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聲好戲】聲演秘密大公開 張炳強+袁淑珍+梁偉德分享配音員苦與樂【有片】

娛樂 18:12 2021/05/27

分享:

TVB節目《好聲好戲》引起觀眾討論,也令大家由此更加認識配音員的工作。TOPick邀請了《IQ博士》的「傻瓜超人」張炳強、《足球小將》的「戴翅偉/戴志偉」袁淑珍及《寵物小精靈》的「喵喵怪」梁偉德,一起聊天分享當配音員的苦與樂。

大家對張炳強、袁淑珍和梁偉德三位的聲音,大家一定很熟悉,可以說他們的聲音陪住很多人渡過很多快樂的時光。不過大家未必見過他們的面孔,隨《好聲好戲》播出,才一見廬山真面。

【好聲好戲】陳自瑤自學石岐話鄉音 完美聲演繹鄧碧雲媒人婆獲大讚【有片】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廣東話之奧妙

作為本地配音員,他們都認為粵配對大眾具有影響力,並大談對廣東話的看法。

張炳強覺得廣東話很生動:「而且很貼切、很抵死,每個意思也可不同。一句對白可以分數個意思出現,廣東話是最能夠反映內心世界的語言。」袁淑珍接著說:「香港九成九以上的人都是說廣東話,不然亦不會配成廣東話。」

梁偉德舉例指:「就如食『勿演』(墨丸)般,廣州廣東省也是說廣東話,但總是有點不同。」袁淑珍認為:「可能會有少許鄉音,跟香港的廣東話有少許分別。」

張炳強認為:「香港的粵語是全世界獨有的,跟廣州話有點不同,是另一種味道來的,始終香港的粵語經過數十年的發展。」袁淑珍也很認同。

【好聲好戲】楊潮凱演繹阿旺感動全場 汪明荃+韓馬利激讚真正好聲好戲【有片】

(柯雅珺 攝)

主配同樣重要

配音員每天需要為節目配沒有特定角色的雜聲,被問到配雜聲時會否覺得不被重視,張炳強說:「初入行不做雜聲該做甚麼?給你當主角你也不敢當。」梁偉德和應:「會驚到騰騰震!所以由雜聲做起。」張炳強認為:「我們每個也是循序漸進,初入行都一定是做雜聲的。」

張炳強指初入行時獲分派一個路人甲角色、一句對白已令他很開心了:「需要浸淫、循序漸進,一步步地走,可能十年八載才輪到你當主角。」

袁淑珍覺得:「就算真的讓你入行不久便擔當重要角色,也會標冷汗。因為你真的不到那位置便會卡住,真的說不到,只能看着畫面,(畫面)就去了,不會等待你。」

她又謂:「不論是所謂的一哥或是初哥,每個人每一天也是做雜聲、男AB、女AB。我們在這間廠當主角,分分鐘在隔離已是做女A,轉個頭下午便做男童B,可能另一套戲是做主角,會撈得很亂的。」

梁偉德笑言:「《生命之源》(張炳強為此節目任旁白),也要賣菜(做雜聲)。」袁淑珍:「今時今日無論你做了多少個十年,就如陳欣、炳強哥般也要做雜聲。」

(左起)張炳強、李司棋、林保全曾於台慶內即席表演配音。(TVB截圖)

成配音員之路

問到為何喜歡配音?張炳強謂:「當看見有些節目出街,而你又喜歡看的,便會很自然去想能否做到這行,試試也好。」

袁淑珍喜歡配音是因為每天也在挑戰自己,「究竟我能否做到呢?達到的話便會有那種滿足感,之後再挑戰做另一個角色。而且不會重覆的,這刻是一個溫柔的老婆婆,轉頭我已經是一個巫婆,每天也有一個目標。」張炳強覺得:「做得好便有滿足感,做得不好的話,也會知道將來配這些角色時是怎樣。」

梁偉德跟兩位前輩說:「喜歡配音都是因為你們,本身也喜歡動畫聽到珍姐配飛雲、戴翅偉,張生配《城市獵人》,再加上他們在台慶內即場表演,那次我看得眼定定入了神,這麼厲害!你們需要即時爆下去、作下去,怎會那麼厲害去執生,自行加對白上去。」張炳強也認同那節目很好。

梁偉德回憶說:「入行後就如珍姐和張生一樣,每天在挑戰自己,需要克服每個角色。最初看字也不快,不斷讀報紙,需要靈活、口要開,訓練自己的聲音。本身自己的聲音很弱,訓練時多用丹田,要去遠一點令全部人也聽到。」

(左起:)雷碧娜、黃鳳英、袁淑珍、伍秀霞、蕭徽勇、翟耀輝。(FB圖片)

配音員的苦與樂

張炳強、袁淑珍和梁偉德都沒有後悔入行,張炳強笑言:「後悔的都走了,或者覺得自己有更好的發展便會走。」

談到配音之苦,張炳強隨即指:「就是失去了節日,不知道有節日,不斷地朝九晚十二、再朝九晚十二。」他又謂:「就如做冬會想回家吃飯,偏偏卻不容許你回去,這會有點不順,大時大節會想放放假。」

袁淑珍表示:「試過連續九個月沒放過假,平日以外,所有公眾假期、星期日都會上班,上班時間至少為朝9晚12。因此,晚上去飲也需要請假,並會問我是否真的那麼熟要去飲。」

梁偉德坦言當配音員會犧牲了不少私人時間:「有些朋友想約我吃飯,我說別約我,因我也不知道何時有假放。請假後有時很難疊回你,需待別人完廠後才有時間給你。」

(TVB截圖)

配音員工作很繁忙,張炳強說:「最忙的時候開六間廠,且日夜不同運作。」

袁淑珍認為:「有得必有失,如果你在公司多工作,那麼你能享受到你的滿足感、成就感,需要自己去平衡。」已為人母的她犧牲了親子時間,「記得最忙之時,我的兒子年紀很小,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需要不停去看他的功課,但無可奈何你一定要向前行,不然你可以怎樣呢?放棄不做?」

她續指:「做這行便預料到工作會是很忙,老實說你也想這麼忙。難道每個同事都很忙而你很空閒嗎?你是願意入這行嗎?」

他們笑言雖然會投訴沒假放,但放假時卻會想念着上班。梁偉德說:「放了一兩天假後便會心思思,很有趣的,始終上班的得著比較多。」

(柯雅珺 攝)

袁淑珍透露她入行那年代需要做效果聲,「初來的時候說對白也不能,便做效果。最記得為《豪門恩怨》做效果聲,男主角摑女主角一記耳光,摑來摑去也是在摑空氣,NG了七至八次。當時的我很努力,看着畫面卻不能看着手來拍,最終拍不到,結果由別人幫手,一拍便搞定了。」

她又分享其他初入行的趣事,「當時需要倒水製作效果聲,看着畫面倒水,卻倒到整條褲也濕透。」身旁的梁偉德笑言:「你瀨尿!」袁淑珍指:「配音、雜聲、效果聲都需要同步的,隨便一件事NG就不好了。」

【好聲好戲】配音員接手前輩角色感壓力 雷碧娜+黃昕瑜+陸惠玲不怕比較【有片】  下一頁

記者:梁樂欣

同場加映:雷碧娜+黃昕瑜+陸惠玲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