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業】失業機師李傑志轉揸貨車 創業做運輸未向命運低頭【有片】

娛樂 17:34 2021/05/19

分享:

前港龍機師李傑志轉行駕駛貨車做運輸。

職業無分貴賤,今時今日,以往大家口中低學歷的「貨車佬」,分分鐘可能是不少人夢想中的「專業人士」。新冠肺炎疫情重挫航空業,本是高級副機師的李傑志(Brian),其7年機師生涯被迫完結後馬死落地行,轉行開速遞公司做運輸,發展第二事業。

從駕駛空中巴士轉為貨車,將跑道轉換成大馬路,每天穿梭於大街小巷送貨,拚命的在逆境中掙扎求存,為的是有朝一日再翱翔天際。

【明星創業】盛勁為公屋出身大學半工讀慣打逆境波 機師夢碎創業賣點心開業半年有微利【有片】

李傑志曾是高級副機師,但因為國泰港龍航空大裁員兼重整業務而失業,最近決定轉換跑道,與舊同事合資開公司投身運輸業。(曾耀輝攝)

其實現年37歲的李傑志不是早前參加TVB的《衝上雲霄大選》才與娛樂圈拉上關係,他曾以音樂組合SQUARE成員身份在2008年出道。

當時他的藝名為「李柏煥」,並曾於當年接受《經濟日報》訪問,拍下一輯型格照片。

點擊放大圖片看Brian當年照片:

    點擊圖片放大
    +6
    +5

疫情下失業

可惜星途未如理想,他毅然決定賣樓,用這一大筆錢投考私人飛機牌和受訓,一圓兒時航空夢。

於是在2013年底加入國泰港龍航空,其後更晉升至高級副機師。正當事業開始起飛之際,打算繼續努力衝刺,豈料去年該航空公司因疫情深陷經營危機而大裁員,導致他也要加入失業大軍。

面對突如其來的噩耗,經濟上和心理上都要承受龐大壓力,每天只能望天打卦,他一度陷入無助迷惘,更形容心情就如失戀般難受:「人生就像是沒有了希望,這份工作是我的全部,因為我是家庭支柱,從來沒有想過一個疫情之間,會失去一份最引以為傲、亦是我唯一識做的工作。」

成為機師是他的兒時夢想,當他得知被裁的壞消息後,簡直是晴天霹靂,情緒潰堤大哭。(IG圖片)

寄近50份求職信全無回音

搵工心切的 Brian 曾寄出近50份履歷表,漁翁撒網,不論任何行業工種都肯做、肯學又肯捱,但可惜幾乎全部都沒有回音。

皆因僱主怕他騎牛搵馬,疫情好轉後便會離開:「根本沒有人願意聘請機師,他們對我們沒有信心,覺得不會做得長,搵工只是踏腳石。我有應徵各類型的銷售人員,賣車、賣酒、賣樓、賣船都試過,文職也有,但很多僱主不會給予機會讓我們嘗試。」

失業數個月,收入大減、積蓄逐漸消耗,生活無以為繼。可是,他絕不放棄一線生機,於是決定盡地一煲,膽粗粗在逆境下創業。今年年初,他跟6位「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失業機師舊同事,合資共7位數字開設小型速遞公司「龍仔速遞」,雖然仍未回本,但暫時保持收支平衡。

親自落手落腳的他,在炎熱的夏天下搬貨、送貨,更能感受到運輸人員背後的辛酸。(曾耀輝攝)

創業開運輸公司

他亦揚言,給航空業同行提供運輸折扣優惠,互相扶持,共度時艱「其實,做機師做運輸都是一樣,我們本著的宗旨是使命必達,提供優質的服務給予客戶,確保過程沒有顛簸、沒有受傷,一切安全到達目的地便已足夠。」

「龍仔速遞」命名源自於其舊公司港龍航空,主要做食材的運輸,提供冷凍運輸服務,並會派件送上門。

現時有2個全職員工,及5個兼職員工,現正招募更多人才加入,尤其曾任職航空業的人士。最近,其公司更創立冷凍倉庫,為客戶提供一站式儲存,滿足各類型冷凍倉儲需求者需要,亦新開寫字樓,方便處理資料和文件。

揸貨車送貨一腳踢

Brian不只負責宣傳及市場營銷外,也會親自送貨,特別現在炎炎夏日,四圍跑又要搬搬抬抬等粗重工夫,做到身水身汗,令他感受到運輸人員背後的辛酸。

其生活上主要最大開支,包括供樓、供保險,還有正中報讀英國遙距的航空管理課程學費,全因為防患未然,即使未能再做航空業前線,也能從事相關行業。

所以現時他不惜打4份工維持生計,除了開速遞公司外,更有兼職民航處、網上節目主持、及銷售員,盡使如此,收入依然不穩定,他坦言只等於其開支的三分一,唯有靠「搣老本」過活。

Brian續指,銀行因擔心航空業人士無錢還債,不願意借錢予他們,無疑是雪上加霜:「有種在等死的感覺,不斷掙扎,只為求延續生命。」

之所以堅持為未來生活未雨綢繆,事緣他有隨時被裁的心理準備。由於機師每年的身體檢查相當嚴格,需要過五關斬六將,若身體狀況有變,以致體檢不合格隨即面臨永久釘牌的危機。

因此他要長期保持最佳狀態:「如你有嚴重近視、糖尿病、任何癌症等大病,都可能會永遠失去這份工作,我有個朋友放假行山時暈倒,即時被停牌,因為怕你駕駛飛機時會暈倒,所以非常大壓力。」

    點擊圖片放大
    +5
    +4

希望航空業有復甦的一天

去年12月,Brian 因好友兼大會司儀林盛斌(Bob)推薦下,參加TVB的《衝上雲霄大選》。

雖然他最終落選沒有獲得獎項,但他直言地說參賽主要目的為了10萬元獎金,並非重回幕前做藝人:「可能隨著年紀增長,我的心態也有所變化,比賽完結之後,我發現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樣享受舞台,現階段只希望腳踏實地嘗試其他行業。」

如今想起,機師生涯就像夢一場,不過無論等待有多苦,時間有多漫長,他堅信總有再上雲霄的一日:「成為機師是我的兒時夢想,大家都有個希望,等待航空業復甦的一天。這不僅是夢想,也是我喜歡的工作,在香港能夠找到一份熱愛而賺到錢的工作,已經不是一件容易事。」

記者:曾嘉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