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破浪】志風號歷奇從內向學員變健談教練 外展生涯難忘秒速制服船上斬人事件

休閒消費 12:25 2021/04/23

分享:

黃偉建是前香港外展訓練學校教練,從參與志風號的過程中,改變了他的人生。

志風號是香港唯一一艘雙高桅遠洋訓練帆船,自1980年下水開始至2000年退役,曾搭載逾萬名訓練員和參加者,從中激發參加者潛能,了解自我。

黃偉建是前香港外展訓練學校教練,首次參加外展以至在外展訓練學校最後工作幾年,都與「志風號」結下不解緣,在船上的磨練,令他受用一生。

大自然一直是黃偉建的另一個教室。「我自小參與戶外訓練,中一、二時朋友叫我參加民安隊少年團,我一口答允,政府有資助買制服,做服務還有少許車馬費。」來自徙置區的訥言內向小子自此生活變得充實,參與不同戶外訓練,上山下海、學步操,還要當「山火更」,即是假日到郊外巡邏,提醒遊人小心山火、勿亂棄置垃圾,受感染下他對郊野環境培養了責任感。

黃偉建跟學員說得最多的金句是:環境是你改變不了的,先改變自己的心態,也是他為人處世的座右銘。(曾耀輝攝)

熱外戶外運動,他考取了拯溺牌,畢業後到香港半島酒店任職救生員,在民安隊隊友邀請下,黃偉建參加了一個由外展訓練學校舉辦的海外18天課程,從日本鹿兒島駕駛遠洋帆船「志風號」返回香港。「一聽已滿有興趣,把如此大型的帆船駛回香港,興奮不已。試問在香港,那會讓你駕駛帆船飄洋過海,機會簡直是夢寐以求。」

首次參加外展訓練

當年二十出頭的他,與不相識的隊員在船上齊齊受訓和合作18天。在日本要到原始森林遠足露營、接受訓練,也到了宮古島作文化交流。船上接近40人,12人加教練為一組共3組,還有船長、大伙(副船長)、大車(機械工程師)、水手長和廚師。

「船一啟航,便需24小時運作,學習與船長船員溝通、升帆、清潔甲板、船艙及洗手間、掌舵甚至跟隨廚師煮飯,每部分大家輪流協作,挑戰不少。出到公海襲來的風浪高至幾十呎,像電影中的情節絕無誇張,暈船是司空見慣的事。」在逆境中硬着頭皮面對,對他而言是很大得着,使意志變得強大。

晚餐時間到了!(被訪者提供)

與同事在「志風號」合照。(被訪者提供)

辭退半島救生員工作

旅程結束,從船上回到陸地,黃偉建的思緒卻沒有「腳踏實地」飄到老遠,腦海中不斷回味海上的日子。「經歷過在戶外生活過,對個人改變和收獲很大,這些訓練和體驗在學校從未試過。重回工作崗位,身處五星級酒店太安逸,開始覺得工作沉悶,衝擊過後思考未來發展路向。」於是同一年他決定再次出走,參加另一個18天尼泊爾外展訓練課程,到蘇魯高原登山遠足,並徒步登上4,000多米高原的村莊,探訪當地居民和幫忙興建學校。

課程到尾聲,總教練與他坐着遠眺珠穆朗瑪峰,敎練知他對戶外訓練興趣濃厚,席間問他可有興趣加入外展訓練學校執教,黃偉建經過考慮後,回港後向酒店請辭,1998年初正式加入外展訓練行列。

與風浪搏鬥

當時求才若渴,他接受培訓一個月後即正式帶班,外展訓練學校當時在香港有3大基地,包括大網仔、往灣洲以及「志風號」,未到一年,他被安排登上「志風號」,先跟資深教練學習,然後獨挑大樑教班。
 
揚帆出海,驚險事多不勝數,黃偉建說每次駛往南中國海朝着菲律賓航行時,必遭遇大風浪,因多是冬天往菲律賓,「志風號」每次都是與風浪搏鬥,風速動輒四十幾海浬。「未曾經歷過的學員都會感到辛苦,作為教練,要告知學員在逆境下也要繼續。每次對教練來說都是功力的考驗,把帆船工作一無所知的學員,教至熟練懂走位,至駕船回港,彼此也是挑戰。」

學員時期以海水沖涼。(被訪者提供)

學員跌進海中、風急浪湧撞穿頭也非罕見,需馬上進行急救。「受傷難免,就如拉帆,個個也把手弄到起枕。」

又有一次晚上當更,雷電交加、海上翻起巨浪,船頭差不多直插深海。此時船長命令黃偉建與學員當更的一組上桅桿升起一塊未起的帆,藉以穩定船身,但其時眾人已嘔吐至倒地,惟有他找一個未倒下仍有知覺的學員硬着頭皮,爬上桅桿頂上再把帆落下,足足熬足一晚,終於把帆展開。

來自五湖四海的學員

參加外展訓練的學員來自五湖四海,由8歲小學生至中學大學生、邊緣青少年、傷健、戒毒和更生人士,以至企業機構高級行政人員也有。也會與社福界、社企、懲教署、男女童院的更生人士,或由社工轉介一些街童參與課程,讓年青人接受訓練,增加使命和責任感,重拾人生目標。

「無論是邊青抑或街童,我們都不會標籤他,會視為一般學員。他們一上船,除非跳船,否則無處可逃。在戶外陌生的環境下,往往能同化自己或被人同化,服從大自然服從教練,方能生存。」當然知道學員背景,教練會施行不同手法,建立他們自信心,進行團隊合作。

確有年輕學員坐在一旁,不聽指示,起帆不做、煮飯不依,但外展訓練至少一星期至10天,總不能一直採不積極態度。「始終要找事做,做得好得到讚賞,建立自信。見人玩得開心,自己也投入其中,心態會有改變,了解與人合作和付出,能讓事情改變。」

在外展訓練中,他接觸的學員不少是年青人。(被訪者提供)

揮刀斬人驚險事件

一群人性格各異,在船上多天,有爭拗甚至大打出手是常事。他憶述:有一日正在起帆位工作時,聽到甲板傳來吵罵聲,有隊員衝入廚房拿起菜刀威脅要斬其他人,黃偉建見狀,馬上從桅桿上一躍而下將之按下制服,使之冷靜,是教練生涯中一樁難忘事。

「很多時這些年青人因被標籤懶惰、學壞、反叛,又得不到身邊人的認同,教他們待人處世、確立人生目標,自然會有所迷失。他們其實都不壞,只是找不到機會或機遇發揮。與大自然搏鬥,一個浪冚來,你依然安然無事處理,換到在生活環境,有何困難解決不到?經過外展訓練後,眼界也開闊多了。」

在「志風號」三年多,在千禧年「志風號」退役。「在船上工作,像在少林寺般,但『志風號』維修費用高昂,難以維持成本,無奈要出售。」

外展工作影響了黃偉建,他作為教練也啟發了不少人。離開外展訓練學校後,他發展自己事業,主要做戶外培訓,如企業培訓、team building以及舉行講座,也有教跑步、獨木舟、山藝、越野跑等。他說現時工作以說話為主,由朝說到晚,小時候內向寡言的小伙子,確實一百八十度改變。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