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活】年少輕狂一朝醒悟自學成社工 退休百足咁多爪展潛能:勿限制自己

休閒消費 16:36 2021/07/05

分享:

Jenny直言自己沒有太多人生計畫,一切隨遇而安。(黃建輝攝)

筆者透過設計光譜舉辦的【後 ‧ 生】展覽,認識到外形打扮年輕新潮的胡素卿(Jenny)。她性格爽朗,想不到她退休前的工作是社工。30歲才半途出家,當了20多年社工後,退下來發現了另一片天。

退休才5年已參與了無數活動,首次正式擔任義務工作、參與劇場做演員,考獲瑜伽導師牌及催眠治療師資格,甚至玩渡海泳、學鋼琴,退休生活未必一定是無所事事,苦悶度日辰,只要保持一夥好奇年輕的心作新嘗試,仍可發掘不同的可能性及人生樂趣,在退休後也有新的領悟及體會。

自學成社工助年輕人

Jenny不願多談年輕時期的生活,只透露當時家庭關係不如意,相當迷失,以「一團糟」來形容自己。為了逃避更曾出走,孭起背包就去旅行數個月。學歷不高的她,小學畢業就出來工作,輾轉做過塑膠廠、的士台等不同散工。

踏入30歲時,Jenny醒覺自己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好說「要給自己一條生路」。偶然參加青少年中心的活動,她深信自己過往的經歷可幫助到年輕人,於是她發奮自修至中五學歷,一步一步修讀文憑課程,再升上學位考取社工資格。

Jenny(左一)加入了社企「歷耆者」成為義工一員,為退休生活更添意義。(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初出茅廬赴大澳工作

最初Jenny打算見一份九龍灣安置區的社區工作,面試官見她居住在南丫島,反而推薦她去大澳。當年大澳交通不便,很難請人,熱愛大自然的她立即答應,她表示一次行山後愛上了大澳,自己也曾幻想留在島上工作,想不到竟夢想成真。於是她索性搬入大澳,在當地居住了6年。

她說昔日的大澳寧靜幽美,是一個很獨特的社區,鄰里之間很有人情味及鄉土情懷。當地只有一個社區中心,因此負責範圍廣泛,由街坊組織工作、青少年、婦女問題等都要負責,為約一千名居民服務,展開了她的社工之路。

難忘大澳火災

大澳文化跟其他地區很不同,地方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緊密,令消息很容易傳開散播。她說:

大澳有個說法,如果有事發生,不用一天整個島上的人都會知道,所以當地居民寧願將問題埋藏隱瞞,三緘其口,不輕易說出來。另外有些老人家較為保守,會以為我們的工作是『搞事』。要博得他們的信任,也是一項重大挑戰。

幸而居民對Jenny都很友善,生活順利愉快,全大澳的人也認識她。她最難忘是2000年4級大火,她在現場親眼目擊棚屋燒通頂,同時要在臨時居留中心協調打點、安撫居民情緒,也要幫忙消防員處理救火,之後更為居民爭取修搭棚屋。疲累之餘也感到很心痛,成為一個很深刻的工作經驗。

轉戰青少年工作

在2003年,Jenny有感自己實戰經驗不足,想試更多不同類型的工作,同時希望回市區照顧年邁的母親,於是決定轉換軌道,從事青少年工作,當中包括服務南亞裔的小朋友。他們有不少青少年問題,不過父母未必懂得英文,又不會主動求助,孤立無援。於是社工們會舉辦一些活動,帶他們出去玩,又教他們中文。

另外Jenny亦有落區,到球場、公園接觸一些邊緣青年,進行輔導工作。

曾試過一次,打開報紙才發現一位乖巧的青少年,因一時受不住誘惑而犯事,被拉了去坐監。當時我也感到內疚自責,是否自己做得不夠好或不足夠?我更加相信,人本身沒有分好與壞,只是當下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我玩故我在》由長者及青少年一同合演,Jenny將自己的故事及經歷帶上舞台。(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認識歷耆者首當義工

擔任社工二十多年來,Jenny感到很有滿足感,也從輔導之中了解自己更多,也有成長及治療的作用。她做到55歲退休年齡,感到那團火不及以往旺盛,好像「跌了watt」,因此希望可以停下來,展開新的生活。

雖然她說沒有特別計劃,不過她已將自己想做的事填滿空檔:學彈鋼琴、計劃墨西哥及古巴之旅,甚至報名參加渡海泳等,不過命運將她與社企「歷耆者」(Eldpathy)連結起來。機緣巧合下她看到「歷耆者」招募義工,於是試試參加活動。她從來沒有正式做過長期義工,因為總覺理念不合,今次卻認為創辦人想法貼地,很有靈魂也有心,於是決定加入。

演戲推動長幼共融

「歷耆者」由長者角度出發,帶領體驗活動,推廣長幼共融,將長者的寶貴經驗及智慧,結合年輕人的創意熱情,產生一種跨代力量。Jenny做社工出身,主要幫忙帶活動及做主持,同時又擔任導師培訓年輕社工,分享過往工作經驗。不過她認為最好玩的,就是《童夢耆緣》劇場計劃,長者與年輕人透過舞台表演,去表達長幼共融信息。

Jenny對劇場一向有興趣,首次擔正當「演員」,感覺很奇妙。在創作時不是只跟劇本去演,反而跟導演一同去創作及構思,整個歷程讓她更了解自己。排戲也相當辛苦,當中有情緒起伏要控制,絕不簡單。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退休後發掘自我

部分互動劇場活動,劇組先設定一個處境,之後邀請台下的小朋友臨場發揮,因此每一次得出的反應也不一樣。她說小朋友們都很精靈,有些給予一些標準正確答案,有些就出於真誠。每次除了為觀眾帶來不同的信息,對演員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另一個項目《我玩故我在》,為一個長者與年輕人一同演出的舞台劇,以主角的真實故事作為背景,則在5月及6月公演了3場。Jenny將以往小時候家無寧日的寫照搬上舞台,除了突破自我,發掘到自己的潛能,同時更打開了心窗,發現自己更多內在的一面。她在7月2日及10日將會演出兩場《童夢耆緣》互動劇場,於灣仔茂蘿街7號【後 ‧ 生】展覽場地進行,有興趣不妨於設計光譜官網免費登記參與。

參與「歷耆者」的義工以外,她也會花時間做運動,同時她身兼瑜伽導師及催眠治療師,閒時教班,同時開始接一些個別的Freelance輔導工作。Jenny說:

我至今仍是單身,早年靠積蓄買樓,有瓦遮頭已很滿足。沒有投資,因此現時有少許收入,也會令自己有安全感。退休會使人懶惰及停頓下來,因此要積極生活,推動自己去試試更多新事物,不能讓框架限制自己。

記者:張頌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