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醫生】港大副教授自小好奇每事問不怕失敗 馬桂宜博士開實驗室尋癌幹細胞弱點

健康 14:14 2021/04/29

分享:

香港大學生物醫學科學院副教授馬桂宜博士則每天與癌細胞打交道,抽絲剝繭要找出惡性腫瘤的根源。

社會大眾聞癌色變,香港大學生物醫學科學院副教授馬桂宜博士則每天與癌細胞打交道,抽絲剝繭要找出惡性腫瘤的根源。近年也投放時間在社區教育工作上,希望中小學生也能培養對科研的熱誠及興趣。

馬桂宜(Stephanie)經常每星期7天也在實驗室,自言做科研每日都不可停下來。「因太喜歡自己的工作,或有時候想快些知道實驗的結果,也並不覺得自己在返工。」

她笑言不論是教學、科研,也帶給她很大滿足感。「能影響到學生喜歡及對科研產生興趣,或有一天自己做的工作能幫助到人,會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也是自己的推動力。」

她笑言因沒有親人朋友從事相關工作,曾一度感難以解釋自己正在做的工作,以及分享成功的喜悅。(受訪者提供)

認清自己發展方向

Stephanie對科研並不早慧,要到大學才認清自己的發展方向。「家人多從商及金融業,沒有科研醫學方面的背景,小時候從沒接觸科學,也不太清晰自己的路向,只知道自己不喜歡讀文商科。」

但她自小滿有好奇心,經常問問題,如天空為甚麼是藍色、魚兒為甚麼一定要在水裏?「上一輩的人會覺得萬事萬物就是如此,不會解釋背後的科學原理,而成長的年代資訊未如今天發達,雖會找參考書看,但未必可以自行尋找到答案。」她笑言到中學階段,仍會在圖書館看百科全書找資料,這一代學生上網便可找到海量的知識,可能連百科全書是甚麼也不知道。

Stephanie其後到加拿大唸中學,大學選修生物,到有機會在實驗室工作,才慢慢培養自己對科研及癌症研究的興趣。「大學二、三年級時做暑期工,到了一個癌症機構的研究中心做了兩個月義務實習生,才逐漸了解科研是甚麼一回事。癌症與都市人或多或少也有關連,身邊總有人會被影響,當時也有親人不幸患上癌症,會想知道將來可以有甚麼新藥物治療。」

找癌症幹細胞弱點

她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完成碩士課程,期間都沉浸在實驗室中,03年回港後在香港大學修畢博士學位,7年前開創了自己的實驗室SMA LAB。「對所做的工作愈來愈有興趣,愈有興趣便愈想做好,也投入更多時間,是一種良性循環。」

Stephanie現時的實驗室有約20人的團隊,當中有碩士生、博士生、研究員等,目標都是做癌症研究,並以肝癌為主。「亞洲人患肝癌普遍,當嘗試了解癌症復發的原因,發現癌症幹細胞可以不斷迅速地製造癌細胞,甚至衍生出抵抗化療及電療的能力。若在療程中無法完全消滅癌症幹細胞,牠便會潛伏體內,令癌症復發,而了解這些癌症幹細胞的特徵及弱點,找出能精確識別它們的方法,正是現時的研究方向。」

    點擊圖片放大
    +6
    +5

科研路徑發展廣泛

她稱,十多年前回港時,大多數人希望從事的職業都是金融、醫生、律師、沒有人會說想做科研,家人不明白自己為何要讀博士、為何每周會工作六、七天,最初更誤以為她要當抽血員,但卻會給予選擇職志的自由。

她不諱言大眾應抱持開放思維,多了解現今讀科學並不單是教書,或只能在研究室工作,科創公司需要不同方面的人才,擁有科學知識,可繼續進深律師、MBA等不同專業,其事業的發展路徑更廣。

馬博士去年獲頒裘槎前瞻科研大獎,她稱,香港在科研方面投放的資源、可供申請的基金,相較十多年前增加不少,除了政府有不同類別的資助,不少非政府機構頒發的獎金及基金,亦幫助到初創實驗室。「很多時除了基本科研外,這些基金亦會助科創企業拓展市場業務。」她的實驗室因從事有關癌症的科研工作,往往較多人關注,也慶幸能有足夠資源維持運作。

走出自己的舒適圈

作為科學家,她認為一定要有好奇心及求知慾,同時要懂得調節心態。「科研就是嘗試、失敗、調整,再嘗試。」她常對學生說總有挫敗的時候,學懂接受失敗,同時要知道每次失敗當中也會有得着、會學到一些東西。「可以失敗,但不可以被打敗,有時事事太順利,反而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能力可以去到哪裏。」

Stephanie的丈夫同樣從事科研工作,平日會一起遛狗,疫情前則愛一同旅行減壓,她笑言因在香港放假,最後也會想返實驗室。(受訪者提供)

要Stephanie分享她的人生座右銘,她立即說:「Great things do not come from comfort zones,科研不可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圈,要不斷挑戰自己,才能取得好的結果。我會提醒自己要把握每個機會,做到最好,令自己不會後悔。同時要保持樂觀,不要擔心一些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盡力、無悔,便可以了。」

成為科學表演者

Stephanie現時除了任教生物醫學本科,也會教導一、二年級的醫科學生,近年更積極參與社區教育活動,期望帶出科學充滿趣味,非遙不可及的信息,推動更多人接觸科學。她曾走進中小學為「裘槎科學周」進行科學表演,與小朋友面對面,事前更就成為一個科學表演者作特別訓練。而內容多是介紹自己的研究、物理理論等。她稱,小朋友反應很好,更有家長完場後表達謝意。她認為,整個過程要是能開啟到一兩位小朋友對科研的興趣,已覺得成功。

她強調,家長及老師可多些培養小朋友對STEM的興趣。「小朋友都好奇每事問,當他們有興趣,可盡量以科學角度解答。大一點的孩子,不妨多參與講座及活動,並鼓勵他們發問及嘗試。」

她笑言,其實日常也會接觸到很多科技,但因看似慣常,便覺得理所當然,家長可與孩子分享以前沒有手機、沒有facetime的情況。「從沒有到有,就是科技的進步,需要有人投入研發才會出現。」

她近數年也參與了裘槎科學周活動,當上科學表演者。(受訪者提供)

她的實驗室今年也有參與「裘槎科學周」活動,由兩位博士生拍攝了《生物學家的一天》及《誰偷走了我的零食?》兩段影片,帶領6歲以上的小朋友走進生物學家的實驗室,了解科學家們如何培植癌細胞,更可一睹癌細胞在顯微鏡下的真面目;也有利用零食失蹤現場蒐集到的證物,找出DNA,與嫌疑犯的樣本逐一比對,找出誰是零食小偷,以輕鬆有趣的角度了解DNA圖譜。

Stephanie續稱,今個暑假也會有延伸活動,正籌備一星期的暑期課程,讓中學生了解生物醫學,以及分享行業出路,希望能有更多途徑讓學生接觸科研。

記者:李越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