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學到老】中學輟學49歲重返校園成碩士 地盤工人:年齡並非學習障礙

尖子教室 13:07 2021/06/24

分享:

今年72歲的何奇燄,從地盤工人晉身藝術系碩士,他自言地盤工作對自己的藝術創作有幫助:「我做測量要畫平面圖,要在平面圖中表達立體,這些技巧可用在畫作上,有利我的創作。」(湯炳強攝)

「一位退休地盤工人為了追夢,遠赴澳洲大學進修成為藝術系碩士。」以上並非電視劇或電影的橋段,是百分百的真人真事。

今年72歲的何奇燄(Clint)在地盤工作三十多年,49歲離婚後頓失人生方向,於是把公餘時間全部放在學習上,先報讀香港公開大學,後來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藝術文憑及學士課程,取得獎學金到澳洲讀藝術碩士,前年回港便報讀香港中文大學的哲學系碩士,二十多年不停追求新知識,他說:「學習帶給我快樂,所以年齡根本不是問題。」

今年72歲的何奇燄自言從入讀公開大學起,便開始愛上學習,因帶給他很大的滿足感。(湯炳強攝)

採訪當天,何奇燄身穿黑色T-shirt,再配搭一條牛仔褲,腳踏一雙運動鞋,手拿一部Apple MacBook,一身年輕人的裝束,眉宇間還流露着藝術家的氣質。這份氣質就像與生俱來的,Clint就親自解話:「小學時,我的美術科經常不合格。」但長大後,卻由地盤工人變身成一位藝術系碩士,原因就得由兒時開始講起。

Clint有6兄弟姊妹,是家中的老大,1歲從內地移居香港。「爸爸是抗日軍人,媽媽是位老師,在內地生活也算不錯,落到香港後我們住石硤尾木屋區,生活很艱苦。」

1953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Clint的家園被燒毁,家當盡失,一家人便在深水埗街頭搭帳篷暫住,1年後獲政府安排入住石硤尾徙置區,從此便不用再過日曬雨淋的日子。

雖然地盤工作很辛苦,經常日灑雨淋,又要爬高爬低,但 Clint 說因經常要體力勞動,可鍛練身體,傷風感冒也明顯較少。(被訪者提供)

考試經常包尾

由於家境貧窮,Clint在6歲前並沒有接受教育。後來爸爸在地盤找到工作,生活漸趨穩定,便讓Clint到學校讀書。由於年紀原因,他由小學四年級讀起,中學就入讀寄宿學校,Clint笑言自己可能是天資一般,考試通常考包尾。

他說:「我經常在學校的碌架床上溫習,兩張床中間有一條小罅隙,同學便在這裏打羽毛球,有次我大聲讀書,讀了很多次,其中一個打羽毛球的同學說:『你讀完未,你讀到我都識背啦!』他更即時把書本背出,更一字不漏,但我仍然未背識。」

自知不是讀書材料,Clint於是中學未畢業已出來工作。他曾做過很多行業,包括修理電視及電燈、跟車送貨等。後來香港工廠逐漸北移,Clint就到內地電子廠工作,卻發現不太適合自己。「我在內地水土不服,經常周身痕癢。而且我也不習慣當地人的工作文化,當年無綫播放電視劇《狂潮》,當日播放的一集劇情很緊張,整間廠竟沒有人返工,個個留在家睇電視,我覺得好無奈,做了幾個月便返香港。」

當時年輕力壯的Clint便到地盤工作,更由雜工開始做起。「在地盤甚麼工作也要做,有時我要清理從樓上跌下來的石屎,炎夏也要穿着雨褸保護自己,免得被石屎弄傷,當時真的很熱,差一點便中暑。」

雖然地盤工作辛苦,但由於經常勞動,Clint的健康變得不錯,很少生病。後來他在地盤做過釘板、紮鐵等,期後主要做測量工作,更一做便30年。

近50歲入讀公開大學

Clint一直計劃在地盤工作至退休,但在49歲時,太太向他提出離婚。「我心情跌入谷底,晚晚同地盤的工友去飲酒,飲到老友都頂不住,跟我說:『如再繼續飲下去,我都要跟太太離婚了!』」Clint明白不可再消沉下去,便決定重整自己生活。

