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的戀愛花期】愛情殘酷物語 有村架純菅田將暉90後東京愛的故事

娛樂 18:11 2021/06/09

分享:

《她和他的戀愛花期》

相愛容易但相處難,就算有共同興趣、彼此性格沒大問題,可是卻生活磨蝕。有村架純與菅田將暉主演的電影《她和他的戀愛花期》,講述21歲的山音麥(有村架純飾)和八谷絹(菅田將暉飾)於東京的明大前站因錯過尾班車而邂逅,兩人意氣相投隨即互生情愫,大學畢業後開始同棲生活。

兩人在變遷的日常中以維持現狀為目標努力工作,可惜事與願違,工作已把兩人昔日浪漫愛火磨蝕,縱然彼此仍關心對方,可是愛情已轉為感情,沒有激情的愛侶要維持繼續一起生活,結婚將身份改變是否就是唯一的選擇?

《她和他的戀愛花期》沒有煽情情節,以音麥和八谷絹寫下一90後東京愛的故事,寫實而動人。此片導演是電影《奇蹟補習社》、《藉着雨點說愛你》土井裕泰。編劇是曾寫著名日劇《東京愛的故事》、《四重奏》、《問題餐廳》,以及正熱播的《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劇作家坂元裕二。

【我的印度男友】文化差異產生彼此誤解 旨呈+新德莉莉盼以溝通消除歧見【有片】

問:首先,這次企劃的契機是甚麼? 

答:自覺不是寫電影劇本的料,因此沒想過要寫,甚至認為這一生都不會再寫了。

但我跟這部作品的監製Little More的孫家邦有20年交情,他從以前就已一直鼓勵我寫電影劇本。

平常我拒絕了一次對方就不會再連絡,但一直鍥而不捨的有3位,其中2位是朝日電視台《Switch》的監製中川慎子及剛提到的孫家邦。

比起自己適合寫甚麼,我更重視是跟誰一起工作,因此我嘗試再次挑戰電影劇本。

問:有指這是為菅田將暉及有村架純度身訂造的劇本,請問演員是否在編寫劇本前已經決定了? 

答:有一次出席某活動時,因為氣氛很崩緊我就偷溜出去了,正好跟菅田碰個正着。我一直很喜歡菅田的演技,雖然之前在《問題餐廳》有合作過,但當時有點消化不良的感覺,因此一直期待能再次合作。

我將這想法告訴菅田後,他跟我說想演愛情電影,剛好那時正開始籌備本作,我就跟製作團隊提出了想以菅田主演為前提創作劇本。

問:雖然你近年也有創作類似《追憶潸然》,以年輕世代為中心的愛情故事,但《最高的離婚》和《四重奏》等以30代角色為中心的作品形象還是更深入民心。這一次的劇本你將主要角色都設定為20代是有甚麼理由嗎?

答:現今電視連續劇的觀眾及演員的年齡層整體上有上升趨勢,這次難得是電影,我想寫一部以年輕演員為中心,面向年輕觀眾的作品。

其實一直都在寫面向10代和20代的連續劇作品,這一點自出道以來就沒變。寫《Mother》及《Woman》時也是,《四重奏》更是明確地以17歲的觀眾為對象而寫的。我認為題材及對象觀眾的年齡沒有太大關係,想傳達何種情感才是最重要。

問:為甚麼會一直堅持不多寫電影呢?

答:參與過的電影劇本創作從沒令人高興的經歷,又曾在迫不得意的情況下要中途退出,總之我的資質很明顯一面倒傾向寫連續劇。 

問:你感到自己更適合寫連續劇,跟作品整體的時間長短有關嗎?
答:跟作品的長短有關係,電影的話2小時後不就要得出結論嗎?我不喜歡這樣。我寫連續劇時會集中於一話,不會考慮下一話的事,更別說最後一話了,但創作只有2小時的電影時就不能這樣了。

我喜歡寫連續劇在於能在每一話都能不斷提出問題,緊接問題的不是答案,而是更多問題,相反電影很容易變成消化答案的過程,寫劇本時像是要一早想好結論似的。

問:即是說寫連續劇時多是處於摸索的狀態?

答:可以邊摸索邊寫作是連續劇劇本創作的好處,實際上我就是在這種狀態下創作的。最初只創作登場角色的履歷,由第一話的第一行開始腦袋就已是空白狀態。

問:那麼這一次是否採取了跟以往不同的方法創作?

