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我吧】太極永記離世戰友唐奕聰 鄧健明長駐《Chill Club》見證改朝換代 

娛樂 13:00 2021/06/24

分享:

太極樂隊已走過36個年頭。

由80年代已成軍的太極樂隊,合作逾35年,成員從少年到成家立室,不止見證樂壇變遷,彼此也經歷了不同的人生起跌。今年成員之一鍵琴手唐奕聰因病猝逝,對太極眾人打擊不少。8月重聚開紅館演唱會,不止紀念友情歲月,也多添了離愁別緒。

太極樂隊原有七位成員,80 年代,雷有輝(Patrick)和哥哥Albert雷有曜、以及結他手Joey Tang組成 Trinity,而另一樂隊太極當時成員則有唐奕聰(Gary)、劉賢德(Ernest)、盛旦華(蛇仔)和朱翰博(Ricky)。因兩隊樂隊互相認識,最後合併成現在的太極樂隊陣容。

太極樂隊今次只能五人上台。(經濟日報圖片)

【樂壇回憶】太極樂隊雷有輝靠做和音養家 見証張國榮成巨星仍有情有義

關係似家人團結

有段時間,Gary Tony的經理人便是其姐夫,而御用詞人因葵則是Patrick的中學同學,故太極樂隊多年來相處,很有家庭式的合作關係。

成員之一劉賢德形容:「我們關係似家人,外間好羡慕我們多年的友誼,close到像親兄弟,因為大家由細識到大,30多年來經歷很多,去過無數次的出埠登台,一齊住一齊生活,比一般好朋友關係更密切。」

訪間期間,五個大男人嘻笑互窒,雖已資深樂手兼為人父,但相處時仍像一班中學生般,時間仿佛停頓在最無憂的時光。

    點擊圖片放大
    +6
    +5

永留位置予唐奕聰

人生路上有高有低,太極成員也看盡生離死別。今年3月成員Gary在家中猝逝,令各人大受打擊,心情至今未能平伏。

Joey Tang感性道:「無論是團隊的創作,以及我們的心理都很受影響,以前我們一同出埠演出,Gary很貪吃,我常叫他顧及健康要少吃點,現在很後悔,早知陪他多食幾餐,現在卻再沒機會。」

成員蛇哥就記得,跟Gary最後一次合作登台,就是19年12月上鑽石公主號,之後該郵輪就爆出集體染疫事件,至今年好友Gary卻離世,深感人生往往福禍難料。

8月的演唱會,Gary Tong的鍵琴手位會邀樂手黃丹儀代替,惟戰友的精神卻永存。Joey Tang稱:「Gary在創作上的強項,是很擅長寫旋律,以往很多曲都由他去整合,現在他離開,我們都要努力去適應,揣摩另一種表演形式。」

    點擊圖片放大
    +4
    +3

人生無常,生死固然無從掌握,這一年全世界都受疫情改變了生活,太極成員的工作量也一度清零,縱未致手停口停,也要調整步伐。兼營Hi Fi店的劉賢德坦言:「影音不是生意必需品,生意一定受影響,演出和錄音工作又停下來,但也有好處,因時間多了,可以專心再鑽研結他,把功夫再練好。」

而經營音樂學校的Ricky,去年生意最差時急跌四成,惟有改網上授課留住學生,勉強捱過困境,他慨歎:「幸而我們也曾經歷沙士,人生一定要受考驗,就看能否積極自強面對低潮。」

Joey Tang喜見新一代歌手實力

在台前幕後最為活躍的Joey Tang,坦言這兩年幸而可在《Chill Club》做樂隊領班,讓他跟樂手都有工開。講到合作緣由,他憶述:「19年ViuTV編導找我,想我參予一個現場音樂節目,我提議可以似外國音樂節目形式,他們亦很接受意見,大家一起實現不一樣的live show。」

8月紅館演唱會。

近三年來,Joey跟不少年青歌手合作,見證新世代偶像誕生。「這一代歌手全部好叻,像林家謙、Serrini,以前林子祥一輩也會寫歌,但也會改編歌曲,現在他們卻全部自供自給;MIRROR也不用說,又靚仔又跳得,而且他們演出時也喜歡跟樂手交流,大家很有火花。」

太極樂隊主音遇上張松枝互相勉勵 雷有輝擔心限聚令影響開騷

春去秋來,世代交接,太極成員有幸見證沿路風光。若選演唱會最感性一刻,想必是大合唱《一生不要說別離》。主音雷有輝憶歌曲由來:「當日是因為哥哥Albert要離隊移民,故我們寫了此歌作為告別,像中學生的紀念冊般;而Gary過身後,再唱這歌卻又多添了傷感,更有意義。」

約定再見,總會再見,但有些人和事,消失了就永不能再會,太極成員在台上也會好好緊記跟觀眾相聚那一刻。

同場加映:梁祖堯MIRROR訪問

記者:區家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