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導師】退休演藝講師傅月美曾教古巨基 一句話點醒基仔訓練班簽約疑慮

娛樂 16:00 2021/07/28

分享:

前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講師傅月美,在演藝界打滾40多年,桃李滿門,教過古巨基、王祖藍等。

前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講師傅月美,在演藝界打滾40多年,桃李滿門,教過的學生不少已在演藝界有不俗的成就,包括古巨基、王祖藍、張繼聰……識於微時,傅月美的一句話,往往對學生影響深遠。

古巨基——你更加要做得好

古巨基——傅月美與古巨基相遇,是她作為TVB藝員訓練班導師時,那時候,他的唱歌天份早已顯露出來。「我有帶他去見小田,小田說他不用跟老師已唱到,雖然後來他也有跟老師學。」

後來那一屆的訓練班,不是太多人獲簽約,古巨基當時不開心,找傅月美問:「Ms Fu,我是否應該不做呢?」傅月美答說:

你更加要做得好,讓公司看到你們是值得簽的,不簽其他人是他們的損失。

在傅老師眼中,古巨基是一個純情的乖仔,記得當年傅月美的丈夫黎草田要做開腦手術,她很擔心,古巨基致電安慰開解,當她想睡時,還唱歌給她聽,令她放鬆。「我很感恩經常遇到這些學生,是我的幸運。」

古巨基當年參加TVB第四期訓練班,導師就是傅月美。(圖片被訪者提供)

王祖藍——有得提名你已贏了

一日為師,終身為師。雖然王祖藍在演藝學院畢業了十多年(2003年),但在老師眼中是一個念舊重情的人,有捐獎學金給演藝學院,又會為學校籌款,而且和傅月美仍有聯絡。「他結婚和BB百日宴也有請我。如果有戲上演,也會叫我去看。有一次戲院太遠,我說我不識去,他就叫司機來車我和羅蘭姐,很難得。」

傅月美記得王祖藍以前在演藝學院讀書時,好勤力,還會專程去北京,跟梅蘭芳的兒子梅葆玖學京劇。「他也是一個孝順仔,未畢業前,他爸爸突然過身,他是長子,細細個忽然間成為家中的支柱,實在好艱難,生活擔子也很重,因此說他家中有錢,是不對的,他是逐步逐步行到今天。」

像王祖藍的畢業作《錦繡良緣》,那是2003年,因為防疫,本來有樂隊伴奏,但因有吹奏也不成,只能用兩個電子琴代替。「有一段時間突然要停課,祖藍問可否去我家、又或者在學校空曠地方排練,我說不能,因為有事我要負責。其實疫情關係,當時可否上演也存疑。」這齣話劇後來終於面世,反應極佳,而王祖藍更獲提名最佳男演員。

我記得那時候對手是King Sir,我對祖藍說,你獲得提名已經贏了。

2017年,傅月美獲頒香港演藝學院榮譽院士,王祖藍也有到賀。(圖片被訪者提供)

謹記鍾景輝教導4個D

有多少人會記得老師說過的話,尤其是第一堂呢?雖然今時今日桃李滿門,但傅月美仍然沒有忘記自己仍是學生時,在King Sir鍾景輝的教導下,第一堂(1985年)談及的那4個D:Drive(動力)、Discipline(自律)、Dedication(奉獻)、Diligence(勤奮)。

King Sir說選擇舞台劇不要諗住發達,但你的工作是會影響其他人。還有現在經常說毋忘初心,只有動力才能驅使你做得更好。

King Sir也提到要自律,因為拍劇是群體的工作,一個人遲到,就會影響其他人及進度,所以 Discipline是很重要。

做舞台劇如果有豐厚的報酬固然是好,但太計較錢銀就做不到,需要有某程度的奉獻精神,因為舞台劇許多時候的滿足感,其實是來自與觀眾的交流溝通。「所以我後來教學生,第一堂都會教這4個D,希望他們擁有這些精神。」

自己當老師後,傅月美眼見King Sir對學生的熱愛,著力栽培,不惜為學生爭取應有的東西,由衷的佩服。「還有他的身教、人生練歷、對藝術的追求,對我的人生都影響很大。」

