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自強】胡美儀自小被遺棄無放棄自己 由「粵調天后」到心理輔導師實踐助人精神

娛樂 18:40 2021/08/06

分享:

胡美儀自小有個不快樂的童年,但她終靠心理輔導走出陰霾,更成為粵調天后。 

胡美儀,有「粵調天后」的稱號,曾活躍於電視、粵曲及美容等界別,但今天除了演藝事業,她更醉心於其心理輔導事業的開展。自幼被遺棄的經歷、多年來在娛樂圈的打滾、在美容集團經歷的辦公室政治,正如胡美儀所說:

原來我從小的經歷是一個寶庫,有我這些經歷的輔導員,勝過讀幾多個Master。

開展心理輔導,胡美儀發現助人後,坐車回家已覺得快樂。「那是很深沉的滿足,有意義,不是快樂的表面那麼簡單。」(圖片:被訪者提供)

胡美儀2018年於香港基督教輔導學院心理輔導學士畢業,院長葉大為問胡美儀有沒有打算認真去做心理輔導。「我問:『不是要讀完碩士才可以嗎?』『讀輔導的人多,但真正入這行的人很少,你的背景比讀完碩士還要多。』」就在院長的鼓勵下,胡美儀決定展開她的輔導服務。

究竟今年65歲的胡美儀,過去經歷了甚麼?她不是在娛樂圈鎂光燈下,一位成功人士嗎?原來3個月大時,胡美儀便遭遺棄,親生父母及兄弟姊妹都去了泰國,只有她留在香港。

我由契媽養大,但因為她打住家工,不可以湊我,於是我便放在不同的家庭中寄養。

雖然這些寄養家庭都是好人家,但始終在居無定所的環境下長大,她嚴重缺乏愛。

胡美儀的養母打住家工,胡美儀不能留在她身邊長大,只能間中去探望她。(圖片:被訪者提供)

我細細個就識得賺錢,那時候的家庭主婦會圍住張枱剝瓜子肉,作為五仁月餅的餡料。我4歲就識得幫手剝瓜子,因為剝完就有得去公園玩,所以我小時候就知道自己的目標,是隻不死的鳥。

她到中一才與契媽一起住,因此不懂得去愛,也不懂得愛人。

通常在這樣的情況下長大的小朋友,一是很頹廢,一是很努力,我屬於後者,無放棄自己。

胡美儀說見到寄養家庭的幸福生活,自己不是,卻沒有經常哭泣,反而為自己爭取出路。

胡美儀心理輔導學士畢業,大她12歲的親姊專程從泰國到來恭賀。當胡美儀在台上代表學生致詞,姊姊還熱淚盈眶,說沒想過有這一天。親生父母已不在,姊姊特別痛錫胡美儀。(圖 片:被訪者提供)

被遺棄替父母找藉口

至於親生父母,胡美儀是21歲才相認。

父母對我來說,是沒有樣子的,因為從未見過,只是想見他們,他們的樣貌都是想像出來。見到面,哦!原來是這樣。因為無連繫,也不知道要說甚麼。他們就一味叫你食嘢,由於家裏是做珠寶生意,便將鑽石掛晒在你身上,好像聖誕樹般,覺得這樣就是補償。

胡美儀被遺棄的經歷是那個時代的副產品:潮州人重男輕女,覺得要用很多金錢幫女兒搞移民,不值得,結果就影響了一個人的一生。

在當時的環境,他們的想法是很理所當然,他們有他們的困難。我會為他們找一個藉口——迫不得已,而自己會舒服啲,現在就知道是遮蓋了我的憤怒、委屈的情緒。

親生父母離世時,胡美儀不懂得哭,直至幾年前契媽離去,才與被遺棄的經歷一起「埋單」。

始終從小認識到大,生娘不及養娘大,是有感情的。而養母的離開結果將兩個媽媽的死亡連結起來,我覺得自己好像跌落一個窿,情緒有很大的波動,還在樓梯跌倒,要休息了好幾個月。

那胡美儀已原諒了親生父母嗎?「許多人都問這個問題,但這是一個過程。」本身是基督徒的胡美儀,覺得信仰可以幫到解開心結,但不是即時,要加上心理輔導才成。「讀了心理輔導後,這幾年明白到要讓這些憤怒、委屈的感覺出來,並承認他們,才可以完全消化這件事。」而養母的離世,正是讓她經歷這過程。

這張相片是胡美儀喜歡的一個傳統戲曲面貌。(圖片:被訪者提供)

成功但不開心努力自救

不是含著金鑰匙出生,胡美儀15歲就出來做車衣女工,她會問:「是否這樣就一世呢?還有甚麼可做呢?」於是1977年,她參加TVB主辦的《聲寶片場》得到冠軍,便順利投身電視行業。