「我想找一些事情來消磨時間,當時我想過讀測量,但我年紀大,讀完出來做不到幾年工作便要退休,並不划算。這時我想起有中學同學畢業後到台灣讀大學,天天可以到圖書館看書,我很羨慕他,於是決定報讀公開進修大學。」Clint選修中國人文科學學士課程,由於是半工讀缺乏時間,故起初每年只讀一科,並預計要讀12年,但後來他用了10年時間完成課程,更取得一級榮譽畢業。

原本讀書只是為消磨時間,但他發現對學習愈來愈感興趣,更希望涉獵不同範疇。「某天我睇報紙,見到香港藝術學院有藝術文學士的課程,學校當時舉辦了4個課程講座,我全部都有出席,就連學校的課程Coordinator都認得我,話我很有誠意。」但當時對藝術只得零知識的Clint,決定先報讀藝術高級文憑課程,希望打好根基。

    點擊圖片放大
    +8
    +7

面對精英同學感壓力

正式入讀後,Clint卻感到十分吃力。「我是班上年紀最大的學生,其他同學都很年輕,最細只有18歲。而且他們的背景也很厲害,有攞過香港學界美術獎冠軍、教畫老師,甚至曾在北京美術學院讀過等,搞到我有很大的壓力。」

後來Clint交第一份的繪畫功課,老師見到作品更嘩了一聲叫出來。「我估因為畫功好幼稚,老師都嚇了一跳。」

Clint卻沒有放棄,更很積極的將勤補拙。「每晚放工後便到中央圖書館借閱素描書,一筆一筆的跟著畫,畫足幾小時,直至圖書館關門才離開。」他更很感激同學的無私幫助,主動提出為他補習。經過一番努力,Clint慢慢追上課程,第二個學期已可完全融入學校生活。

學位課程獲得獎學金

當時仍然半工讀的Clint,地盤工友都奇怪他一把年紀還回到學校讀書。「他們問我讀大學及學藝術,讀完可以做甚麼呢?我說:『沒甚麼的,讀完就讀完囉!因為讀書是我最大的娛樂。』」

修畢文憑課程後,Clint繼續進修藝術學士課程,更獲得獎學金。「當時頒獎台上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走上台時心情沒甚麼特別,但當一眾同學拍掌及喝采,我感覺大家對我成績的認同,十分開心。」

能取得優異成績,其實Clint下了很大苦功。「雖然我年紀大,但我覺得沒有理由做不到,同學可能用1小時便學識,我可以用10小時,雖然時間較長,但始終都會學得到。」

Clint 說近年喜歡畫較大型的畫作,覺得發揮更大。(被訪者提供)

到澳洲讀碩士開闊眼界

好學不倦的Clint更決定向碩士課程進發,不過這時卻走進人生交叉點。「地盤工作愈來愈忙,工作及學業已不能同時兼顧,只能選一樣,我最後選了讀書。」他在69歲正式退休,還選擇出國完成學業。

我已經沒有工作,所以不一定留在香港,我想到外國開闊眼界,於是我便到澳洲讀藝術碩士。

Clint在澳洲先讀一個短期的英文課程,再讀兩年碩士。「同學來自不同國家,每次上堂像聯合國開會,十分有趣。」2019年碩士畢業並回港,他又報讀了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至今已完成了一年課程。「其實哲學是一個思考方法,學習用多個角度去看不同的事情,對我畫畫有很大的幫助。」

Clint堅持終身學習,更視為人生的目標。「年輕時我的目標很明確,是在50歲退休,一家人移民去新西蘭,日日對住山山水水飲啤酒、聽音樂,平淡的度過下半生,但後來因離婚目標不能實現。到了60歲,當我接觸藝術後,人生好像出現了煙花,生活很璀璨,眼界開闊了,學識很多新事物,整個人生也不同。如果要我現在到新西蘭退休,已沒有這可能了,因為讀書帶給我很大的快樂,年紀大更不是學習的障礙,有心便不怕遲,因學習會帶給你不一樣的人生。」

同場加映【尖子透視】男拔競爭激烈壓力大曾「唔識笑」 男生惡補英文申請獎學金讀醫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