,明天甭管它!),一直是他人生的指路明燈。

張之珏這次回來是因為10月有個新舞台劇《老公你好悶啊!》,集合了不同媒界的藝人演出,遲些便會公布。(攝影:黃建輝)

患小兒麻痺症也可以成為男主角?彷彿是夢話!但對於張之珏來說,他根本就沒有將這毛病放在心上。此病由病毒引起,主要影響5歲以下的幼兒,可以造成肌肉萎縮、麻痺、癱瘓,甚至死亡,但隨著疫苗的出現,已在香港絕迹,但在五、六十年代曾在香港流行,張之珏也是在四、五歲時發病。

我右手相比左手短了一截,所以我用左手寫字。但小學時,我可以用手指勾著毛筆三連貫得到全級書法比賽冠軍。老師也覺得很奇怪,可能是因為我對自己說:無理由唔得!

這張攝於70年代商台為《饑饉30小時》舉行的記招,集合了當年歌影視紅星及DJ。張之珏最唏噓是相中有4人已走了,他還說張國榮也有出席,忘記了是早走還是遲到,因此就缺少了他,不然就更經典。(圖片:被訪者提供)

這病彷彿在他人生「隱形」,就算身邊的朋友如何家勁,也是在張之珏去年搞的生日慈善音樂夜才得悉。就算是當年有人想提名他參加世界傑出青年選舉,覺得這是賣點,希望博得同情分,他也說不用。

身體殘缺不是問題,可能是福氣。我戰勝克服了,最終我是一個比正常更正常的人。

雖然如此,但張之珏的右手拇指確實是萎縮了,不過,當年拍古裝,長長的手袖就可以遮蓋,不是問題,但他覺得這一生如果有遺憾,就是喜歡鋼琴卻不能彈奏。

當年《清宮殘夢》的劇照,張之珏飾演光緒皇帝,到今天,他還記得是在養心殿的場景。(圖片:被訪者提供)

哥哥自殺無心插柳移民

小兒麻痺症對於張之珏來說是小事,但哥哥(前警務處助理處長張之琛)自殺,卻對他帶來衝擊。

我和哥哥好親近,日日都通電話,每周都食晏,不要說兄弟,朋友也不會這樣見。但我從來不會過問他工作上的事情,但他自殺死了,我當時才了解到甚麼是人無了一半、靈魂也無了一半的意思。

張之珏母親是一位很堅強很「硬淨」的女性,兒子死後,一滴眼淚也沒有流過,她曾經說:

你怎知道他現在不開心呢?你不贊成他的選擇,但你要尊重他的決定。

但始終手足情深,並不是一時三刻可以紓緩。碰巧張之珏之前買了機票,打算去新西蘭探同學,年底就到期,哥哥於11月10日跳樓自殺,12月12日張之珏就訂了機票,聽父親的話離開一下去散心。沒料到這一走,從2004年至2017年,張之珏就好像在娛樂圈、電子媒體上消失了。「其實真的沒有想過移民,但我住在一個只有4萬人的小鎮,生活無壓力,又沒有太多種族歧視,空氣又好,生活指數又低,咁美麗的世界,因此我一再延期居留,最後還搞埋居留權。」

新西蘭的美好新世界

當今天大家遇著要14天隔離,喊咁口投訴時,對張之珏來說,一點難度也沒有,因為他在新西蘭的生活,不看電視、不看新聞、不上網,好像與世隔絕一樣。

我回來都無開過電視機,21日了,因為都是重覆那些東西。你可以說我抽離,但我抽離正是我投入,投入自己的世界。這不是自私,我沒有拿任何福利令自己滿足,只是自己找空間滿足自己。

    點擊圖片放大
    +7
    +6

因為結識了伴侶John,張之珏的世界改變了。生活接觸都是美的東西、動聽的古典音樂。因為John生長在古典音樂世家,因此當他每天練琴時,就會問張之珏喜歡聽甚麼?結果讓張之珏愛上了莫札特、巴哈;因為John喜歡古董,耳濡目染下,張之珏對於古董,也能分辨出是甚麼年代的寶物。

「我很喜歡鐘,常叫人送我鐘,一點也不介意。我家總共有35個鐘,會一齊響,但如果有朋友來到,我就會熄了響鬧。其實,我一點也不覺得它嘈吵,我覺得幾十個鐘一齊響,是音樂,告訴我時光流逝。」因此就算鐘半夜三更在報時,也不會擾張之珏清夢。

