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自強】塑膠廠少主淪為偷渡少年 越南難民讀書改變命運成大學教授

教育 09:15 2021/07/13

分享:

黑頭髮、黃皮膚、能講流利的廣東話,不要以為鍾杰華(Kevin)就是中國人,翻開他一頁頁往事:他是越南難民,15歲前沒有認真上過學、讀過書,但今天他卻是教授級人馬——香港教育大學幼兒發展與特殊教育講座教授,看似不可思議,但這卻是他一步一步努力的成果。誰說一定要贏在起跑線!

生於南越西貢(現稱胡志明市)的Kevin,出生時(1969年)越戰仍然持續,但由於父母由在家生產膠花、水桶、膠凳開始,到自設廠房,可算白手興家,生活尚可,今天Kevin依稀還記得年幼時,家裏還有司機及工人姐姐。

可惜,後來縱使越戰結束,南北統一,但在政治制度下,原本小康之家,變成所有財產都歸公有,而父母廠房沒有了,也無工可做。「我記得食物也要分配,派米派油;有福利社,有戶口,要確保知道每戶有多少人居住。」

Kevin父母都不是知識分子,而他自75年解放後那10年,一直都賦閒在家。Kevin間中由讀過小學的堂家姐,教他簡單的中英文,當然是沒有系統,而且也不覺得Kevin有心向學,將來都不會有甚麼成就。「我是一個幸運的人,爸媽都好保護我們,所以在家通常與熟悉的朋友玩,但就沒有太多機會學習。」

已來了香港20年的Kevin,覺得香港充滿活力,有許多發揮的機會,只要肯試肯搏,一定活得精采。(圖片:黃建輝)

那時候,不想生活在越南政權下,許多人都選擇偷渡,而Kevin就在父母安排下,曾經3次偷渡。「那時候,我沒有太多的擔心及害怕,都是跟表哥去。」要偷渡就要從頭頓出發,要在觀音廟住幾天,看風向並且要避開公安才可起行。不太懂游泳的Kevin,記得要游上船時,最重要是避開射燈,一有燈光就不能動,避免給公安發現。

最驚險一次是船已開了,我坐在船尾有遮篷的地方,公安開槍,彈頭就在我頭上經過,差一點就沒命。

幾次被人捉回的經驗,因為Kevin未成年,很快便被放出來。「我覺得自己能夠生存都好幸運,因為這樣偷渡,在船上風浪又大,又不知去哪裏,好彩就給船救起,其實期間不知死了多少人。」

越南難民的偷渡經歷,香港人一點也不陌生。而Kevin偷渡不成,但哥哥姐姐卻成功了,輾轉來了香港,後來又結婚去了澳洲,於是可以申請Kevin及父母去澳洲團聚,那是1984年。「未有這10多年的經歷,就未必有今日的人生,我可以說是幸運的一個。」

讀大學時,Kevin在西餐廳兼職做侍應,學到許多葡萄酒的知識。(圖片:被訪者提供)

父母期望成發奮讀書動力

十多歲的年輕人由發展中的國家去到大城市,見到巴士有兩層、有「公仔」賣廣告,就有點大鄉里出城,覺得世界咁得意。

我無論睇、寫、講英文都不成,去快餐店買野食,唔識點餐,被人取笑,說我是「越南仔」。

但Kevin知道自己無得返轉頭,如果要在澳洲生活,就一定要學好英文,於是就開展了大半年朝九晚五學英文的日程,期望盡快融入澳洲的生活。

我年紀已不少,一是唔讀書出來工作,但父母希望我大學畢業,爸爸做河粉、姐姐做侍應,供我讀書。我記得姐姐對我說:「細路,你放心去讀書啦!」

16歲讀F3,各科都感到吃力,尤其是英文及數學,許多都未學過,幸好有老師及同學幫忙,考試又可以加時,Kevin才慢慢追上進度,成功考上大學。

在澳洲軍隊的日子,Kevin是教官,駐守柏斯。(圖片:被訪者提供)

家人苦心希望學好英文

縱使在越南,家中曾經富裕過,但Kevin的父母,仍然希望他有更多的歷練,在Kevin來南澳兩年後,父母及姐姐都去了悉尼搵食,留下Kevin獨自一人在阿德萊德生活。「因為悉尼多中國人,姐姐怕我認識了中國人後,就不會講英文,想我在南澳留耐一點。」Kevin周末會在中餐館打工,斟茶執碗儲生活費。

學習熱情爆發同時讀三學位

由於Kevin學業根底未穩固,老師都勸他大學不要揀文科揀理科,於是他選了電子工程,但經常要計數,實在太悶,於是他轉系讀經濟及教育,於是他就在新南威爾斯大學攻讀經濟、教育及社會科學三學位(Triple Major)。

對學習的熱情一下字啟動了,連帶對中文也產生興趣。

那時候很喜歡學習,覺得學極也學不完,我周末還會去唐人街學普通話及簡體字,又在大學讀了3年中文,暑假又去台灣寄宿了幾個月。

不一樣的經歷,在別人眼中,可能會怨天怨地,但在訪問中,Kevin不只一次說自己是幸福的人,說自己幸運。「我幸運得來有不同的經歷,大學三年班,未畢業就有人請,是在澳洲的軍隊工作。」打政府工,有一個一人住的望海房間,其實是發展不俗。但Kevin之前申請了獎學金,結果從軍6個月後,終於有好消息,雖然他已是少尉級別,但仍然選擇去讀教育心理學博士學位。「我一直都希望在大學教書,所以政府工不是我理想的工作。」

    點擊圖片放大
    +4
    +3

那Kevin是何時來香港?他記得是911那年,即是2001年。「我是看無線長大,而那時候移民潮,又很多同學都是來自香港,所以我的願望是有一日來到香港就好了。」於是Kevin曾寄信去香港及新加坡,找尋在大學工作的機會,結果香港大學心理系有個博士研究生空缺,雖然只得10個月,也可以說圓了Kevin的夢想。

後來Kevin又去了教育大學當講師,之後又被港大再挖角當助理教授,然後2007年又被舊老闆邀請回到教大升職成為副教授,現今的職位是香港教育大學兒童與家庭科學中心總監。

「我相信教育是可以改變人的命運,我自己就是過來人。」走過半生,現年51歲的Kevin,希望做多些有意義的工作回饋社會。

無論遇到甚麼困難,多從正面的方向想,不一定是差的。就好像我擁有的,more than I expected in life。

Kevin說一直喜歡彩虹,希望人生活得像彩虹般開心,而他擁有的已像彩虹般多姿多采,所以希望將彩虹帶給更多人。

訪問那天雨下得很大,拍照也要在有蓋的地方,但不要緊,Kevin心裏一直有彩虹。

【同場加映】移民葡萄牙平讀國際學校 金融爸爸為子女鋪路︰大學搵工可選歐盟國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