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日本工作假期半年反思人生 吳業坤坦承曾虧欠伴侶盼做真男人

娛樂 17:31 2021/05/06

分享:

赴日本工作假期半年過第二人生,吳業坤望撇偽毒包袱做個真男人。

剛在隔離酒店渡過了31歲生日的坤哥吳業坤,經歷日本之旅後,為旅程寫下了歌曲《一路》,除了紀錄這個18天的東海道之旅,還想提醒自己在演藝路上面對各種風浪,都要堅持初心,不能放棄。體驗過獨行的旅途,再大一歲,坤哥希望能夠放下不必要的包袱以及「偽毒」身份,做個有承擔、真實的男人。

坤哥去年完成手上的劇集拍攝工作後,11月底趁著在30歲的最後半年,赴日本展開他的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本來計劃此行只去兩個月,最後因為疫情的關係延長至五個月的時間:「許多工作取消,有些則變成網上演出,所以影響不大。」

完成手上的工作後,坤哥於去年11月赴日本開始他的工作假期。(黃建輝攝)

【日本工作假期】坤哥用18日京都行至東京 吳業坤感悟人生︰累了也堅持捱下去

整個Working Holiday,坤哥因未有找到工作而有罪惡感:「因為無Working,覺得自己太廢太空虛,太快樂反而空虛,所以希望臨回來香港前完全人生中一件小事而回來,為自己的空虛添加點有意義的事,又不能籌備太久,所以決定走過500公里的東海道,徒步由京都走了三份一個日本到東京,前後共花了18日時間。」

500公里的路途,坤哥花費18日徒步完成。(Facebook圖片)

紀念旅途上的好與不好

在旅程期間坤哥創作了歌曲《一路》,來紀念這趟獨自修行之路,並在他回港隔離期間、他的31歲生日正日推出,別具意義:「這首歌除了呼應我的旅程,亦在講人生,開展了一條路就要不斷往前走,路程上會遇到許多意料之外的事,有好與不好,受傷或愉快,許多人可能只有一面之緣,要學會盡興。」

出發往日本前,坤哥於去年年初考獲日本語能力測試N2資格,在歌詞中亦有加入日文「いいんだよ!」,是「It's Okay」的意思:「想大家好好享受路途上遇到的所有事情,這句歌詞是希望跟自己打打氣,遇到甚麼也不緊要、無問題的。」

《一路》的單曲封面也是由坤哥與好拍檔腳架合作而成。(Facebook圖片)

在路途上最難忘的,並不是遇上任何深刻的人,而是坤哥獨處跟自己對話的時候,期間哼唱著新歌,坤哥隨口為這首Demo填上歌詞「如累了,請你只要相信捱下去」,唱出這句歌詞時,坤哥忍不住爆喊,足足一整個小時不停流眼淚。

回憶起人生第一次「爆喊」,是在2015年《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上勇奪「最受歡迎新人獎金獎」,並憑首隻派台單曲《原來她不夠愛我》奪得「勁歌金曲獎」,哭得眼鏡起霧成為經典,坤哥坦言人生第一次「爆喊」,正是唱了那一句Demo歌詞之後。

2015年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上經典一幕。(網上圖片)

「那時我走到第13日,開始反問自己為甚麼要開始,不停問自己問題,於是跟自己說這跟做演藝一樣。會跟自己說累也沒關係,你也在休息中,走得慢、走錯了也沒關係,只要相信能夠走下去就可以了。」他形容路是自己揀的,就算有甚麼事都不要喊!

坤哥在日本工作假期的初期,主要在上空手道的課堂。(Facebook圖片)

享受Me Time

離開香港急促的生活,放下歌手的身份,去到日本獨自一人,坤哥真正地學會享受Me Time(獨處時間):「人生沒有太多機會能夠Pause(暫停)到,在日本那半年確實Pause了。能夠用第二個身份去真正地生活,無工作、無人識我,享受到好多當刻的事情。回想為甚麼在這樣熟悉的香港,大家都對我很好、我擁有這樣多,為何沒有像在日本般享受呢;為何你去追求的事情得到了,反而會覺得是負擔呢?原來我在香港有太多包袱、想得太多,沒有的時候反而更舒服。」

享受Me time。(Facebook圖片)

