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爸媽】兔唇B女一年內歷兩場手術 暖男爸爸停工一年全職湊女

兒童健康 15:56 2021/07/13

分享:

琳琳天生兔唇,小小年紀要於一年內做兩次手術,作為父母的他們,除了心痛,能做的只有盡力保護女兒,陪伴孩子共同逐關撐過去,成為她最強的後盾。

在亞洲地區約每六百至七百名新生嬰兒便有一名唇顎裂患者,徐氏夫婦前年迎來懷孕喜訊,豈料產檢時卻得知腹中胎兒患有兔唇,情緒瞬間跌落谷底,但傷心過後,經過深思熟慮,他們實在不忍對胎兒「判死刑」,於是下定決心把寶寶生下來。

現時,1歲多大的女兒在恢復道路上前進,如今其可愛臉蛋上依然有明顯的兔唇痕迹,而她一生需要面對的難關、痛苦,絕非常人所能想像的。作為父母的他們,除了心痛,能做的只有盡力保護女兒,陪伴孩子共同逐關撐過去,成為她最強的後盾。

徐氏夫婦從產前得悉懷有兔唇胎、繼而了解更多後,他們最終選擇樂觀面對,堅持繼續把寶寶生下來。

每個孩子都是上天給予的禮物,現年1歲多大的琳琳也不例外。她天生患有嚴重唇顎裂,不同於常人的外表,但其父母一直給她滿滿的愛,讓她什麼也不缺,缺的可能只是一小角的嘴唇。徐太回想當時懷孕20周,產前檢查照結構性超聲波時,發現胎兒有唇顎裂問題,兩夫妻猶如晴天霹靂,面對未知性難免感到焦慮與徬徨。

「之前好少接觸唇顎裂,從沒想過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兩家人也沒有兔唇,只知道王菲的女兒。當下不斷哭,難過了好幾天,但很快就收拾心情,開始上網找資料,然後到香港兔唇裂顎協會尋求協助,負責人向我們解釋有關兔唇顎裂患兒需要面對的療程,繼而減少了心理負擔。」

在懷孕過程中,如發現孩子發育畸形,一般都選擇終止妊娠。然而,二人從產前得悉懷有兔唇胎、繼而了解更多後,他們最終選擇樂觀面對,堅持繼續把寶寶生下來。「原本最大的卻步是,擔心將孩子帶來這個世界受苦,但之後,明白到兔唇不像其他病痛,需要長期服藥,承受極大的苦楚,所以我們決定要留住BB。」

已有心理準備的二人,伴隨着不安,當迎來女兒誕生一刻,開心大於一切,「雖然她有缺陷,但當親眼看到BB時,我們的喜悅跟普通家長是一樣的。」

琳琳小小年紀,已做過兩次唇修補手術。

兔唇兒的成長路注定崎嶇不平,一生需接受漫長的治療過程,出生後的頭一年尤其難捱,亦為身邊家人帶來沉重壓力,須陪伴小孩接受一連串的手術。而去年新冠疫情令徐氏夫婦的心情雪上加霜,由於手術不斷延期,他們懸掛著的心無法安定下來。

直至最近疫情逐漸穩定受控,當時六個月大的她進行人生第一個手術,直至現在,人仔細細的琳琳,已經歷兩場修補唇顎手術。徐太坦言當看見孩子手術後傷口紅腫時,感到非常心痛,心中更出現了負面的想法,不禁懷疑自己「把孩子生下來做錯了嗎」。

父母的最大期望,只想女兒愉快成長,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琳琳過去的兩次唇修補手術,因疫情緣故,只允許徐太一人進入病房,當時她孤身一人在手術室外等待,內心備受煎熬,其後又要24小時無間斷貼身照顧女兒,「連廁所也不敢去」,承受着重大的精神及身體壓力,名副其實為母則強。可是,經歷了數次修復手術,一切漸入佳境,眼看琳琳拆線後重展燦爛笑容,令徐太覺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

徐氏夫婦表示,雖然她有缺陷,但當親眼看到BB時,他們的喜悅跟普通家長是一樣的。

在照顧女兒的日常生活上,兔唇寶寶始終比照顧一般嬰兒更為繁複,如每天要在唇上疤痕位置用透氣膠紙固定、因上唇裂開而較難餵奶、傷口經常發炎等,照顧者需要加倍用心,故兩夫妻決定凡事親力親為而不假手於人,一切以孩子為先。

為了讓女兒得到最好的照顧,加上太太班時間比較彈性,徐生不惜辭職「轉行」成為全職爸爸,雖然全天候湊女困難重重,但他仍十分享受兩父女的二人溫馨世界。

事隔一年,直至最近他才「重投社會」,他說:「頭一年女兒有好多覆診,需要夫妻其中一人不得不放棄工作,商量後決定由我照顧女兒。說實話,我十分珍惜那一年,雖然失去了賺錢的機會,但就換來與女兒相處的時光。」

當談及愛女未來的人生路時,徐太難掩擔憂掛心,期間更一度哽咽落淚,「我偶爾還是會想,為什麼會發生在她身上呢?為什麼會是我的女兒捱苦?」兔唇腭裂患者有容貌上的先天性缺陷,容易惹來旁人異樣眼光,令她十分擔憂外界如何看待愛女,將來會因長相問題而被身邊同輩排擠,「歧視是無法避免的,我無法控制別人的目光,只能希望她未來可以樂觀一點。

我們作為父母,現在可以去保護她,但當她長大就要自己去面對。」至於對琳琳的期望,兩夫妻只想女兒愉快成長,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同場加映】兒子患罕見病活過20歲大限 好爸爸並肩作戰:只想他開心

記者:曾嘉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