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前婚姻輔導員曾嗜賭輸400萬險斷送家庭 29年輔導生涯看盡各式夫妻恩怨情仇

休閒消費 15:55 2021/05/07

分享:

黃玉書曾嗜賭輸400萬險斷送家庭,幸得神父輔導浪子回頭,自己也成為婚姻輔導員,29年輔導生涯看盡各式夫妻恩怨情仇。

方東昇主持的《尋人記》,找回一對當年性格南轅北轍的夫婦做訪問;事隔多年,難得仍然走在一起。能夠尋回,要多謝那時候輔導過他們的前公教婚姻輔導會家庭生活教育輔導員黃玉書,從多年前的紀錄中找到他們的電話。

對黃玉書而言,這對夫婦並不是他在29年的婚姻輔導中最深刻的個案,而過往的經驗,令他體會到婚姻中會經歷正、反、和3個階段,而今年72歲已退休的他,正與太太經歷——和。

黃玉書也有去老人院做義工,有位阿伯對黃玉書說:「黃仔,多謝你來讓我喊一次,每次你來,我喊完都好好瞓。」令他覺得輔導其實是陪伴別人走生命困難的一刻。(攝影:湯炳強)

黃玉書記得《尋人記》拍攝的這對夫婦Sabrina及Frankie,在當年的婚姻輔導活動中是屬於龜兔組,即是一個快一個慢。「其實還有蝴蝶組,即是夫婦需要自己的空間,要自由自在;魚鳥組,即是一個在海,一個在天,雖然住在同一間屋,但無溝通,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當大家透明。」經歷過婚姻生活的人都明白,男生與女生實在來自兩個世界,因此黃玉書會羅列男人及女人的缺點,在活動中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男人通常婚後不說話,好似啞左咁。有太太就問:『我可以怎樣撬開老公把口呢?』我就問:『老公不出聲,是否因為你成日出聲,無機會俾老公講?』因為男人結婚後唔出聲是想避免衝突,他們許多時候不是處理問題,而是逃避問題。」

至於女人呢?缺點就是囉唆。「就好像太太叫你幫她買雞蛋,如果你應承得她就要做,不然經驗是累積的,叫你一次沒有買,她就會變本加厲講多幾次。其實老婆囉唆,男人自己都有問題,想她不長氣,就不要左耳入右耳出。」

黃玉書做輔導的八、九十年代,那時候有許多人需要返內地工作,因此100對夫婦,有三、四十對都出現婚外情問題,比率都幾高。「異性撲埋來,你抗拒得一個月,抗拒不到半年、一年,因此,那時候婚外情是很普遍的。」所以黃玉書舉辦的婚姻講座,會談及夫婦溝通、衝突處理、平淡期跨越、夫妻間親密等等。

婚姻的正反和階段

他喜歡將德國哲學大師黑格爾的「正—反—合」三階段論套用在婚姻關係上,認為婚姻也可以分為3個階段:正、反及和。「正就是初結婚時,見山是山,甚麼也是positive,覺得自己找到了;但三、五年後,就開始發現自己有眼無珠,找錯人,因為兩個人在一起生活掩飾不到缺點,衝突會很大,這就是反。到了50歲,經歷過人生的考驗,差不多退休,步伐也慢下來,開始懂得欣賞身邊的老公老婆,幸好有他在,不然一早散了,會和平融洽,那便是和了。」

不過,並不是所有夫婦都能達到和的境界,黃玉書說如果磨合不到,有些人寧願退休後,在大陸買層樓住逃避,也不想日對夜對自己的老伴。「就好像社會運動,兩夫婦一個是黃,一個是藍,就很難處理,需要長時間的輔導。」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那70年代結婚的黃玉書,現在與太太又到了甚麼階段呢?「我自己有很多缺點,可以說能醫不自醫,慶幸能到達『和』的階段。」

不說不知,原來黃玉書也是同行,六十年代杪開始在《華僑日報》做記者,最可惜原本是讀書成績不俗、屬於精英班的黃玉書習染了賭癮,而他是獨子,家境也算不俗,除了在香港賭,也會過大海去澳門賭。「我是一個敗家仔,在我手上輸了三、四百萬元,大部分都是老竇的錢,那時候會想,錢就算不輸掉,遲早也是我的,我只是先使未來錢。」換著其他人,太太可能已離棄自己的爛賭老公,幸好黃太對黃玉書不離不棄。

後來,黃玉書轉行去了公教婚姻輔導會工作,這鋪賭癮仍然戒不掉,與老婆經常吵架,當時是天主教家庭生活教育委員會主席的狄恒神父,見黃玉書不開心,就著他來學校(狄神父是九龍華仁書院前校長)會面,後來更轉介了他去見郭年士神父(也是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的創辦人)。「郭神父除了見我及老婆,連子女也要一併前來。輔導是work,但賭癮很難戒。」

