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殺姨舅】女保鑣涉槍殺姨舅案續審 二舅供稱無人曾對被告說「你阿媽唔死都死咗,你阻住全世界都無用」

社會 13:40 2021/07/02

分享:

被告詹心桀(47歲),被控兩項謀殺及兩項有意圖而射擊罪。(資料圖片)

47歲女保鑣疑因不滿姨舅遲遲未處理外婆遺下之物業,於鰂魚涌公園槍殺兩名姨舅,另外兩名姨舅受傷。女保鑣否認謀殺等共4罪,案件今(2日)於高等法院續審。受槍傷的二舅父續作供,控方問及案發當日有沒有人曾對被告說「我點知你阿媽幾時死」、「你阿媽唔死都死咗,你阻住全世界都無用」,二舅供稱沒有。

被告詹心桀(47歲),被控兩項謀殺及兩項有意圖而射擊罪,被告承認於精神受影響下誤殺兩名死者,不獲控方接納。

控罪指她於2018年6月26日及27日,在香港謀殺二姨詹少芬(80歲)及四舅父詹鎮基(62歲),並於6月26日在太古城道鰂魚涌公園,意圖使二舅父詹前駒(74歲)及三姨詹小慧(65歲)的身體受嚴重傷害而向他們射擊。

受槍傷的二舅父詹前駒今續作供稱,案發當日一行6人包括他本人、4名死傷者及被告胞兄魏敬東相約在酒樓會面,各人於早上10時到達,被告則於11時半才抵達。二舅父指被告到達前曾與胞兄不斷以電話聯絡,問及誰已到場等。

二舅父指,期間曾於酒樓外等候被告,當被告到達時便說「哦,要走喇,可唔可以再傾下」,被告遂建議到附近公園。

二舅父指於下午1時半一行人步行到達公園後閒談,期間被告向四舅鎮基談及武術和攻擊時如何防守,鎮基曾說笑問若出手如何應對,二舅表示已忘記被告如何做法,但強調他們並非真正研究武術。二舅形容當時氣氛並非爭論或「講數」,只是閒談而已。

二舅指於公園逗留約1個半小時,當時胞姐及胞妹表示要離開,被告不斷說「等一等,等一等先」,其他人便問及「你究竟有咩要講,你返去諗下先」。

二舅指各人在公園時說笑和談及運動話題,之後各自坐在公園的涼亭內,二舅指自己當時沒有與人交談。

二舅指其後聽到槍聲,他憶述抬頭時看見被告站在涼亭外,伸直手持手槍,表情冷酷及瞄準開槍,但看不到向誰瞄準,二舅哽咽指仍然記得當時的槍聲,因為「我成世第一次聽到呢個槍聲」。二舅於庭上一度停頓拭淚,他表示3年來未能忘記。

二舅續指已忘了共有多少下槍聲,但指被告開槍後向他行近及望向他,二舅指當時自己已中槍,手臂血流如注,他表示當時感到不是非常痛楚,但感到呼吸困難。二舅稱當時被告默不作聲,當她行近時,二舅便本能地避開她。

二舅供稱當時對被告說「你點解可以咁對我哋㗎」,他於庭上指數十年一直對其家庭資助,當被告的母親去世時,二舅指對所有家人均對被告十分關心遷就,「見咁開槍,好震驚,更加好傷心」。二舅指被告當時沒有回應,並向太古城中心方向步行離開。

二舅指當被告離開後,他用手掩住傷口,看見四弟鎮基及二姐少芬躺在地上,鎮基頭部血流如注,胞妹少芬則叫「阿哥,你醒呀」。二舅哽咽指當時兩度抹二姐的頭,並看見血不斷流出來,之後二舅表示身體已不勝負荷,遂坐下休息,不久保安人員及救護員相繼到場。

二舅指現時已康復,偶爾手臂會麻痺,深呼吸時胸口會隱隱作痛,情緒上則沒有因此受影響,二舅指事發後許多人均安慰他十分幸運。

控方問及於案發當日早上11時半至下午約3時槍殺案發生期間,曾否有人對被告說「我點知你阿媽幾時死」,而詹少芬曾否對被告說「你阿媽唔死都死咗,你阻住全世界都無用」。二舅表示沒有,他指二姐少芬性格仁慈及關心被告,他指大姐去世後,二姐曾提及「唉,佢(被告)阿哥有好職業,又有女友,佢阿妹好可憐」。

二舅亦指於大姐去世後,二姐更吩咐他們要說話安慰大姐,指大姐或會聽到的,二舅供稱曾向被告表示「有筆錢俾佢,生活唔使憂」。聆訊下午續。

TOPick「親子最營食譜大賽」, 立即參加贏LC鑄鐵煲及香港迪士尼樂園門票等大獎,立即參加:https://bit.ly/34A3AsA

HKET TV健康台由專家拆解食物安全及都市疾病,即看:https://bit.ly/3cNFwr7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林育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