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來的人】C AllStar對移民各有體會 推新歌講聚散:留在香港還有使命【有片】

娛樂 15:27 2021/06/03

分享:

C AllStar對移民各有演繹,推新歌講聚散:「留在香港還有使命。」

年初宣佈「集合吧」、即將於7月三度踏上紅館的C AllStar,歷年作品充滿時代感、反映現況的他們推出了新歌《留下來的人》,探討散與聚,再想起近期再湧移民潮,忙著吃Farewell飯的四子梁釗峰(釗峰)、陳健安(On仔)、何建曦(Jase)及吳崇銘(King),對「移民」二字再有深思。

講到對移民的看法,阿King一臉認真地提供移民資訊:「據知如果在移民前一年內出售物業,有機會被收取稅項,除非你很富有,否則許多人都不能短期內說走就走,要走的可能都在籌備當中。」

On仔表示近期湧現的移民潮,與1997年的移民潮又有所不同:「當年有種大肆宣揚的感覺,但現在的人都想靜悄悄地走。我們暫時沒有這個考慮,因為要做演唱會。」

C AllStar對移民一詞各有解讀。(黃建輝攝)

想移民的地方

說話簡短的阿King,直言最想移民到荷蘭,理由簡單:適合人類居住。馬拉松好手釗峰曾到北極參賽,到了挪威北面的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島:「喜歡冰川的話那裡是世外桃園、蟬修的好地方。當時Click起移民的念頭,重新思考人類生活在世需要甚麼、欲求甚麼,人生匆匆數十年是否庸庸碌碌地過呢。其實世界之大,有許多生活狀態可以選擇,不過暫時還是捨不得香港,因為有使命要達成。」

【集合吧】C AllStar首挑戰紅館四面台 劃一票價$680下周一預售

On仔想法跳出框框,希望先在香港「移民」體驗生活。(黃建輝攝)

Jase承接釗峰自選生活的想法:「我選的是夜生活。如果香港的晚上十點限聚令延續下去,可能過多幾年我就會走。(編按:近日政府已作有條件地放寬限制)十點結束又怎能享有夜生活呢?即使正常上班族,下班約朋友吃飯扒飯也要扒得好快,更遑論飲酒Chill下。」

而Jase亦認為,其實每個國家也有本「難念的經」:「泰國有禁酒時段,日本文化又有許多潛規則,近日有朋友移民澳洲,我曾到當地旅行,感覺到他們眼中帶點歧視,其實每個地方總有它的問題,移民就要準備好心態,學習當地人的文化和語言,入鄉隨俗去適應。總結來說我還是覺得夜生活最重要。」

C AllStar忙於籌備演唱會,笑言未來一年暫時未有移民打算。(黃建輝攝)

On仔思維跳出框框,曾經居於九龍和新界的他,表示想「移民」港島:「打算計劃每幾年搬一個地方試試,之前未住過港島,它還分東區、南區等,每個地方細分之下都有不同的文化氣息,可能試完了香港所有地方,再考慮其他吧。」

留下來的原因

說到尾C AllStar四位暫時還是決定留在香港,籌備演唱會固然之重要,但他們似乎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在香港長大的釗峰,最放不下的是家人:「這裡有最熟悉的東西,有家的感覺,如果這個地方繼續改變,例如十點限聚這回事,違背了我在家裡的生活,才再考慮離開吧。」

《留下來的人》推出一個多月,登上多個歌曲排行榜。(大會發相)

【集合吧!】C AllStar休團三年終合體 四子推新歌散播正能量

不過Jase有感香港人的生活節奏早被擾亂:「最近酒吧重啟但要打疫苗,惟有坐在酒吧門外那張檯。老實說覺得自己像隻被放出街的狗,不能進餐廳,只能在門外,如果戶外漂亮那不是問題,但好多時對著馬路、手拿膠杯。」

King笑著說:「酒吧收同樣價錢才是重點。」Jase續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節奏,有些節奏已被擾亂了,就看接下來有甚麼更加擾亂。所以香港人要有更多彈性,例如坐在外面不要覺得自己是隻狗仔,心態上的調節和適應要做得更好。」

熱愛夜生活的Jase直言被十點限聚令擾亂生活。(黃建輝攝)