黃玉書是直至2000年才開始少賭,只是間中賭波買馬。「任何一種癮都是很難戒的,慶幸就算我爛賭,起碼都可以供到我個仔去澳洲讀書。」他以前很抗拒將這醜事說出來,後來想通了,人誰無過呢?因為自己經歷過,覺得多了一份力量,現在勸人戒賭也有說服力。「其實不義之財,永無久享,無可能靠賭發達,所以去澳門賭,不要告訴我你贏了多少錢,遲早你10倍奉還。」

幸好他爛賭但不吸煙。「麻雀館是『人間地獄』,那些煙臭到不得了,但因為以前喜歡打麻雀,就可以忍。」

黃玉書想起一個個案,當事人在投資銀行工作,十幾萬一個月,住愉景灣,有樓收租。但因為炒期指,又去澳門賭,結果不到1年,差不多要申請破產,又將家中物業抵押給銀行,父母差點要脫離關係。「家庭爭執破裂,其中有些是因為一方嗜賭,可能是壓力、生活平淡,又或者其他個人因素。」

見盡形形式式的婚姻關係,黃玉書用了杭州城隍廟一幅對聯來概括人生:

夫妻本是前緣 善緣惡緣無緣不合,兒女原是宿債 欠債還債有債方來。

1994年的《星期日檔案》,曾拍下黃玉書多年前做婚姻輔導活動的情況。(網上截圖)

救回小孩流下男兒淚

黃玉書說他最難忘的個案,不是《尋人記》中那對夫婦,而是一個半夜接到的電話。「作為社工,通常不會將自己的手提電話給輔導的個案,但那時候帶了一個小組,當中幾對夫婦都背負很多問題,就想到如果他們遇到困難怎辦呢?於是給了他們手提電話,並說如果真有問題就打電話給我。」

黃玉書記得當時有一對夫婦,結婚10年,已有一對子女,但居住環境狹窄。「有一晚我已瞓了,半夜收到那位太太打來的電話,原來她驗孕發現自己有BB,丈夫要她明天上深圳墮胎。」她不想墮胎,因為好像謀殺自己的子女,但黃玉書也不能幫她做決定。「我對她說:始終是一個生命,你有信仰,上天給你第三個小朋友,就算怎樣捱也要生出來。」

結果那位太太無去墮胎,幾年後重遇他們,黃玉書抱著那三、四歲的男孩子,也不禁流下男兒淚,而那位太太握著黃玉書的手,悄悄對他說:「多謝你,黃生,無你無他。」

我發現原來社工的一句說話,就可以讓生命留下來。這次的經驗對我影響很大,發現這份工也有少許使命,提醒自己工作要認真謹慎,要更投入,做得到就做。

《尋人記》找回當年黃玉書曾做輔導的一對夫婦--Frankie及Sabrina,兩人仍然廝守在一起。(網上截圖)

為死亡籌劃

已退休多年的黃玉書,覺得面對死亡是需要計劃的。他已告訴兒子,有事千萬不要替爸爸急救,不要插喉,因為這是折磨,不是生命。他不希望在自己的喪禮上有樂隊吹打,他計劃為自己預備一盒音樂帶,在喪禮上播放。骨灰不要撒在海上,因為太陰沉,要撒在山野間。「人老了,要plan for dying,一個人走得自然舒泰,是修來的福氣。」

他想起一位已離世的朋友。「他是公務員,有兩個仔。在深圳買了兩層樓,又懂揸車,常說退休後返常平,和我揸車食勻廣東省。」但退休第一年,細仔生了小孩,要他兩老幫忙湊孫。之後大仔又生了小孩,也要爸爸幫手湊,結果兩老全職湊仔,根本無時間玩。3年後這位朋友驗身,發現自己患了肝癌,離世時萬般不捨,想影一張全家福,但因為兩個新抱不咬弦,結果全家福影不成,空留遺憾。

他計劃好收租及自住的樓,都留給兩個仔,想得很perfect,一生為兩個仔竭盡所能,是一位好偉大的老豆。但為何人可以咁無情,為老人家影張相也不可以?所以人生許多事情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因此今天的黃玉書只愛靜,在自己的書房內(他有7個書架),聽古典音樂。

我覺得現在是與自己修和的時候。以前等錢使,賭波贏了很開心,現在會想:要那麼多錢又如何?以前好為食,會搭車去好遠食好嘢,現在會想:就算好貴的龍蝦,又可以食得幾多隻呢?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