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簡】遺體防腐師棄中大高薪厚職 伍桂麟創殯儀社企助基層善終

健康 13:46 2021/07/05

分享:

生有時,死也有時。遺體防腐師伍桂麟(Pasu)自入行做殯儀館學徒,經歷11年在中大醫學院擔任解剖室經理,到今日成立殯儀社企「一切從簡」,每天生活仍然離不開死亡。

雖然是殯儀社企,但我不想第一感覺是很恐怖。

Pasu笑言,自己雖然不再年輕,但也想打造一間藝文青感的另類殯儀社企。

「一切從簡」給人第一感覺跟深水埗流行的文青小店類近。打開店門,正中央是一桌生死教育相關書籍、繪本,長廳的一面牆身以高身層架裝飾,架上擺著大小不一的骨灰盅、由遺物轉化而成的物品,諸如咕𠱸、布袋、毛公仔……窗邊擺放一對膽機連大喇叭,播放著悠揚的古典音樂,文藝感十足。Pasu中五畢業後修讀藝術,起初以教畫維生,由於家人希望他收入能穩定,在親戚介紹下,便投身殯儀館兼職做遺體防腐,可說是「誤打誤撞」入行。及後在中大醫學院工作11年,他主力推動生死教育和「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19年榮獲十大傑青,去年更成為香港紅十字會人道年獎得主。

    點擊圖片放大
    +7
    +6

工作漸上軌道,榮譽名銜陸續而來,他卻選擇毅然跳出舒適圈,一手一腳創立社立,希望為弱勢基層人士盡一點心意,想做多些公眾生死教育。他坦言下決定前曾有猶豫,畢竟也要考慮現實:

做決定前有猶豫,事實上人工、各方面差了很多。所有事「由零開始」是很高風險,但對我而言,過往做生死教育、遺體捐贈計劃,都是很移風易俗的項目。我有信心可在新領域上開發到新事物,尤其幫助到一些弱勢社群。

這一顆助人之心,原來早已紮根在年幼的Pasu心中。早在入行前,他已開始做義工探訪獨居長者,至今有20多年。

省卻形式化 正視往生者遺願

打開電視或上網看新聞,不時會見到一些長期病患的照顧者,因不堪壓力而輕生,甚或有獨居長者離世多時,直至遺體發臭、腐爛才被發現的社會悲劇。Pasu發現這些慘像背後,往往隱藏著連串社會問題:

一個人自殺不一定是想不開。長者自殺多數關乎貧窮、物質支援不足,人與人之間聯繫不夠。

近年疫情之下,社會彌漫著一片愁雲慘霧。Pasu見到更多基層獨居及雙老長者被迫困在家中,生前身後都難以規劃。往生者遺願難了,家屬的哀傷情緒亦無法疏導。所以去年Pasu就聯同社福界的朋友申請社創基金,在今年4月底開設了「一切從簡」。

6月完成中大合約,Pasu正式全身投入「一切從簡」的工作。(黃建輝攝)

現時綜援人士能從社署領取的殯儀津貼是$15,970,Pasu表示倘若簡化儀式、出席親友也不多,資助金額足以應付「院出」(醫院直接出殯)程序:

簡簡單單不是要簡陋,都要漂亮。

一切從簡的理念就是省卻形式化,正視往生者遺願,了解在生者需要:

要幫一些人有尊嚴地離世,甚至家人可以舒舒服服過度哀傷,許多時我們會誤解,應該要付出多些,就能獲取回報。但這個「回報」究竟是人的尊嚴,或是良心好過一點?

如何真正讓往生者「一路好走」?Pasu認為及早了解晚期病人的意願,免去臨終前可能要經歷的入侵性搶救治療,可讓逝者走得更安祥。至於省卻部分喪禮上的繁文縟節,就更能令家人有心力,慢慢過度悲傷向前行。

    點擊圖片放大
    +10
    +9

「一切從簡」選址樓上小店,對面就是可辦理死亡證的長沙灣政府合署,包括Pasu在內目前有3名職員,另有兩名義工。受人手及經驗所限,Pasu在6月頭完成中大合約後亦全身投入社企工作,一如當初在大學負責推廣遺體捐贈計劃,也是充當拓荒者角色,事事親力親為。

近年香港掀起移民潮,與太太育有一名5歲囡囡的Pasu去年也曾考慮過移民,但始終心底並非真正想走,而巧合社企計劃書又獲通過,令他決定繼續留港,為香港人做一些事。

大量壯年人帶著小朋友一家大小走,未必帶得走老人家。老人家亦未必想走,許多老人家連離開自己住的邨都不多,更不要說離開香港。所以對許多移民的人來說,其中一個最大掙扎,就是會留下老人家。

Pasu意識到未來這種情況會愈來愈多,而在現時疫情下,子女未必能趕回來見最後一面,又如何好好為父母辦理身後事?

我想我做這個服務,就可以幫助到這些已移民的香港人。

「香港人道年獎2021」現正接受提名,截止提名日期至2021年7月9日,詳情【見此】

(黃建輝攝)

如你有保健美顏減肥心得、抗病經歷想分享,或對都市病症存疑,立即向TOPick【投稿】,被刊登後更有機會獲得精選禮品!

TOPick登陸MeWe啦:https://mewe.com/p/topick

TOPfit 推出食物資料庫,搜羅本地多間餐廳及逾千款食物營養標籤,令您食得有營又健康 立即查看:bit.ly/2UJP4dx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bit.ly/3bebLM2

記者:陳昊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