不捨得香港

On仔認為「彈性」就是香港人的特質:「我們經常有許多的限制,要在限制下創做到最多。選擇留下來的原因,是還未有出現比這裡更加好的地方。」

Jase認為移民要放下不捨,還要先解決好當前的問題:「不移民是因為面前有堆問題未拆解好,如果解決了、放下了,再考慮那些移民的地方好與不好、能否適應,那全都是後話。同時對我來說,要我放低已走了十年的路,是個重大決定,雖然可以像King一樣做製作人,但做幕前有地區性,你離開了,重心一定不會在這裡。」

DJKing不甘心香港變成今日的模樣,希望為港完成使命。(黃建輝攝)

【疫境有情】C AllStar向長者派口罩助抗疫 四子夥欣宜向弱勢社群送正能量

King毋忘初衷,認為自己仍有使命還未完成,例如多了「DJ King」身份後的他,想把EDM植入香港,還有更多更多:「好想看著這群細路(年青人),跟他們去溝通、交流,看有無辦法能夠做新的東西,如果完成了這些事就可以離開了。」

他坦言:「我是覺得有些不值,明明香港是個國際都市,為何會變成這樣呢,是因為不甘心,所以想留在這裡繼續奮鬥多幾年。」

樂壇未死,廣東歌復興

「樂壇已死」於年初頒獎禮後再被廣泛討論,歌手吳林峰及樂壇已死大合唱團更就此話題創作了同名歌曲。要講關於「樂壇已死」的起點,始於2013年李純恩於專欄撰寫《香港歌壇已死》文章批評香港樂壇,C AllStar推出作品《薄情歌》以作回應,引起廣大迴響。

當年C AllStar以一首《薄情歌》回應樂壇已死之說。(黃建輝攝)

外行管內行

On仔坦言那篇文章的起點,揭示了人如何透過媒體接收訊息,這是香港文化非常重要的議題:「在其他地方擁有『通告費』這種健康的跡象,香港一直以來都是一台獨大的局面,變相令他們擁有許多控制上的權力,要說的不止音樂,還有文化。」

他直指不論是電台、還是體育,都選擇非專業相關的人去做管理:「領權的人未必懂得音樂、運動,這是一直以來香港文化的問題。」釗峰一矢中的:「這是權力和執行之間的斷層。」

離聚是C AllStar新歌和演唱會想要探討的議題。(大會發相)

廣東歌復興

近年香港有一種「廣東歌復興」的感覺,從前追捧外國歌手的樂迷,開始重新留意本地作品。

On仔認為現時是一個置諸死地而後生的階段:「覺得現在才是真的百花齊放,像早前剛舉行過的Chill Club頒獎禮,許多所謂地下、獨立音樂人浮面,而這條界線將會越來越模糊,音樂的種類越來越豐富。」

釗峰希望歌手與樂迷之間互相推動,有助創作出更多好作品。(黃建輝攝)

【疫市創業】C AllStar前保姆孖化粧師堂哥投資10萬網上賣菜 蝕足4個月仍堅持:父母也力勸辛苦別入行

釗峰留意近年多了一大班捍衛本土文化的人:「有人願意關注就會發現這個市場有好東西,大家才會有互動,推動對方越做越好、越做越精準,形成我們喜歡的文化。」

他以泰國為例:「當地娛樂圈很蓬勃,但他們的作品並非適合全世界大眾口味,他們的圈子好在能夠容納、市場之大、參與程度高,香港也是個成熟、思想發達的地方,靠著大家把供應和需求提高、互相推動,好的歌手也需要好的觀眾去配合。」

Jase認為現時是「復興」的第一步,整個樂壇、文化界關乎一個結構性的問題:「香港缺少能夠發放音樂的平台,變相難以推動音樂。希望接下來有更多欣賞音樂的活動,樂迷懂得越多就越懂得欣賞,這是個很大的文化課題。」

    點擊圖片放大
    +6
    +5

化妝:Maggie Lee、Cherry Tang

髮型:Zanki@BHC

服裝造型:Kellie Chan、Anton Mak

場地:香港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記者:陳心怡

【集合吧】C AllStar第3度登紅館開演唱會 休團3年默契不變:帶著成熟感覺集合  上一頁

同場加映:林二汶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