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鬥士】教師媽媽患乳癌3期 學卸下照顧重擔多愛自己

健康 13:35 2021/04/28

分享:

教師媽媽Joyce患上乳癌3期,才意識到以往忙於照顧別人,卻忘了好好關心和照顧自己。

既是中學教師,又是兩個孩子之母,Joyce總是對子女、對學生牽掛,很少時間放在自己身上。直至3年前突然患上乳癌3期,才意識到以往忙於照顧別人,卻忘了好好關心和照顧自己。經歷過後,她明白到可以時而軟弱、倚賴身邊人,也從家人、朋友的愛中獲得走過抗癌路的動力,現在更珍惜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

既是中學教師,又是兩個孩子之母,Joyce總是對子女、對學生牽掛,很少時間放在自己身上。直至3年前突然患上乳癌3期,才意識到以往忙於照顧別人,卻忘了好好關心和照顧自己。(被訪者提供)

教師工作勞碌、常熬夜,即使下班回家又忙着照顧孩子,Joyce指自己的作息習慣不佳,同時間自我要求太高,不時給予自己無形壓力。當時生活的重心總是工作和家庭,直次一次突然胸痛,摸下去發現有硬塊,Joyce才意識到身體好像出了問題。

當時還以為是小事,仍然會深夜做批改、吃宵夜,打算留待復活節假才檢查。

住院期間,Joyce的媽媽總是悉心為她預備豐富的午餐。(被訪者提供)

最擔心家人和學生

豈料一做檢查才發現,原來胸痛源於體內的癌細胞。聽畢報告後有一連串的事情要做,如找腫瘤科、外科等專科醫生、計劃治療方案等等,但同時間,Joyce原來也在思索如何安排隨後的教學工作。「我當時是中六班主任,我還好理性問醫生做手術需住院多久、化療時能否上班、我能否出席中六畢業禮等等。對我來說,當時我只在想如何安排隨後要做的事。」

不像電視劇集,會哭着問有幾成機率可以痊癒,Joyce也沒怨天尤人。就連朋友致電慰問,Joyce也說因為丈夫好緊張,所以自己當下不敢哭。由從前到確診當下,她仍視家人情緒、學生狀況比自己的身體為先。

回家就要跟媽媽說我患病,我覺得好對唔住老人家,因為我沒照顧好自己。當下也好怕,我知道她會比我更難受;我也不敢在媽媽面對哭太多,因為如果我這麼傷心,她不就會更難過嗎?

住院期間,Joyce的媽媽總是悉心為她預備豐富的午餐。(被訪者提供)

總是以別人為先的Joyce,至翌日獨處時才可真正面對自己的情緒,終於哭了半小時。先前憂慮的是別人,那刻的擔憂終於與自己有關。「為甚麼自己會有病,既照顧不了自己,又不能照顧我的子女和學生?孩子還小,好像很對不起他們。假若先走了的話,他們怎辦?另一方面也覺得,我上一刻依然好正常生活,忽然發覺下一刻就要開始面對未知,情緒好複雜。」

化療手術兩大難關

胸部的腫瘤達6cm,報告也顯示癌細胞已擴散至淋巴,Joyce屬乳癌3期患者。她先做8次化療,再做全乳切除和重建手術,最後再做電療。原以為聽到這些治療字眼總會害怕,但Joyce笑言請病假治療期間,其實多了私人時間,也樂在其中。

因為教書、照顧小朋友都好忙,自己的時間不多。我人生未試過有這麼多跟自己獨處的時間,我會看書、做運動、弄蔬果汁喝。

化療首4針副作用不大,仍可如常生活。但後4針則明顯感覺到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只是做簡單執拾、摺衣服兩三小時,就發覺累到難以郁動。「身體感覺好疲累,也會腰痛。有一兩天躺在床上,覺得動不了,真的好痛。每當孩子衝過來抱我的時候,簡直就像酷刑。別人碰一碰我都覺得痛,不過感恩的是,每一針都只是痛數天而已。」

雖然愛美,但Joyce笑言掉髮是最不辛苦的化療副作用。她先剃頭才去買假髮,做好心理準備,以免掉髮時自己嚇自己。(被訪者提供)

而後4針化療藥也會影響食慾,改變味覺。「總覺得有生銹味,舌頭好像爛了般,難以進食,吃任何食物都覺得受不了。所以我會喝營養奶和蔬果汁,加煮熟了的蔬菜和水果打成汁,舌頭就覺得舒服點。」

化療後期的副作用不算輕,但辛苦的日子也只是數天,Joyce坦言仍忍受得到。而完成化療後,Joyce隨之做全乳切除,同時用自身組織,即腹直肌皮瓣做重建手術。傷口大而帶有痛楚,首幾天難以走動,連上廁所也要靠家人幫忙,要人扶住,也要人幫忙擦拭。Joyce指難以適應失去自理、活動能力的感覺,就連想走到樓下散散心也不行,只能留在病床休息。

首4針化療副作用不大,Joyce仍會去看電影、學禪繞畫等等,後4針才影響食慾,腰痛難耐。(被訪者提供)

「化療時我仍能自我照顧,不會為家人帶來負擔。」但手術之後,即使打噴嚏或大笑,動到傷口的話也覺痛,故只要能下床,她就稍為練習挺腰、站直。「起初不能站直身子,平時可以好自由地走動,但術後3星期都只能走好短的路,出院時由醫院走到的士站,也好難行過去。要慢慢拖住腳步,好辛苦才行得到。」其後透過慢慢拉筋,抱着敢於嘗試、不怕郁動的心,漸漸就能重拾以往的伸展幅度和活動能力。

把危機視為轉機 學會照顧自己

經歷過治療的重重難關,Joyce形容這段抗癌路如同按下了一個暫停鍵,讓她反思生活,也讓她重新細看生命的美好。如一路上伴在左右的家人、丈夫、朋友和同事,Joyce指在他們身上感受到好多愛。「我是個愛美的人,化療時頭髮、眼睫毛、眉毛都掉了,但丈夫仍不會嫌棄。我這麼不可愛仍有人愛,那刻覺得好感動、好感恩,他對我好好。」

治療過後,Joyce於 19 年 10 月正式復工 ,重回喜愛的教學工作。她亦申請了半職, 多些時間照顧自己。(被訪者提供)

她形容化療時照鏡,覺得自己如同陌生的婆婆。手術後看到重建的傷口處,感覺自己是科學怪人,而電療就像燒豬,縱使一切都是艱難的關口,但換個角度看,其實也會找到得著。

我學了如何照顧自己,注意飲食、作息、情緒,忙碌之中也別忘了自己。癌症看上去是個危機,但同樣也是轉機,視乎你怎樣看。

以前總愛照顧別人,對家庭、學校的所有事都好上心,現在則多了關心自己,Joyce明白到人總會有軟弱和無助的時候,要學習讓別人關心和照顧自己,依賴別人也沒問題,別將所有事攬上身,卸下身上的重擔。

同樣地,Joyce以前害怕變老,也覺得年齡是女生最大的秘密,現在過生日則會感恩又大一歲,又多了日子與家人相處。「我下個月40歲了,以前覺得糟了,好老。現在會感恩又多了日子,又活多一日,會好好珍惜。」

記者:許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