答:最初寫了一個完全不同方向的故事,但不怎麼順利,結果浪費了幾個月的時間。到最後真的甚麼也寫不出來,為了轉換心情,我用20頁紙寫了2位主角5年份的日記。以此為基礎寫的劇本用約一個星期就完成了。

心態上,我認為只要創作出有魅力的角色,讓時間推進的話,就算沒有故事大綱也能生出有趣的劇本。

問:電影描寫了2位主角的5年間,這有甚麼理由嗎? 

答:總而言之就是讓時間推進,不讓它停滯下來。另外,人們不是經常用「長い春」(長春)一詞形容交往了很久的情侶嗎?有的情侶最後分手收場,有的最終選擇結婚,我一直很想寫這個題材。

一般的愛情故事會加插挫折或障礙去令劇情變得有趣,但這樣就表達不到戀愛本身的趣味,其實不用有什麼特別事情發生,戀愛本身已經十分有趣。我就是想寫這樣的故事。

2位主角都是普通不過的年輕人,在作品中我感到了他們在現今日本社會想要普通地過生活所面對的難處。

要寫角色經歷21歲到26歲的時期,免不了會寫到他們踏入社會的過程,其中亦會反映到當時的社會問題,但我原意並非要表達那種難處。因為時代不同,雖然趨勢劇(偶像劇)套在現今社會太離地而不能再寫,但我認為不論身處什麼時代,本人自覺與否,20代都是一個人最美麗的時期,包括那些為社會作出妥協的人。

雖然我平時較喜歡寫「局外人」的角色,但這次我想寫那些選擇了作出妥協的人們。不管他們最終究竟會得到幸福還是變得不幸,會成為勝者還是敗者,我希望能讓觀眾感受到努力跟上社會的人們美麗的一面。

問:在你的作品當中,這部算是相對偏向現實主義的作品,你有特定的取材或觀察對象嗎? 

答:我在寫劇本時多是鎖定1或2個對象,像跟蹤狂一樣進行觀察。太多對象的話,背後的想法會變得明顯,文字的純度亦會受影響。
我在日常生活中發現有趣的對象的話,會一直觀察他/她。今次我有把那個人的興趣放到作品裡。

問:那個人是你的熟人嗎? 

答:這次是不太認識的人的Instagram,另一位是靠口耳相傳的朋友的朋友。就這2位。

問:不用直接跟對象聯絡就能做到資料搜集? 

答:完全不會連絡,我想本人看了電影也不會發現那是自己。很久以前我就有寫只針對一個人的市場研究,在寫《好好活下去》時我改變了文風,其實那是從一位進行網上直播的人的說話用詞中偷來的。那時覺得他的說話方式很有趣,就這樣過了10年,這基本已成了我的措詞的基礎。

問:可是有說法是比起現實生活,人們在社交媒體更傾向展視自身及其生活。

答:這些全部都能看出來,越是修飾自己的人,越容易在他/她的行文中發現這個想法。比起撰千字文表述意見的人,夜深時分靜靜傳上Instagram的story投稿更能窺見人們藏在心底的想法,也更有趣。

問:在作品裡加插特定的固有名詞是你一向的作風。這部作品的固有名詞數量尤甚。這些詞彙都是從那裡得到靈感的呢?

答: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話題大多圍繞固有名詞,很少會說抽象的話題或作出連續劇式的議論,可是我不喜歡將自己的喜好放入劇本,當然討厭的東西也不想放進去。
我先將在這5年間觀察得來的固有名詞列出來製成年表,才開始寫作這次的劇本。

問:在你的作品中家庭餐廳是經常出現的重要場景,這次的故事也可說是在家庭餐廳開始,亦在家庭餐廳終結。

答:真的很喜歡家庭餐廳,特別是卡位,有美國的感覺,若我的作品沒有出現家庭餐廳的場景,那多是我因為某些原因做出妥協了。
當人在街上行走,或是在公園交談時,都會被身處的地方限制了話題,站着閑談、在Starbucks交談的內容大家都有一定的共識,對我來說大家都好像在說相同的事情。

這樣想的話,人們在家庭餐廳說的話題就是我想說的東西,由傳銷營商到談論分手,會在家庭餐廳說的話題可是很豐富的。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