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漂流】露宿者真人真事搬上銀幕 蔡思韵朱栢康柯煒林盼社會有同理心【有片】

娛樂 10:43 2021/05/20

分享:

蔡思韵、朱栢康、柯煒林主演電影《濁水漂流》。

香港是我們的家,但卻不是每個人都有環境較正常的「家」,甚至因為是社會邊緣人士,有時連使用公共空間的權利也被剝削。為改善生活,城市無疑需要發展,可是在過程中,有否犧牲社會邊緣人士的生活?

《濁水漂流》講述一班於深水埗天橋底下聚居的露宿者,因為城市發展而長期遭到掃蕩,甚至他們僅有的私人財物,在清場的過程中被視為垃圾,隨意被掉棄。可是當中被掉不只是物件,還是露宿者的感情、尊嚴。

港產片《濁水漂流》就是根據深水埗街頭露宿者真人真事改編,參演此片的蔡思韵(Cecilia)、朱栢康及柯煒林(Will)接受TOPick專訪,分享對露宿者以至這個城市的感受。

氣質魅力︱蔡思韵愛情事業兩得意未敢自滿 Cecilia怕被當花瓶:踏實地當演員【多圖】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對露宿者的印象

當深水埗區起所謂豪宅,未清拆的一帶唐樓亦漸變成一杯咖啡賣幾十元的文青區時,那麼連三餐也隨時不繼的露宿者可以如何自處?

Cecilia稱,其實大眾對這群無家的露宿者,不免已有一個既有的看法:「在日常生活中常會看見到他們,但基於我們很少接觸,一定會有些很真實且刻板的印象,比如可能是氣味上、衛生上,令我們覺得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有一些出入。」

朱栢康坦言,拍此片前對露宿者這族群沒太大感覺:「知道他們存在,但沒去深究了解、觀察或進入他們的世界。」

至於Will則從公園的設施和球場的關門時間說起:「記得小時候的公園是沒有扶手柄,之後發現多了很多,那時還覺得加得很好、很舒服。後來發現這並非是為了令坐的人舒服,而是為了令人不能在此睡覺,那是我首次意識到原來連這些生存空間也被剝削。」

【金都】鄧麗欣撐港片接演黃綺琳處女導演作 Stephy:愛不需要以婚姻去維繫【有片】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漸漸認識露宿者

朱栢康特意於拍攝前實地考察,對這群社會邊緣人士多了認識:「發覺他們其實也很正常,跟我們沒太多不同,只是他們可能多了吸毒的習慣,或沒有『恰當』的家。」

Cecilia在中學時曾當義工向露宿者派飯,到今仍然深刻:「在油麻地果爛的天橋底跟他們面對面聊天,坐在他們的家俱上真實地交流。雖然可能只是短暫的交流,但至少令我有同理心去明白他們,並剔除一些本身因不認識他們而有的誤解。」

她續指:「他們也是一個平常人,只是街頭變成了家,且需要以自己的方式去生活。」

Will猶記得大學時期曾看過一個帖文:「文內講述在一個天寒地凍的晚上突然洗街,那些床褥、被鋪濕透後會更加凍,試想想他們當晚該怎麼過?」

他回憶有次從深水埗行到南昌:「當時正下着毛毛雨,看見很多不同的露宿者在圍着,那刻覺得他們在尋求生存空間。其實不需要避他們,而他們也不會做些甚麼,走過便可。」

    點擊圖片放大
    +3
    +2

藝術手法探討議題

露宿者議題已持續多年,朱康認為:「很難有一個源頭,都是天時地利人和。外面的人該如何支援?周邊的人該如何對待?這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Will指導演李駿碩在《濁水漂流》劇本的首部分寫下「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睡在你身旁的那個人第二天會否突然消失呢?其他人會去找他嗎?」

最令Will感慨是《濁水漂流》首映的那天:「對我來說有點諷刺。從文化中心出來時正下毛毛雨,當時看見露宿者正在簷篷下休息,然後我們拍的就是一套講述他們的電影。出來看見他們時,不知為何會有種抱歉的感覺,我希望在不打擾他們的情況下......」

Will愈說愈感觸,朱栢康補充說:「我反而是覺得We did something,因為他們的問題是需要說出來,需要透過一種藝術表達去說出來,不然便真的沒有人去關注。」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沒有消費露宿者

仍然眼泛淚光的Will語重心長地說:「必須要大家凝視着這議題,它並非一個問題。曾經擔心會被誤會我們在消費這件事,這令我不斷思考。美術指導Albert指每用一件事或議題,無論它是否掀涉社會,其實也是在消費,只是如何去看待這事。」

Cecilia則認為:「如果我們的出發點是如何去看待這事時,想帶出貼近真實的那面給觀眾時,其實也不存在是否在消費這個問題。正正是藝術這媒介,更容易Spread開去,去令更多人接觸到,相對是易入口的層面。」

她又感受到導演的出發點:「他絕對想觀眾可重新去看待這班人,他未必是告訴你該如何看,而是將這班人的故事呈現出來,給予你重新思考,讓你重新去看待這班人。」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城市變化有感

世界每分每秒也在改變,對城市發展帶來的不斷變化,Will引用戲中自己所演角色木仔的一句對白:「就是『我不是愁,是嬲。』以此去說明我對這城市的感受。」

朱栢康表示:「每個人都需要學習斷捨離,有些事物夠便可,不需要多。變化是源自需要,源自一種很踏實的需要,或源自一種生活的需要,應該反思的其實是我們需要甚麼呢?我們只是需要甚麼呢?」他續指:「它是一個問題,始終不輪到或我們也沒能力去停止這種變化,惟有在思考內調整。」

至於Cecilia也無奈說:「在硬件上,我們有很多發展,以至一些很美、歷史悠久的事物都必須要消失,但這些我們幫不到,也決定不到。」

同時她續說:「不過有沒有甚麼軟件上、感受上、記憶上、心態上是走不到?這些情感上的事是取決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者是我們可以保留的。正正是透過藝術、文化去轉化成可以保留的,將這些記憶、情感繼續保存在人裏面。」

物件可以斷捨離,但對個人感情、城市歷史、人際關懷也因為要「發展」而把一切都斷捨離?(上映日期:6月3日)

化妝:WiLLWong(蔡思韵)、Maggie Lee(朱栢康)、Kineks Ho@Ling Chan Makeup(柯煒林)

髮型:Lupuschui@orient4(蔡思韵)、Ginny@hairculture(朱栢康)、Oscar Ngan@ ii ALCHEMY hair(柯煒林)

服裝:Homme Plisse Issey Miyake 及 The Private Label Clothing(柯煒林)

造型:Man Wing(朱栢康)

場地:Campfire Collaborative Space

記者:梁樂欣

【濁水漂流】助年青新導反映無家者哀歌 吳鎮宇:露宿者不是乞丐  下一頁

同場加映:郭富城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