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頌雄做半日外賣仔賺不足最低工資 稱從來無用過外賣APP

政治 22:38 2021/06/14

分享:

陸頌雄試做「外賣仔」體驗行業辛酸。(陸頌雄facebook圖片)

市民近年都愛用食物外送平台叫外賣,疫情期間不少就業不足人士更紛紛入行賺外快。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就稱,日前試做了半日「外賣仔」,直言工作時薪「比最低工資更低」。

勞工界議員陸頌雄日前就親身試工,擔任FoodPanda的外賣「步兵」,用行路方式在其成長的地區屯門,接下送外賣工作,最後3小時送了三張單,只賺了約120多元。他指,開工到完成首宗交易送壽司外賣,用了約1小時,但只賺了34.12元,「簡直比最低工資更低」,其後更被外送平台指他有數宗外賣無接單,為作懲罰需要暫停其接單15分鐘。

工作期間天氣明顯暑熱,陸頌雄需要多次搭輕鐵來回各點,而即使步行範圍不算遠,但路程都需要10多分鐘。他回顧自己工作時指,只是當步兵,已多次在街上「差錯腳」差點跌倒,相信如果以單車或電單車外送風險更高。他又笑言,做外賣的工作真的不容易,要向其他外賣從業員致敬。

天時暑熱,陸頌雄呼籲大家多喝水。(影片截圖)

陸頌雄向鏡頭透露,自己從來無光顧食物外送平台,因認為食物被加錢「唔抵」,而且他曾接過從業者投訴工作期間受傷不獲賠,所以心中不自覺抵制。
    
陸頌雄提到,有關平台外送員沒有工傷、或勞工法例保障,認為政府應就有關工種福利及保障作出研究,同時就數碼平台營運立法建立發牌制度,讓從業員得享受應有的最低工資、工傷補償等保障,「(外送員)意外死亡只有十萬,完全傷殘暫時得五百元……平時工商假都有五分四人工,最低工資又完全沒保障,所以他們完全是走法律罅,是一種假自僱形態。」
 

撰文 : 傅流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