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抑鬱】抑鬱纏身40載似盤旋地獄險自毁 港媽操肌走出情緒幽谷當健康教練

健康 13:25 2021/06/09

分享:

Ivy回望年輕時,十歲八歲時已有抑鬱徵狀,不時有自毁念頭;幸好操肌讓她操出正能量,更晉身健身教練行列。

模特兒、健身教練,人稱「凍齡靚媽」的賴維茵(Ivy Lai),總是掛著一臉陽光笑容,但開心背後,她曾經歷一段時間不短的抑鬱症時期。抑鬱情緒令她不時像在泥沼纏足無法逃脫,幸好她抓到一條自救繩子——運動,開始精采人生新一章。

參加完健美比賽後,朋友央求請教,為怕教錯人,Ivy去考了健身教練牌,無心插柳成為工作一部分。(梁偉榮攝)

Ivy回望年輕時,十歲八歲時已有抑鬱徵狀,不時會想如何了結自己生命。「緣由相信與家人有關,原生家庭成員說話一向負面,不明白一句話可為小朋友帶來無比深遠影響。我的媽媽患有抑鬱症,開口埋口都是說:『俾我死咗佢算啦!』」在小小心靈留下難以磨滅的烙印。

當Ivy長大成人,自感情緒特別敏感,直至婚後遇上不順遂,因不想對兒子有影響,表面上強裝正面,實質已跌入深邃旋渦中,難以自救。自殺念頭日復日縈繞,有一日她服食大量安眠藥輕生,幸被救回送進醫院,證實患上抑鬱症,由精神科跟進。

    點擊圖片放大
    +5
    +4

無法自控情緒低落

她見到醫生劈頭第一句:「你為甚麼要救我?我一定會再死過!」醫生卻不慍不火從容回應:「你放心,人一定會再死啊!」醫生的話化解了她的抗拒,接受治療。「可惜治療對我不大奏效,輕生想法仍纏繞着,每一日都很不開心,一關上門就『爆喊』,把脾氣發洩在家人身上。」藥物副作用令她精神混沌、渴睡、無時無刻感肚餓等,令向來身形纖瘦的她,體重一下子飆升至130磅。

抑鬱症發作一段時間,她形容像踏入另一時空,無論去哪裏做甚麼和誰一起,情緒都處於低谷,突然淚如雨下是常事,就算忍住不哭,都像有萬千鬱結在心頭,似在地獄盤旋。她兩次到外地旅行,完全感受不到旅程的快樂,事後看回相片,也把旅途情景忘得一乾二淨。「患病中最難熬是常哭泣、發呆、常感睡意,也會責難身邊的人把我弄至如斯地步,最衰是這個那個,對其他人好多怨懟。很多人這期間都怕了我而不自知,破壞了很多家人與朋友的關係。」發病時她會去飲酒和瘋狂購物,卻無法自控。

「幾年後,朋友說我在大家玩得高興笑得開懷時,會突然爆喊,我卻忘記了。」人家安慰她不要不開心,她只覺得對方不了解抑鬱症,口說克服容易,她心裏在不斷反駁,只是不說出口。

    點擊圖片放大
    +5
    +4

醫生醍醐灌頂一席話

有一日覆診,醫生語重心長對Ivy說,要找方法幫自己,不能光靠藥物,見她身形胖了,建議她多做運動。「醫生邊說邊比量桌前厚疊疊的病人檔案,事實上他說得沒錯,在我候診期間,有精神病問題的患者輪候者眾,感覺上比我嚴重及有需要的也不少,使我不期然有一種內疚感,想辦法幫自己,開始了尋求自救之路。」

Ivy找東西學,學英語有一堂是打boxing學英文,其中一個助教更是曹星如。「打完感覺很好,上完堂更會跟拳館師兄弟進行街跑。過了不久覺得有用,抑鬱情緒無湧現出來,惟經常『拗柴』(足踝扭傷),而且不知何故在這幾年間,身體各處如子宮、胸部、手部等也長過腫瘤,雖每次化驗後都屬良性,但因此進出手術室已有7次,很感折磨,運動也得停止。」

一年參加3次健美比賽

有次她看物理治療師,對方囑她要鍛練肌肉,「拗柴」自能減少,她特地找了一個女健身教練進行肌肉訓練,練習一段時間後,教練見她已上手,建議她參加健美比賽。

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Ivy膽粗粗報名。比賽前她一星期操練兩、三天,在家中仍不鬆懈繼續舉啞鈴。比賽除要操肌、操綫條外,控制飲食是必須的,她日常吃烚雞肉、烚蛋、烚菜,在比賽前夕數天,水份攝取也有限制。「我們有一個脫水過程,前幾天第一日飲4公斤水、第二天3公斤……然後逐步遞減,以防身體水腫,務求把身體綫條在比賽時展現。」當然這是參賽時的飲水方法,日常回復日飲八杯水。

「第一次參賽很不滿意表現,雖取得第三名,但其實僅得3人參賽。」Ivy笑着說。她再接再厲參加個多月後舉行的另一場比賽,有參賽經驗下,在十多名參加者中取第五名,已覺滿意。第三次比賽在同年半年後,在70人的賽事中奪亞軍。

    點擊圖片放大
    +7
    +6

母親離世的打擊

參加第三次健美比賽時,此時Ivy媽媽證實患上癌症,情況嚴重,常要出入醫院探訪,她直言是艱苦作賽。同年12月母親離世,對Ivy帶來莫大衝擊。「她常說要死,但在她彌留時,我感覺到她是不想走的。替她辦理後事時,我有很多錯漏,心情難免不開心,同時也擔心抑鬱症會重臨,有一、兩次出現輕生的衝動念頭。」不想再被抑鬱症侵襲,她馬上穿起運動衣、波鞋外出跑步。

「引證到運動確是幫到我來抗抑鬱情緒,情緒病來由多是人際關係,如何與人好好交往,是需要學習的課題。」最近她著了新書,既可讓她抒發情感,也希望鼓勵同道人幫自己,有需要更要盡早找專業人士尋求協助。

Ivy現時的抑鬱症已痊癒,但人依然有情緒敏感。「相信是先天的,患病多年,我知道有哪些事、哪些人會是我的『情緒致敏源』引起情緒波動,我便盡量避開避見。若避無可避,平日我會做運動、聽一首喜歡的歌、放鬆自己,藉以調節情緒。」

運動,這根當初只為保命而找緊的繩子,在她脫離抑鬱夢魘後仍不斷發揮作用。現在她是健身教練、體育協會親善大使、拿過健美比賽獎項……這些都是運動帶給她的。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