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愛】胡子彤+陶禧玲演父女發生連場悲劇 導演馮智恒:人生由遺憾組成

娛樂 18:56 2021/06/07

分享:

港產電影《遺愛》的導演馮智恒及兩位演員胡子彤和陶禧玲一起受訪。

由馮智恒編劇及執導、鄭中基(Ronald)主演的港產電影《遺愛》是「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第四屆專業組的得獎作品,導演馮智恒說:「近年新導演拍的戲不太商業,但我覺得應該要有一些新的電影出來,給予觀眾多些選擇。」

馮智恒及《遺愛》兩位演員胡子彤和陶禧玲(Carol)一同接受TOPick專訪,暢談拍攝感受以至對社會的看法。

【遺愛】陳漢娜+胡子彤演技考牌作 Hanna演妓女感壓力大

(湯炳強 攝)

香港電影未死

近年有人稱香港電影已死,作為新晉導演馮智恒謂:「太多商業片可能大家也看厭了,經常說香港電影已死,但會否有新的香港電影可走出來呢?我希望可以給予更多視野、種類,給香港人看香港人的故事。」

新生代演員胡子彤認為香港電影未死:「只不過可能會轉成另一個方式或方向繼續走下去,未必能回到以前那個所謂很輝煌、風光的年代,但一定不會死。我們香港人最厲害的是面對任何情況也懂得變通,懂得適者生存,因而環境而去做某些事,繼續走下去。」

Carol認為同類型的戲愈拍愈多便會變得統一:「可能有觀眾會想看其他不同類型的戲,而非票房好便去拍那種戲,拍戲只求賣座。現時的市場需要給更多不同的選擇予觀眾或演員,便可帶動整個市場的氣氛。」

她覺得:「導演這部戲是市場的一種新的能量,讓人看到其實香港的電影也可以拍到Artistic的故事,一些藝術的事。誰說香港只能拍商業片?有時Artistic的事更能給大家共鳴,香港人這個時刻是需要共鳴。」

【二次人生】天命之年看透生離死別 譚耀文:我的人生是滿足的

(湯炳強 攝)

陶禧玲有潛質

談到是次的選角,馮智恒指胡子彤是名很特別的新生代香港演員:「他已不是新演員,拍了多年戲,但市場上會否有個跟他相近的人?覺得不會有,這角色是個有爆發力,比較鈍一點。子彤很適合這角色,而且他很用心,本來的陽光男很努力去調較成我想要較為沉默、有力量、散發悲哀感覺的一個演員。」

至於Carol,馮導演坦言首次Casting時覺得對方並不適合角色:「但後來跟她說角色需要脆弱一點、悲哀一點,她第二次演時,眼淚水哭到停不了,覺得並非她懂得哭,而是她懂得我所說的話,其悟性、理解角色的能力可以去到多高。」

導演大讚Carol很有天份的:「領悟力很高,拍畢了,其實她的表現是非常非常的好,甚至乎有些場面可一Take過,連Editing也不用做,便達到該效果,我會形容是執到寶。」

對於導演稱讚,Carol謙稱:「他太抬舉我。拍這戲的感受很深,整套戲都很沉重,但它是有一個希望的,導演想傳遞一種想法,即使是再難的過程,都總會有一個出口。」

她續指:「做到一件事其實是由很多人去支持的,而非我自己很厲害,是一名天才。一定要有一個很好的團隊去Back up你,不然你再厲害也沒用,不會出現好的結果。」

(湯炳強 攝)

導演解構《遺愛》

繼《點五步》後,第二次演爸爸的胡子彤跟小演員合作相處融洽,「幸好哥哥有兩個小朋友,我們住在一起,跟小朋友溝通也有點心得。」

談到今次的角色,胡子彤指:「他會用自己的方法去愛他愛的人,但他從未沒有想過那方法是否正確或適合。他就如一頭蠻牛,花120%努力去做一些事,想給最好的予他的愛人。很直接、單純,但你所付出的未必是別人想得到的。角色發展下去便跟Hana(陳漢娜)有很大的矛盾、誤解,並會產生了兩代、三代人的誤解。」