當年傅月美與King Sir去西安參加中國藝術節,順道參觀兵馬俑。(圖片被訪者提供)

熱愛戲劇3個崗位

由演員到導演到講師,傅月美自言3個角色都喜歡。

演員:「1977年香港話劇團剛成立,我是誤打誤撞考入其訓練班。」話說傅月美的丈夫黎草田,那時候在電影公司工作,也計劃舉辦訓練班,於是便派太太做「臥底」,看看別人是怎樣考核。本身懂得彈琴唱歌的傅月美,表演難不倒她,但要她做默劇,那時候連默劇是甚麼也不懂,但竟然也過關。到了第三關與考官討論電影,不知天高地厚點評的電影,誰知正是由考官執導,但最後都讓她由六、七百人中,入選成為40位訓練班學員之一。

「我收到信時人都呆了,我想是因為我純粹想幫先生完成這件事,完全無壓力才能入圍。我問先生是否應該去馬,他說開拓自己的眼界也好。」這無心插柳的闖入戲劇界,結果令傅月美不能自拔,曾多次獲提名最佳女主角及導演,2012年更憑中英劇團的《完不了的最後一課》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獎。

    點擊圖片放大
    +5
    +4

導演:傅月美學做導演是因為想令自己在戲劇界走得更遠,但要做一位稱職的導演實在不簡單。「King Sir說過不是人人可以做導演,因為你要先理解劇本,然後構思如何表達,又要有溝通能力、組織能力,因為台前幕後咁多人,而導演只得一個。」她說前期資料搜集很重要,還要關注演員的情緒。

她記得當年(1989年)在演藝學院深造,但深造班只有她一個學生,在沒有課室安排下,她可以單對單與King Sir鍾景輝在他辦公室上堂,成為他入室弟子,而另一導師張之珏當時已加入無綫,因此上堂有時也在TVB,埋下日後她曾經作為無綫藝員訓練班導師的伏線。

講師:她覺得作為講師其實是與學生分享,包括所學所經歷的,將理論和實踐傳授給他們。

其實也會看著他們作為一個人的成長。因為不單教做戲,也會教做人。賴聲川(台灣知名舞台劇導演)就曾經說過,先做好人,才會做到好戲。

無論是演員、導演、導師都各有挑戰,那40多年來,參與過百部話劇的傅月美,最滿意是哪一齣呢?「King Sir曾經說過,如果有人問你最滿意哪一齣劇,永遠是下一部。」但深刻的話劇當然有,包括自己的畢業作品——《熔爐》。「那是《推銷員之死》作者所寫,好有power,反映社會、人性,但無論時代背景和角色都與當時相距甚遠,要做許多資料搜集,理解角色去創作,而且人物眾多,舞台調度也是對自己的一大挑戰,幸好King Sir及張Sir都感到滿意。」

秉承丈夫黎草田精神

向來低調的傅月美,除了在戲劇界,或許很少人知道她是黎小田的繼母。傅月美十多歲時就認識黎小田的父親黎草田,不久就結婚。她自言丈夫對她影響深遠,常說:「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生存在世上,不能只顧自己,要為別人服務。

1998年,傅月美主編了其丈夫的《大時代中的黎草田》一書,書中有這張傅月美、黎草田與女兒黎海寧及兒子黎小田難得的合照。(圖片被訪者提供)

黎草田除了是著名音樂家外,還會義務幫合唱團指揮;而精通日文、俄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的他,更會免費在家教想學習外文的學生。

因此,秉承先生的精神,傅月美自1994年開始,一直為演藝學院提供黎草田紀念獎學金。

其實只是每年幾千蚊而已,因為我見有些同學,因為巴士平,寧願早起也不搭地鐵;又因為不夠錢,要兩個人吃一碟飯,仍然堅持繼續讀,所以都是小小的心意,幫助有困難的同學。

黎草田於1994年因癌症過身,但他希望傅月美能繼續堅強地走下去。「人生其實還有很多有意思的工作等住我去做,就算退休後也很繁忙,不會覺得難適應,只是沒有在課室教書而已。」

傅月美現在仍然是香港戲劇協會舞台劇獎評審,經常看劇評劇。「所以我有很豐富的精神生活,而且與劇界經常有聯繫,所以其實到現在我也無離開過。」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