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女唔易做】早婚當全職媽媽感失去自我 康子妮重投職場為人生再定位【有片】

娛樂 18:57 2021/05/31

分享:

44歲的康子妮於去年9月跟林曉峰結束18年婚姻,回復單身的她重新出發開拓不同的事業,涉獵和音、演奏、美容KOL、保險經紀以及代購工作,她早前接受TOPick訪問,坦言透過不同的挑戰令她重新認識自己。

在當「全職媽媽」那段日子,將全副心機放於家庭上,康子妮不諱言曾失去自我,忘卻了跟自己對話,她說:「通過不同的歷鍊和經歷明白自己的能耐,現在會學懂欣賞自己。」

【林曉峰離婚】林曉峰開腔承認婚變 阿Lo感激康子妮:是她成全了我

(曾嘉文攝)

嘗轉行感受良深

近年鮮有涉足幕前的康子妮,早前參與拍攝ViuTV真人騷節目《中女唔易做》,於節目裡她一嘗轉行的滋味,當了兩日的米線店侍應令她感受良多,由學「譚仔話」、落單、及牢記枱號,發覺一點也不易。

她憶述:「我自覺語言天份也不差,但要自如地說出『墨丸』這類譚仔話頗困難,因為平時我不是這樣說,要強行說出來,會感覺很奇怪。另外又要兼顧不同的工作,那部落單機是超級難用,很多指令要靠估。」

康子妮直言工作兩天錯漏百出,更曾因出錯而爆喊,「某個食客說我出錯單,但當我再入單後,他依然覺得那碗米線太辣吃不下,他很嬲地說:『你哋拍攝節目可唔可以講聲呀?』,之後我坐在一旁哭,怕他一傳十,十傳百,影響人家舖頭生意。」

康子妮化身做米線店侍應。

歷中年轉行重尋方向

今次的體驗就如一面鏡子,令康子妮更認清自己的缺點,「待人方面要好好學習,要處理自己情緒及控制好心理質素,可以再慢慢提升,這是很大的課題。另外我欠缺組織能力,是在做水吧時發現,當事情未找到方法時我會亂到七彩,我轉數不夠快,要排列得好才做得好,只怪急才不夠,沒能力想方法幫自己。」

現實中的康子妮亦經歷著中年轉行,去年於疫情下轉投做保險經紀,另外要兼顧和音及美容KOL的工作。人到中年要顧慮的事情較多,難以去求變,惟對康子妮而言,她一直抱著終生學習的心態。

「覺得跟性格有關,我向來不怕作新嘗試,覺得是一種學習,事至今日我依然想學一種新樂器,譬如Cello(大提琴),若果有時間我很想去學。或許我對某些事物抱著好奇心,所以當進入一個新行業時,我只會想著如何去做好,沒有去想自己老了,怕會被人笑,又或者常常跟從前作比較。當沒有這些念頭時,你會騰出空間作出思考,從而嘗試其他新事物。」她坦言。

    點擊圖片放大
    +5
    +4

透過不同的工作,康子妮從中學習和成長,從而更了解自己,「以前做代購是超級吃力,每日行25000步,要到晚上10點才吃第二餐,但從中我見到自己的毅力,了解自己對這工種的觸覺、興趣和合適度。」

學習放下藝人身份

決定投身保險業前,康子妮直言曾花時間調整心態,要放下從前藝人的身份。

藝人好多事情不需自己處理,不需要自己拿東西,總之上到台做好自己的事,然後行落台便可。

但當你做一個保險經紀時,人家半夜三更打電話給你,都要撲去陪人看醫生,陪他驗身,很多妹仔下欄工作要做,我在想,(我都有)身份嘛。

【林曉峰離婚】康子妮僅1個月成保險界Top Sales 婚變後繼續自強事業瓣數多

康子妮投身保險行業9個月。(取自instagram)

其後子妮慢慢想通,「視乎你如何對待人,而不是用身份去衡量職業,我想通這一點就決定去考試。」

外界覺得藝人做保險經紀佔盡優勢,康子妮謂吹捧得太勁,她也是由低學起。「有些網民會說:『她一定做得好啦,以藝人身份去做,一定找到好多大客。』,其實我是揼石仔揼到死,我沒有刻意去𢱑客,某些保單更是經過重重困難才獲批。」

全職媽媽重返職場

由全職媽媽重返回職場,康子妮坦言有脫節,「他們剛才說的那個193(ERROR成員),我也不知道是誰,不打緊吧,盡快去緊貼。」

至於人事方面,康子妮起初也要花點時間跟同事了解,「是一個很大的對比,有些人看過你的報導或作品而欣賞你,另一些人對藝人有點偏見,覺得藝人很高姿態甚或離地,所以要一點時間去了解。」

回望過去,2007年康子妮淡出幕前,專心在家中照顧兩名兒子,只是閒時擔任演唱會和音及推出琴譜。子妮謂每天接送兒子、陪兩子做家課及打波,日復日的全職媽媽生活,令她沒時間跟自己對話。

    點擊圖片放大
    +8
    +7

「以前沒有跟自己溝通,對話,只是每天營營役役,有一段長時間是這樣,何時才可以看清自己?通過一些試鍊、經驗及經歷,才可以看到自己的能耐。某時候自己會跌落黑洞,但又可以站起來,現在回望過去,覺得今日的我比以前可愛。」

康子妮續說:「經歷過一些事情,發現原來自己可以這樣,我都幾叻哩,而某方面又比較差,但之後又可以提升,現在學懂欣賞自己多一點。」

為照顧兩子從沒後悔

為了照顧兩子而犧牲自己,康子妮並沒有後悔。「若沒有那段日子,就沒法跟兒子培養關係,其實我跟孩子們很親密,一直有很多的對話,很多時間也一起相處,我是賺了一點點,所以每件事情也有其得著。」

她續說:「其實我向來以事業為先,當全情投入去工作時,我就會忘記家庭,所以某段日子我做全職媽媽是好的,因為兒子們需要我。」

(曾嘉文攝)

康子妮跟林曉峰離婚後,事業上重新出發,惟這位媽媽未有忽略維繫親子關係。

「我時刻提醒自己每天跟兒子聯繫一下,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若我不主動慰問的話,小朋友是不會找你。或許我們說的是很皮毛的事,但簡單一句have a good day已經是一種關心。」

一對兒子林寶跟林熙已經17及16歲,康子妮不會刻意以朋友方式跟兩兒相處,認為媽媽要維持一定的威嚴。

若label自己是朋友,當他們做錯事時,你加以責備會帶來很大的反應,因為朋友只會跟他去玩、落酒吧或者打波。若你界定為這身份,是搵自己笨,無位走盞呢。

(曾嘉文攝)

自言非嚴母

康子妮並非嚴母,適當時候會給予空間,「做媽媽可以有著不同的態度,他們拍拖也會跟我傾,我從來沒有規限不可做這,不可做那,只是一些原則性的事會堅持,譬如讀小學時不可升不到班,在學校和外面不可以說粗話。他們在家跟我說話會夾雜點粗話,我不會駡他,因為某些事情總有例外,他只是對著我講,這樣可以。」

康子妮不但打扮充滿時尚感,更是一位好學的媽媽,更計劃將來赴外國進修。「最近發現那魯大學有一個woman leadership課程,是關於女性在領袖角色上如何做得更好,另外我想讀音樂治療的學士課程,希望可以幫忙到人。」

服裝: YLY studio 

記者:游艾維

同場加映:潘芳芳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