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人候判】男生大埔墟站遭割頸斬肚 內地廚師認傷人罪候判

社會 13:54 2021/04/15

分享:

24歲男子今於高等法院承認1項有意圖而傷人罪。(資料圖片)

19歲青年於前年10月在大埔墟港鐵站外派發傳單期間,遭1名內地男子持生果刀追斬,青年被割頸及斬多刀至腹部破損,腸臟溢出,涉案內地男子早前被控企圖謀殺罪,經控辯雙方協商下,男子今(15日)於高等法院承認1項有意圖而傷人罪,還押候判。案情指男子不滿有人搞亂香港,因此持刀傷人,期間更大叫「香港屬於中國,你們全部搞亂香港」。

涉案被告柳國升(24歲;廚師),早前被控於2019年10月19日,在大埔墟港鐵站外企圖謀殺當時19歲的事主X,被告早前與控方協商,指願承認有意圖而傷人罪,獲控方接納。

案情指,案發當日下午X在大埔墟港鐵站外派發傳單,宣揚政治活動,期間被告突然衝向X並抓住他的右臂,被告取出生果刀嘗試割X的頸部,掙扎期間,X的頸部被割傷兩下,X感到強烈痛楚,遂推開被告逃走。

X逃走一段路後發現被告仍然緊隨在後,X其後暈倒在地,被告再追前用刀插向他的腹部兩下,然後登上的士逃去。有目擊事件的證人指被告斬傷X後,站在對面馬路大叫「香港屬於中國,你們全部搞亂香港」。

被告登上的士後,向司機稱「我殺了人,載我去一個警署」。司機大驚但仍照辦,期間被告問司機可否去羅湖,司機指由於該處是管制區,因此不能前往,被告則指「回到羅湖,我就會安全」。司機最終將被告載到大埔警署,被告問司機他應該帶同生果刀入內,司機著他要帶,並引領被告到報案室。

被告其後向警方承認,他剛就政見不同而與1名男子起爭執,並用刀襲擊該男子,被告於警誡下聲稱「我不能忍受這些人破壞香港,所以我用刀割他。」

被告其後進一步承認,他於案發前一天由內地來港,並購買一把價值13元、刀鋒長約11厘米的生果刀帶在身上。案發當日他本打算前往大埔尋找更便宜的住宿,但當他到達大埔墟火車站時,卻發現有很多人在派發及張貼政治單張,被告曾撕去單張但遭對方指罵,被告其後覺得自己要斬人,因此取出刀,隨機地追斬X。他斬傷X後被群眾追截,他遂跑到對面馬路大叫「垃圾,想搞亂香港,香港屬於中國」。被告隨後登上的士前往警署自首。

X送院後被發現頸部和腹部有多處刀傷,其中腹部右邊的一道刀傷深入腹壁,以致腸臟溢出。X事後亦不斷發噩夢,精神壓力巨大,需接受心理治療。X最終留醫約1個月後出院,日常生活現已沒有受到重大影響。

辯方今求情時指,承認本案屬非常幼稚、沒有必要,被告明顯是因一時失去理智而犯案,當他登上的士後,已決定要前往警署自首,但因為的士外群情洶湧,被告害怕遭私了,驚慌之下才一度要求司機載他返回羅湖,覺得這樣比較安全。

辯方又指被告自覺是愛國者,但他事後明白自己的行為對國家並無好處,而被告亦非有預謀而犯案。法官陳慶偉質疑,被告甫來港便前往買刀,怎可說是沒有預謀?辯方解釋被告沒有計劃以X為施襲目標,無論如何,被告來香港是為了看看在香港的社會事件,但群眾的行為令他感到不安全。

法官遂問及,若然被告認為香港不安全,為何要來港?內地對他來說應該完全安全。辯方回應指,被告的說法或不合邏輯,但被告的確想看看為何有那麼多人在街上破壞,因為在文明社會似乎不會發生這種事,但當他目睹這些事件後,他感到自己是異類,被狼群包圍。辯方指這看來並不合理,但希望法庭接納他並非為了施襲而來港,並希望向事主致歉。

對於控方日前向法庭呈上X最新的創傷報告,法官坦言明顯地X患有嚴重創傷後壓力症,幸好他身上的傷勢康復進度理想,但心理上的創傷卻往往才是最難痊癒,過往卻常被低估,而且報告亦反映X事發後有自殺傾向,更曾多次企圖自殺,明顯地這些創傷會伴隨他的餘生。

法官其後又問及控方,觀乎控方呈上的3個案例中,判刑最重的傷人案件亦只是判囚5年半,為何控方會認為本案判刑會多於7年,以致要將案件轉介至高院審理?控方回應指被告本來被控以1項企圖謀殺罪,雖然最後雙方經協商下,同意讓被告承認有意圖而傷人罪,但本案案情較所呈上的案例嚴重。法官要求控方準備更多案例協助法庭,以解釋為何本案判刑會多於7年。

案件押後至5月14日下午判刑,期間被告需還押。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