縱然Carol飾演的角色是陳漢娜和胡子彤的女兒,但她主要是跟鄭中基演對手戲,「我覺得迪詩是一個被動、很可憐的角色。Ronald的出現是一個拯救,他不會放棄我,帶着我走出困境。他是我的救贖,一個給予我希望的角色。」

為何電影叫《遺愛》?馮智恒回答:「『遺』是很重要的。Ronald的角色是遺憾,他見證了很多事情的發生,但沒去阻止,甚至乎不去理會,以致悲劇在輪迴發生。子彤演的文偉代表遺失,他很努力地去愛所愛的人,想維繫他的家庭,但他愈用力便會遺失得愈快,這是一個悲劇。」

導演續指:「迪詩(陶禧玲飾)是遺忘,5、6歲已失去父母,她有很多事情都早已忘掉,但她的感覺仍在,她想去被愛。記憶不是最重要,但被愛的感覺如何取回。Hana是一個被遺棄的人,戲中的她有很多她被遺棄的場面,很多時因為為勢所逼或社會問題而成為被遺棄的那位。當她被遺棄時,我們應該如何再擁抱這班年輕人呢?正正是用Ronald這個角色去帶出這事。」

(湯炳強 攝)

馮智恒:放眼未來

電影營造了沉重的氣氛,馮智恒認為:「這數年相信香港人都會有這種感覺,很無力和很遺憾,我經常說過去是過去,現在也是過去,但未來是未發生的,我們是否應該別將遺憾放至最大,將我們所學的令大家不會壞下去。遺憾的其實不止是個人,而是整個社會,大家都可以放眼未來。」

導演又謂:「很多人說香港電影已死亡,那便做一些新的出來。大家向不同方向去繼續尋找自己的目標,將無力感化為大家的動力,不要再等下去,等是沒有用的,做了再算。」

Carol指自己的能力暫時只能看見自己可做甚麼,「拍完今天都不知道明天會否繼續有戲拍,但我其實也要吃飯的,到底我應該追夢嗎?機會愈來愈少,但我的年齡卻愈來愈大,這就是我的無力感。自己也會給自己壓力,就是何時可以回饋到家人呢?我的家人都老了,何時才能回饋他們?」

    點擊圖片放大
    +9
    +8

人生有遺憾?

胡子彤自覺幸運,「那種無力感就是只得一小撮人有機會,而你看你的同輩、後輩等很多人未必有這種機會時,其實那種無力感更大。因為我是幸運的那一群人,會想去為何幸運的不可以是大家呢?不是應該百花齊放嗎?為何只能有一撮人是優越一點、好一點?那種無力感在此。」

胡子彤的人生中沒甚麼遺憾,「可能是性格關係,我做的每件事都用盡了100%去做。我希望這個沒甚麼遺憾的人生可以繼續讓我走下去,能夠活着無遺憾是不容易的。現在我當然可以很大聲地說這一刻我沒有(遺憾),我也想二十年、三十年後都可以大大聲聲說我能夠活着無遺憾,那便人生完美了。」

Carol自言自己很佛系,「機會就隨緣吧,我會想做好我自己的事情,而非甚麼也要去做,會想做一些有價值的事情。導演這劇本是有訊息想表達的,而非純粹拍一些沒甚麼想表達的戲,我會想參演一些有思想、情緒,有事想表達的戲,是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情。」

馮智恒若有所指地說:「其實人生是由遺憾所組成的,我的人生有很多遺憾。希望觀眾可以認真看待我們這批新的香港導演,好和不好的也看,好看的便讚,不好看的便罵。但不要理會我們。如果我們可以由此做起,彌補回這兩年的遺憾,至少電影圈可讓大家都留意。」

(《遺愛》海報)

髮型(胡子彤):Keith@O4
化妝(胡子彤):Bon Bon@MOD makeup academy
服裝(胡子彤):Club Monaco
服裝(陶禧玲):nila_room

記者:梁樂欣

同場加映:孟希璘、孟龍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