那時候我20出頭,是我人生的轉捩點,是我自發性印證自己的能力。但我從沒有想過一世都做電視,我會同時讓自己進步。

自言積極樂觀的胡美儀,於是在電視城就留心不同的化粧技巧,因為是不用花錢就可以學習到的。

當時演員自己是不可以化粧的,但我覺得自己有這方面的潛能,而陳文輝又讚我化粧最乾淨,於是我沙pop開電視化粧班,在雜誌賣廣告,還請來藝人著古裝,我幫她化粧示範。真的有美容院的老闆娘來報名,我還自己印證書發給他們。

後來胡美儀加入蒙妮坦集團成為公關,好學的她在集團內不同部門崗位也涉獵過,如美容院及產品部經理、分校校長,最後更晉升為副總經理,管理百多人,還被派往上海推銷化粧品。「因為管理的人多數是女人,很刺激,到我日後讀心理輔導,在這方面我會較優勝,因為我知道甚麼是辦公室政治。」

胡美儀曾帶領美容團隊參加夢幻化粧的比賽。(圖片:被訪者提供)

由被人遺棄到被人肯定

自小喜歡粵劇的她,自1987年開始灌錄唱片,如《傳統粵曲》、《粵調小曲》、《粵調唐詩》、《基督教福音粵曲》等等,至今多達30多張,並贏得「粵調天后」的美譽。

翻查自己的人生,其實做了很多事情,被人遺棄可以奮鬥到被人肯定,有那麼多人鍾意自己,但原來到達目標不是快樂的泉源,我知道是一個警號。

那時候五十多歲的胡美儀,覺得再不做一個真正快樂人,實在枉過這一生,於是她找情緒管理專家余德淳輔導了兩年。

後來我和他合作寫了一本書——《快樂與我共舞》,裏面都是我的陰暗面。他說不會出得成,因為歌迷不會喜歡看你的陰暗面,我說會出得成,因為我想好好面對自己的人生。

這本書是以書信的形式寫的,胡美儀覺得書中的內容,不單是回答她,也可能幫到那些同樣有這經歷的人,那麼就可以生命影響生命。「我現在將它放在床頭,得閒拿來睇,那時候我消化到一部分,年月過去,我現在慢慢消化另一部分。」

胡美儀感謝香港基督教輔導學院的院長葉大為博士,除了鼓勵她進入專業行列,還在她主持的新城《Sorry I Love You》節目中作嘉賓主持,共同推廣身心靈健康。(圖片:被訪者提供)

之後胡美儀開始讀心理輔導,並且在新城電台主持心理情緒正向節目《Sorry I Love You》,以電話回答心理問題。「我的專長是做個人成長,我已經65歲了,文化環境形成的無可奈何,加上我豐富的經歷,很多長者來找我,我都很明白他們的經歷。」胡美儀說她的心理輔導年齡層好闊,由6歲到95歲都有。

以往的成長經歷,成為現在幫人的寶庫,用信仰角度看,這便是神的計劃。「原來祂從小就培養我,我到現在才看到整個計劃的美麗。」

2018年,胡美儀在西貢壁屋為青少年做Say Sorry代言心理輔導,懲教署把這本書放在各大監獄的圖書館。 (圖片:被訪者提供)

成為「對不起」的代言人

胡美儀的粵曲形象,深入民心,許多人理所當然認為她投入心理輔導服務,多會服務長者。「我當然會幫忙長者找一生那裏有火花的地方,也會助退休人士尋找退休後的身份位置,但我的神還想開闊我的路。」

她以前有做過監獄的義務工作,覺得監獄是一個「禾場」,必須耕耘。「有許多人是被人誘騙,因此而犯罪。我探過一個囚友,說一出監就會去報仇,因為是被人屈,不忿氣。」她希望幫他們消除心中的仇恨,那麼出獄之後就不會有報仇的心態。

我的使命是say sorry,這些人內心有很多裂痕,所以他們很需要一句「對唔住」,我就代曾經得罪他們的人講,希望他們原諒,放開心懷接受。

胡美儀說當他們聽到胡美儀說「對不起」,都覺得很驚訝。

胡美儀到加拿大賭城登台,都不忘帶著心理輔導書籍,宣傳身心靈健康的重要性。(圖片:被訪者提供)

當然胡美儀仍然很喜歡演藝工作,因此她會將之與心理輔導結合,2019年開設「胡美儀心理工作室」,全程投入心理輔導行業。「譬如搞講座,找一些正向歌詞,和參加者一起唱;又或者小組輔導,但因為疫情關係推遲了。」

此外,就算她登台,也不忘心理輔導。「通常人登台會講鹹濕笑話,我就講心理。當然不是說教,而是透過演藝技巧hit中他們的心。」胡美儀試過在加拿大賭場唱歌,台下有對夫婦拍拖來看,原來太太從未聽過丈夫說:我愛你,於是胡美儀就促成太太的心願。「後來他們來後台找我拍照,太太說這是她一生最寶貴的時刻。」

已經8年沒有做過話劇的胡美儀,將會演出丈夫毛俊輝執導的《往大馬士革之路》。她覺得經過多年的心理輔導訓練,再演話劇應該更能掌握劇中角色,所以很興奮期待。(圖片:被訪者提供)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