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事】退休IT人義助家暴受害者度難關 陪伴兒童上庭護送到校園保平安

休閒消費 16:58 2021/05/03

分享:

退休IT人Albert,除了義助家暴受害者外,亦同時協助籌備器官移植康復者運動會。

早前,5歲臨臨的虐殺事件,引起大家對虐兒及家暴的關注。支援家暴受害者的義工何建綸(Albert)談到對「臨臨案」的感受,唏噓的說:「為何父母可以這樣狠心對待自己的仔女呢?」他還娓娓道來5年來當義工期間,一直堅持的使命。「家暴受害者可能已忍氣吞聲很多年,十分痛苦,我希望以一個同行者的角色陪伴着他們走出陰霾。」

Albert協助過無數家暴受虐者重過正常的生活,笑臉重現,但他卻說:「其實我只是一個小角色,付出不多,只盡一點綿力。」善心的Albert實太謙虛了!

退休後的 Albert很積極投入義務工作,他說現在的「工時」跟從前返工差不多,曾因陪小朋友上庭,連續3天要返朝九晚四。圖中Albert穿上的2017年第21屆世界移植運動會中,他擔當香港隊Team Manager的制服。(黃建輝攝)

Albert未退休前是電腦公司老闆,是一位超級工作狂,更忙碌了大半生。Albert於香港大學修讀電子工程,82年畢業後便在初創公司擔任撰寫電腦程式的工作,幾年後轉職到一間大規模的美國公司,後來被調到內地工作,十分忙碌。

Albert說:「我經常要往來北京、上海及廣州三地,星期二早上從香港飛到內地,周五下午回香港,周一在公司工作,周二又再回到內地,十分頻撲。」

幾年後大仔出世,他想多點時間陪伴家人,於是辭職回到香港,1994年與朋友合資開了一間電腦公司,拼搏了15年,最終被人收購了。

Albert於90年代開設一間電腦公司,跟員工相處融洽,生日時更為他送上蛋糕。(被訪者提供)

這時候,一直在內地打理家族生意的Albert大哥,身體出現問題,Albert便接手這盤貿易生意,但由於市場競爭太大利潤微薄,又找不到合適接班人,於是他跟家人商量後,決定在2015年出售整盤生意。

退休後積極尋找義務工作

當時只有五十多歲的Albert仍然活力充沛,退出職場有些可惜,不過由於年紀已不輕,搵工較困難,雖然他不介意從低做起,但應徵信寄出很多,但卻無回音,於是Albert在5年前便決定正式退休。

Albert直言不喜歡呆在家中無所事事,於是開始積極尋找義務工作,更針對自己性格作出選擇。

他說:「以往我做IT,幾乎是100%用理性去解決問題,缺乏用情感處理事情,所以想做一些可關顧人感受的工作。某天上網我見到保良局翠林中心招募義工,它是一間專責支援香港家暴受害者的機構,我覺得服務很有意義,而且更會提供約1星期的培訓課程,包括溝通及法律知識,助人之餘自己又可學得新知識,於是我便加入成為該中心的義工。」

Albert在保良局翠林中心做了5年的義工,更獲頒義工嘉許獎。(被訪者提供)

陪伴兒童證人上庭安撫情緒

面對家暴的受害者,Albert會提供1對1的服務,十分貼身。「我義務的工作有幾個範疇,包括陪伴兒童證人上庭,即事件中的證人或受虐者。兒童會被安排在一間裝有CCTV的房間內作供,在聆訊過程中,小朋友可能會有情緒起伏,以及有一些特別需要,如休息、去洗手間及飲水等,我便在旁邊照顧。」

另外,由於一些被受虐的小朋友未能回家居住,便會暫住兒童之家。「因不想影響小朋友的學習進度,他們會繼續上學,我會去兒童之家接他返學,放學前我會提早到學校,因案中的施虐者可能會在校園附近出現,我會接小朋友放學及安全送回兒童之家。」

若一些被配偶家暴的成年人要上家事法庭,Albert亦會提供協助。「我陪他們去見律師,因提及案情時可能會出現一些情緒。而且他們可能未能很透徹理解法律上的問題,我會嘗試以一些較易明的字句作解釋,讓他們更明白。」

Albert亦會陪同受害者一起搵樓,跟地產經紀商討租務事項。「如果他們是一直住公屋,並不知道租樓的程序,我就會跟地產經紀商量,以及講出他們的需要,希望可以找到一些適合的居所。」

    點擊圖片放大
    +7
    +6

情急智生讓小童順利上庭

面對過不少家暴個案,Albert說有不少難忘事,更曾經要處理突發事情。「每位小朋友作供前數天,通常都會被安排到法庭走一圈,讓他先作認識,我亦會出現並介紹自己,讓他對我不感陌生。有次一位讀小學的男孩預備上庭,但上庭前一刻卻不肯跟父母分開,更不斷扭計,當時我想如法庭再排期重審,是需要較長時間,對小朋友不是件好事,因時間拖得太長會愈痛苦,又很易忘記事發的細節,於是我便情急智生,當時在安全情況下,我一手抱起了他並立即搭𨋢上兒童作供房,小朋友當時仍有少少扭計,但卻沒有掙扎,最後順利抱他入房,小朋友情緒亦很快回復正常,更很投入玩玩具,我便即時通知警察,再轉告他父母,讓他們放心。」

至今已做了5年義工,身為大男人的Albert,直言有時面對一些受害者,都感到十分難過。「其實家暴涉及不同形式的暴力程度,為何有人會忍心用暴力對待自己最親的人呢?就算對方有甚麼事做得不對,都應該心平氣和去面對,不可以用暴力去解決問題。」

幸好,Albert見到不少受虐者都可以忘記過去,勇敢面對新生活,感得十分安慰,所以也不時勸勉自己要繼續努力。「其實義工是一份工,我們掛上了義工證,就要很專業及充滿熱誠的去做好這一份工作。」真的很感謝Albert無私的奉獻。

由於Albert做事投入、態度認真及很盡責,故此被委派成為第21屆世界移植運動會香港隊的Team Manager。(被訪者提供)

參與器官移植康復者 世界運動會

Albert除了義助家暴受害者外,亦同時協助籌備器官移植康復者運動會。「2016年香港舉辦第3屆香港器官移植及透析人士運動會,當時我參加當中的義務工作,覺得這群再生戰士有着堅毅不屈的精神,十分厲害。」

後來Albert再義務參與翌年在西班牙舉辦的第21屆世界移植運動會,更成為香港隊的Team Manager。

在這十多天的旅程中,Albert就遇到不少難忘事。「乘飛機到西班牙的途中,有一位義工的腳部突然感到很痛楚,到西班牙後便立即睇醫生,經檢查後發現是腳部血管栓塞,要盡快回香港,隨團的醫生更擔心腳部血塊上了腦部會有機會形成中風,不過這位義工還堅持繼續留低,但只擔當一些輕便工作,幸好最後也沒有出事。」

Albert以前工作很繁忙,多年來都是零運動,退休後才開始積極起來,除了會跟太太一起踏單車。(被訪者提供)

身為Team Manager的Albert,更為團友處理各大小事。「有兩個運動員在自由活動時被偷去錢包及證件,我就要立刻聯絡當地的中國領事館,以及香港入境事務處為他們補辦證件。」

帶兩位運動員到警署報案時,Albert更笑言大開眼界。「當時警局坐了不少人,當地義工暗暗告知,裏面有兩個小偷正在尋找獵物下手,我很驚訝連警局都不安全呢!」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