決定活到95歲

一點不像71歲的張之珏,決定要活到95歲。「我覺得自己生理時鐘現在是40歲,思想是35歲,其實無人覺得我是71歲,我打算活多20年左右。」他想起母親說過:甜酸苦辣、悲歡離合、生老病都試過,只是未試過死而已。「我母親是94歲走,她希望死後不要喪禮,一切從簡,一來慳錢,二來同年紀的人已經死得七七八八,無必要麻煩年輕人,三唔識七來鞠躬,真是至理名言。」要走,也要走得瀟灑。

與寶珠芳芳的一段緣

陳寶珠:張之珏記性非常好,年少時的事情,許多到今天都能繪影繪聲道出來。就好像他與「影迷公主」陳寶珠的一段緣,看似是小事一椿,但足以看到大明星的人品。

陳寶珠與張之珏母親的合照,當年陳寶珠的父母——陳非儂及宮粉紅,經常與一班朋友去郊遊,這張攝於容龍別墅。(圖片:被訪者提供)

話說當年,我妹妹張寶之跟陳寶珠的養父陳非儂學粵劇,那時候寶珠姐拍完《六指琴魔》回來。那間在銅鑼灣的香江粵劇學院,就只有寶珠姐那間套房有冷氣。我妹妹在練功,母親在打麻雀,我就在走廊做功課。寶珠姐見到,就問我是誰?由於走廊沒有冷氣,比較熱,她覺得不好,就叫我入她的套房做功課。

雖然張之珏第一次見寶珠姐,但她實在太好人,沒有架子,因此到今天張之珏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景。

蕭芳芳:至於60年代另一也紅透半邊天的蕭芳芳,張之珏與她的淵源更深厚。話說當年1998年邵逸夫爵士給了護苗基金100萬,但基金根本還未註冊登記,而要經過政府審批,通常快則要半年,慢則可以一、兩年才能成事。蕭芳芳正愁如何開戶口將支票存入之際,張寶之就想起她哥哥張之珏,也是兒童癌病基金創會成員。「於是我們就約出來見面,我就對芳芳說:交給我,等我搞!結果我找了一些很勁的人加入董事局,如香港消費者委員會前總幹事陳黃穗,還有其他猛人,結果申請很快便獲批准,也順利開戶口將支票存入。」

2004年張之珏決定移民,辭去所有公職,蕭芳芳很不捨;到護苗基金成立20周年(2018年)時,蕭芳芳特別頒了一個紀念品給張之珏,寫著「護苗基金開國功臣」,感激他為基金解困。

1978年蕭芳芳與張之珏到新加坡表演,熱情的粉絲在機場送上花環。(圖片:被訪者提供)

這一生最佩服的人——鍾景輝

張之珏清楚記得自己是1973年6月30日浸會大學畢業後,7月1日就到無綫上班。

電視歷史上從來無一個23歲的靚仔,無做過助理編導,一入行就做編導,這個紀錄是我創,所以我第一次出糧,就說要請King Sir食飯,因為他是我老師、是我老闆。

對於這位恩師,張之珏讚不絕口。

我從來無聽過他講過任何人一句壞話,好難得,他只會想到別人的優點。而且在他身上學到的東西是無窮無盡,行為、操守、思維,對戲劇的熱愛及狂熱,窮一生也找不到這樣完美的人。

他記得當年鍾景輝是TVB的製作部總監,負責管戲劇部門。縱使King Sir忍耐力高,但電視台的勾心鬥角,他也招架不住。「我記得有一組人在公司另起爐灶,要剃King Sir眼眉,但他只說了一句:『如果為了公司收視有好處,那就各有各做啦!』但我知道他當時很委屈,這是他劈炮的原因之一。」

不知是否受了謙謙君子King Sir的影響,張之珏覺得做人如果有甚麼事發生,一定是自己有問題,不是別人有問題,與今天許多人覺得我無問題、你有問題大相逕庭。

我經常覺得所有人都叻過我,我不會叻得晒,認叻其實好攰,永遠不會滿足而不斷追求,我唔得。你有無料,別人的看法會與自己不同,所以我給自己平穩的分數,其他人讚美我當是獎賞,這樣便無壓力,因為做了自己本份。

記者:何小雲

同場加映:陳勉良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