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馮律師行】黃馮苦主追索近半年未果 議員再三促律師會彈性處理

社會 13:28 2021/05/14

分享:

黃馮律師行遭接管一事,立法會議員張國鈞(中)聯同苦主召開記者會。(陳國峰攝)

去年底黃馮律師行因有前職員被指挪用客戶款項,遭律師會介入接管,黃馮律師行即時結束業務,部分使用黃馮律師行的買賣樓宇或承造樓按的客戶資金遭凍結。事隔近半年,苦主仍未能索回所有款項,更須每月還款9萬元,因此感到壓力,同時對本地法律制度及政府失去信心。協助苦主追索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表示,現時申索期太長,縱使律師會及接管人按程序辦事,但希望相關人士能夠彈性處理。

去年年底在黃馮律師行處理物業交易的苦主May,由於買樓金額被凍結,業主只給兩周限期完成交易,於是May透過私人貸款、家人及抵押退休保險來籌得所需金額582萬元,現時每月須還9萬多元,每年則需較預期多付近百萬,坦言「唔知捱到幾耐」。

她表示,現時感覺很難受,認為是自己的金錢,但不能取回,故百思不得其解。她又指,黃馮律師行被挪用客戶款項的時間為2019年6月,但她的交易金額是去年年底才交由律師行處理,因此金額互不相干。

她更指,經過今次事件後,對特區政府及法律制度失去信心,「如果香港政府都信唔過,我仲可以信邊個」。她亦批評,「黑店都會公布,但現在我們沒有知情權,但 (損失)需要所有人去承擔」。她續指,現時已經「周身債」,更指「可能死都未拎得番」。她希望,法庭可以在5月31日就申索宣誓時,判決律師行及接管人即時發還金錢。

曾經歷同類事件的苦主今日在記者會上重提,指當年委託被接管的「鄭振忠 楊嘉銘律師行」處理印花稅事宜處理印花稅事宜,因涉事律師行師爺偷取律師行逾千萬,最終律師行被接管,而印花稅事宜的款項被凍結,經過3年追討只討回三分一款項,總數約10萬港元,其他資金則被告知用作處理該案損失,無法領回。

這名苦主指,同類事件最大問題在於分配過程欠透明,同時要求更甚逼使申索人簽「責任解除書」。她斥,自己將錢及印花稅交到律師樓,但自己利益卻沒有得到保障。

她希望,今次事件可以得到社會關注及取回公道外,亦不希望未來再有同類事件發生。她亦指,不是將律師會與政府放在對立面,而是希望想到方法解決,並冀提升市民意識及令機制更為透明,故呼籲港府堵塞制度漏洞,並設立「誠信基金」,日後再發生同類案件時便可動用基金賠償客戶損失。她亦指,律師會或律師行都是輸家,「佢地輸聲譽」。

代表一眾黃馮苦主的召集人Iris表示,現時有約400名苦主,知道他們非常無助,更控訴律師會及律師行不斷施壓,擔心或須負上其他法律責任。她指,以往自己對香港樓宇很有信心,但自黃馮事件後便失去信心,亦質疑律師會及中介有其責任,「為何客人要承擔監管不力的責任?」

她亦強調,苦主要要申索者,而是受害人。她亦質疑為何要簽「免責解除書」,被逼放棄追索的權利。她又指,曾多次去信律師會、政府等相關機構及部門,但不獲回覆。就今次事件,她希望政府可收回香港律師會的監管權。

協助他們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則指,律師會在事件上處理手法不理想,很多資料並不公開透明,認為港府需介入。他指今次事件的申索期過長,由去年12月24日接管當日起,香港律師會在本年2月1 日才提供表格給予苦主填寫,但須到5月31日後才處理。以他的了解,近所有苦主已填妥表格及沒有新個案,認為律師會及接管人可靈活處理。他認為,律師會收到苦主索償申請時便可處理,不需要等到索償表格接收日完結。

他亦指,知悉現時被凍結款項足以發環全數苦主的金額,因此認為財務上沒有風險;亦提到「責任解除書」並不公平。他續指,現時機制過於官僚,但他亦指,律師會及接管人現時按程序辦事,若苦主提請法律程序,相信難以勝訊,更有可能需要付上法律費用。他希望,律師會及接管人可以加緊及彈性處理,而政府則應審視律師行在買賣樓宇中是否必要角色。

律師會2011年至2020年的10年間作出介入的案件便有23宗,涉及被凍結的客戶款項總額約5.38億港元。

已打2劑疫苗滿14天可縮短檢疫期 一文看清不同地區返港人士安排:https://bit.ly/3nXRuSY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曾卓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