回到香港後重拾不能磨滅的歌手身份,但坤哥在心態上因為日本旅程而有所改變,完全掉下了所有負面情緒。回港才一個月的他坦言,會擔心這個心態是過眼雲煙:「所以作了《一路》來提醒自己,盡量望住這一刻的感覺,趁著狀態好,盡量做多點訪問、為將來的自己留訊息,要確切告訴自己、相信自己能夠再次出發。」

坤哥希望盡量為將來的自己留多點提醒訊息。(Facebook圖片)

感情包袱

放下不必要的包袱,是坤哥是次旅程中最大的得著,他直言過去背負著最無謂的,是「偶像包袱」,但在旁人看來,似是「感情包袱」更為貼切:「一直以來被灌輸,覺得藝人拍拖總是負面事情居多,但現在不想被這些外在的東西影響思考。」

坤哥直言過去因為這種想法而令他抗拒拍拖,即使有戀情也不願承認和公開,回想起來坤哥直認對過去的伴侶有所虧欠:「就算以前是否藝人也好,始終年紀小,很多事也會害怕,令感情不是健康關係,拍拖不是真正拍拖,如果再有機會,不會再抗拒公開戀情。因為世界越來越貼近,藝人越來越真實。」

坤哥承認對過去的伴侶有所虧欠。(黃建輝攝)

踏入三字頭的關口,坤哥開始想與「成熟」掛勾:「未來想做個負責任的男人,從來大家在我身上好少用到這個詞語,多數都說我是𡃁仔、毒男,都是不成熟的形容詞,但我希望未來能夠做一個男人,由細節做起。對感情或甚他事都要夠膽去承擔責任、不要卸膊。」

坤哥從日本返港於酒店隔離期間,渡過了他的31歲生日。(Facebook圖片)

偽毒可恥

回想過去的坤哥之所以給人感覺不夠Man,可能跟他面對事情、回應的方法有關:「以前回答問題都好模糊,經常為自己留一條底線,好想Please(討好)所有人,現有不想再做這些事,只回答是與不是。以前這麼多人說我『偽毒』,因為有些發言給別人好多幻想空間,雖然成功做到話題,但會被攻擊,現在知道不應再這樣做。繼續用曖昧、模棱兩可的說話,人只會變得越來越假,所以我寧願勇敢一點,以前甚麼都會怕,覺得打錯字又寫我、跟人吃飯又寫我,想要怎樣?現在會想放下這些包袱,珍惜面前所擁有的事,否則追求這些為了甚麼。」

以前不懂得面對壓力,坤哥會選擇逃避。(黃建輝攝)

【開心速遞】吳業坤越洋捧鄭世豪出新歌 《愛回家》「細龍生」想開演唱會:等了43年

講到不少人都感興趣的「豔遇」話題,坤哥坦言:「無想像中般精彩,認識到好多新朋友,在日本建立了朋友圈,有日本人亦有在日港人,跟新認識的朋友當然有發展空間,但去了才幾個月太快未發展到,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只是發現世界很大,除了香港之外,都可以放眼世界。」

問起日本的「豔遇」,坤哥直言有具發展空間的對象。(Facebook圖片)

十年金牌

距離當年參加TVB《超級巨聲2》,翌年簽約入行,至今剛好十年,早年坤哥亦獲公司頒發「十年金牌」,他自認老了:「人生第一樣除了讀書以外,堅持到超過十年的,就是這份工作。覺得好圓滿,有起承轉合,由小朋友參加比賽,誤打誤撞入圍,還未畢業就可以拍劇拍節目有收入,後來做到歌手、得到掌聲,還開了紅館演唱會,到開始出現負面新聞,再去這個日本旅程,很多東西都釋懷了,回想都好圓滿,是一個『小句號』,現有要展開新的一頁。」

    點擊圖片放大
    +6
    +5

展望方面,坤哥希望能夠放眼世界,不只局限於香港、唱廣東歌,同時亦想把香港音樂散播開去,曾經在紅館開過兩次演唱會的他,希望能再踏紅館台板,還可以到外地舉行小型巡迴演出,但似乎一切都要待疫情結束後才能進行。

他指:「這個時間有目標地去準備都幾好。現在最重要追回我離開香港期間的工作,那時剛簽約新公司就請了長假,現在要回來還人情債,大家都很疼我,幫我談合作和寫歌,不見面仍會繼續幫我,其實我都有Working,只是Work from J(Japan)而已。」

服裝:Rakuda Yasei
化妝:阿姨@auntielimemakeup
髮型:Ken yong@hair corner
場地:東南樓藝術酒店

同場加映:黃美棋訪問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