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自強】老師無故被裁未能教書至退休 抑鬱兼濕疹靠藝術畫出正能量

休閒消費 17:08 2021/06/03

分享:

老師無故被裁,靠畫畫從低谷翻身。

一把年紀,有沒有幻想過退休那一天的情形?同事送花牌祝賀你榮休?又或者送一眾同事的微型版公仔給你,讓你縱使退休,也沒有忘記他們的面孔?本身是室內設計師、又在學校任教了21年的何秀娟(Teresa),也曾幻想過在自己工作崗位上榮休,但無奈天意弄人,不單只在沒有預警下被解僱,更惹上官非。在經年的打官司過程中,還賠了健康,患上創傷後遺症及抑鬱症。

爸爸今年3月過身,讓我反思了許多。自己已經64歲了,覺得要愛錫自己多一點,好好生活下去。

Teresa的父親今年3月過身,人生無常,令她反思要好好生活,愛錫自己。(圖片:被訪者提供)

今天裁員、失業成為疫情下的常態,但2009年,雖然正值金融海嘯之際,但Teresa也沒有想過自己在52歲,就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我不知是否因為我成為工會的會長,引致任職的機構不滿,他們便以『你無犯錯,只是和我們意見不合,難以合作』的理由解僱我。」

Teresa還記得當天在學校的門口,院長及人事部主任將解僱信遞給她。由於她因為小兒麻痺症,腳無力跌倒,結果當場暈了一段時間。「後來我call警察來驗工傷,因為我手部流血,但就在我暈倒時,他們找了律師,砌詞說我普通襲擊,掟紙掟書,我這才發覺我由原告變成了被告。」結果由1個官司變成4個官司,Teresa花了許多金錢請律師,好像燒銀紙一樣,結果醫生判她患有創傷後遺症及抑鬱症。

Teresa患有小兒麻痺症,腳較幼,而且近年雙腳變得無力,容易跌倒,要使用拐杖。(攝影:黃建輝)

這經年的官司一直延續至2016年都沒有出現Teresa預期的結果,案件最後就擱置了。拖拖拉拉七、八年不是一段短日子,Teresa這樣鍥而不捨,原因在於:

我一直以為我有同事愛戴,成為工會會長,以為好好教書到60歲,就可以像其他同事一樣榮休。但沒料到,無做錯事,結果好像犯了罪咁離開,這一點覺得很難接受。

不要看Teresa外表斯文,她非常著緊公義,並且相信只要堅持,一定會得到公義,但無奈事與願違。

Teresa說她教書時,就好像變了另一個人,很有活力,完全不像有任何毛病。(圖片:被訪者提供)

官司纏身添精神壓力

因為Teresa重視個人形象,這樣不情不願下被辭退,結果導致她有抑鬱及創傷後遺症,再加上經常要出庭,數個官司纏身,更令她曾陷於崩潰。

我試過在街上大叫,因為上庭的壓力實在太大了,於是便躲在樓宇的凹位,爆喊完才走。

她又試過覺得地鐵的乘客很嘈吵,於是真的叫了出來:「你們可唔可以靜啲啊!」嚇到周圍的乘客紛紛退到第二個車廂,剩下她一人獨坐在椅上。

因為承受不了出庭的壓力,Teresa曾入住沙田醫院精神科一個月,覺得好像坐牢般,完全沒有自由,於是她就積極每天畫畫寫書法。「我看過不同的主診醫生,他們都相信藝術治療的功效,有醫生還以我這個案例來觀摩藝術治療的效用。」

如果是精神科醫生,一看便知這是緊張性濕疹引起的症狀。一緊張,Teresa會不自覺地搣手,但究竟是甚麼原因引起緊張,她也說不出。(攝影:黃建輝)

藝術治療成忘憂水泡

藝術可以說帶Teresa進入另一個世界。

藝術治療的效用就是可以讓你專注到忘憂。畫畫不是發洩,而是表達感情。抑鬱又好、開心又好、驚又好,都可以透過畫表達出來。

她也不介意加入香港展能藝術會成為會員。這個會有百多名會員,各有不同的殘障如撞車重傷、視障、聾啞,而Teresa就有精神障礙及小兒麻痺症。「我不介意告訴別人我是殘障,因為這是事實;我也不會特別自卑,也不會抗拒別人標籤我。」

Teresa喜歡畫貓貓狗狗,這是當中的數張作品。(攝影:黃建輝)

香港展能藝術會轄下的藝全人創作有限公司就好像經理人般,幫他們尋找工作機會,像他們的畫作可以成為月餅盒的封面,又或者印在絲巾上。「我試過有餐廳將我的陶瓷放在店內展覽,又或者將畫作用在記事簿月曆上。」

今天,Teresa的病情已穩定下來,她還積極學畫,同時間又學水彩、塑膠彩、國畫,希望學習更多的新技術。「最近身邊有朋友長輩突然中風,又或者腦退化,連女兒都不認得,真是人生無常。雖然去年覺得等機構高層改朝換代,或許仍然有翻案的機會,但現在已經不再想,因為覺得不值得再花精神在這些事上了。」但願她真的能將昔日的種種不快放下。

Teresa也有與其他展能藝術家去不同的長者中心教老人家畫畫,她主要教版畫及塑膠彩。(圖片:被訪者提供)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