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號@RubberBand訪劉兆銘伍宇烈 Ming Sir支持年青人創新

娛樂 17:00 2021/05/30

分享:

6號跟劉兆銘伍宇烈談舞蹈藝術創新。

「香港藝術發展局」舉辦「第十五屆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將於今日(5月30日)舉行,頒獎禮前夕,香港舞蹈界開荒者劉兆銘(Ming Sir),跟城市當代舞蹈團藝術總監伍宇烈,與繆浩昌(6號@RubberBand)細訴香港舞蹈藝術昔日與現在所遇到的困境,以及如何克服困難。

兩位舞蹈家憶述曾合作的一次難忘作品,就是由香港藝術節邀請15位對舞蹈很熱情的香港年輕人組成「我的舞蹈生涯」,笑言現在仍用「舞蹈生涯」,真的是為藝術而犧牲。「我們在好艱難裏面都能得到快樂,這種快樂是有血有肉,好大決心先找到這種快樂,現在也是一樣」。

吳雨跟Ming Sir跟伍宇烈。

伍宇烈也認同,「因為我們經歷過舞蹈訓練,很多時老師所給的功課、要求,全部都是做不到就繼續做,做到再做更難的,就如面對困難先有種火,太容易就不會恨做」。Ming Sir聞言說:「唔辛苦,唔得㗎!」但他表示很欣賞現在的年輕人,「他們比較幸運,意思是捱苦多過我們,捱得苦多先能夠靚,他們有時間做到最靚先出來表演」。

作為城市當代舞蹈團藝術總監,伍宇烈覺得較容易克服現時所面對的困難,「因為已有大班人做舞蹈事業,但困難在大家有一定睇法,我到底想扭轉?還是加入去?又或者再提煉成為另一樣較合時宜的演出?當代舞可以有好多可能性,我們一直在尋找更多可能性」。

劉兆銘是資深演員及舞者。

不過,Ming Sir直指香港舞蹈在這幾十年的進步速度很快,「看不到其他地方或國家能有這個速度與成績,好多地方都艱難,但做到香港目前這成績,既廣泛又多人參加,速度好犀利,一定要講明,不是速度,是藝術水平不斷提高。回看香港本地舞蹈家有些作品,和其他國家與地方比較已有接近水平。其他國家是經過100、200年發展,但我們只有幾十年」。

伍宇烈承認香港舞蹈水準不斷提升了,但同時亦看到未夠的地方,所以這是keep must going的動力。「有甚麼地方未夠好,要告訴身邊做創作嘅人知道一直有進步,但到完美仍有距離」。

如果人生是一場舞蹈,伍宇烈只想到他的舞是「步操」,「好像一隊朋友如童子軍般操兵、步操,自己迷了路,但知道遲些會返去再加入大家,或者他們來搵你,又或遇到另一個迷路的人,可能一齊去到所謂目的地」,說罷做出一個致敬動作。Ming Sir則表示:「總之多些接觸深層的藝術,你就會多些快活。」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