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訪】童年日日留堂遇上天使老師蛻變重生 愛官校長受啓發以興趣拉近親子關係

中小學 17:25 2021/08/18

分享:

愛秩序灣官立小學崔家祥校長笑言,小時候的他不懂與人溝通,成績差兼日日留堂,能夠脫胎換骨,全憑遇上一班不放棄他的天使老師。

一般人的既定印象中,能夠做校長,小時候必定是品學兼優、人人讚好的學生。愛秩序灣官立小學崔家祥校長卻笑著反駁:

我讀書時就經典了,老師每次在成績表都會寫上一句「宜改善與人相處之道」,成績更是無得頂,幾乎不合格!

如果說小時候的他不懂與人溝通,現在的崔校長早已脫胎換骨,談笑自若得猶如台上明星。這種轉變卻並非單純因為長大成人,而是因求學時期遇上眾多被他稱為「天使」的老師。

由小學一年級開始,我的默書就不合格,而我的留堂生涯,亦是由一年級開始。因為當時的規矩是不合格就要留,怎知我次次都不合格,所以次次都要留,加上當時的小學功課若錯了就要改正很多遍。如果要我形容那段日子,我會說是捱打。

校長自言當時對文字完全不在行,數學卻得心應手。

但你想,小學那些中、英、數、社會、科學、健教,再加一科宗教,幾乎科科都是文字。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曾當過小學教師的著名作家李碧華,崔校長亦和她相當「有緣」。「她那時教下午班,我是上午班,但我卻留到看見她下班,可想而知我留堂留得多晚!」學生留堂,代表老師也要OT,背後苦心,令人敬佩。

其實上午班的老師,下午1點多就可以收工走,但他們沒有這樣做,而且不是一位,是很多位,為了教好學生付出非常多。

小學留堂留足6年

當年老師的付出不只在功課、成績上幫助崔校長,也令他學懂努力和堅持。

我讀書不叻,讀得很辛苦,但我不放棄,因為老師也不放棄我。

或許是成績不好、經常留堂,也或許是長時間習慣了單打獨鬥,小學以至初中階段的崔校長總是沉默寡言,和其他同學不親近。

是老師守住了我的品格。一個不說話、沒有朋友的孩子,很容易愈想愈歪。尤其當你看見身邊的同學都有一大群人圍着,會相約一起去玩,但你身邊卻一個人也沒有,會很容易鑽牛角尖。

比起成績不好的學生,品行有偏差更讓老師頭痛。崔校長中學時的個性正正是後者,既不擅與同學溝通,亦不願與老師多談。

我中二時的班主任看見我這個問題,便說既然你不開口說話,便寫出來吧。開了本簿,叫我每星期寫一篇交給她,告訴她這個星期發生的事、心情等等。我當時心想:我連功課都快應付不了,你還要我每星期交周記?所以我第一次就寫了一行字:『關你鬼事!』」

崔校長強調:「我那時是真的很孤僻,也完全不賣老師帳。但再孤僻的學生也抵不過老師的用心,沒想到這位葉老師毫不介意,更寫滿整整一頁半來回覆。「我也不好意思,下一次就寫多幾句,這樣一來一回,慢慢建立師生之間的感情。」校長回想過去,尤其感激老師們的堅持。

如果這幾位老師沒有守住,或放開了手,我相信我的性格已經完全不同。當時我的成績和個性並沒有戲劇化地變好,但他們都沒放棄,才令我沒有變差。

愛上結他不再孤僻

後來崔校長遇上真正改變他個性的愛好——結他。「其實很早以前見到同學上台表演彈鋼琴已很羨慕,便跟爸爸說我也想學。但一來家裏放不下,二來也沒錢買,所以即使想學音樂也只能得個恨字。終於中三那年有一個少年警訊辦的免費結他班,我便借了阿姨的國產舊結他去上課。」校長笑指那把結他少了一條弦,連導師也說完全調不了音。

但我只拿得出那把結他,後來導師平讓了一把魚絲結他給我,我還放在校長室呢!

愛上彈結他、自彈自唱後,他開始進一步想與人夾Band。

當我想跟人夾Band時,便發覺真的需要放下自己的一些想法。因為要與Band友同聲同氣才可成事,就這樣慢慢減少了牛脾氣。夾Band很有趣,每個人要做好自己的崗位,一個人甩,整首歌就會散。但同時也要互相配合,如打鼓的打得興起,打快了點,你也彈快一點跟上。那時我開始懂得去調節自己,配合別人。

彈結他、夾Band讓崔校長與人相處的技巧改善,連帶成績也有進步。「為了理解、唱好英文歌,便花時間鑽研歌詞,不知不覺中對學英文的興趣也多了,後來甚至對其他以英語授課的科目也更有信心,成績便漸漸有進步。」真正的脫胎換骨,由那時開始。從一個孤僻、不懂交朋友、成績一般的孩子,變為一個有自信、懂唱歌彈結他的風頭躉。

很幸運在整個中小學過程中,有很多位老師做我的天使,不放棄我,才有現在的我。

感恩不只掛在嘴邊,崔校長小學畢業後,每年均會回校探望,從不間斷。「因為我整個人生真的是學校救回來的。」12歲畢業,屈指一算,原來已堅持了30多年。如此淵源深厚,即使恩師們已退休離開學校,他仍然繼續回校,更成為校友會創會主席,回饋母校。

    點擊圖片放大
    +4
    +3

欣慰與兒子擁共同興趣

對小學生而言,形象親切的老師或校長的確有如父母。崔家祥校長經常在校內與學生夾Band,親民程度自然高。育有一子的他,回到家中,卸下校長身份,原來同樣玩得。「我們兩仔爺係幾好傾的!」校長哈哈笑道,說起為人父母最着緊的升學問題,依然不改風趣本色。

今年11歲,要升中學了,我也頭痕。不過當年我自己也是那麼頭痕!哈哈哈哈!

11歲可以說是即將步入青少年的年紀,不再是跟着父母轉的小孩,也是最令父母如臨大敵的關卡。「的確是,現在他大個了,有自己生活,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也會尊重。反叛期的話當然也有,十幾歲的男孩子怎會沒有?但我們關係好,大家會溝通,問題就容易解決。因為他有甚麼想法、或有不高興的地方,都會告訴你。肯說出來就沒問題。」

兒子還小時,崔校長不時帶他到處拍攝、觀鳥,身體力行將自己的興趣傳授給孩子。「很開心他也很喜歡,會自己鑽研。現在也是我們兩仔爺的共同興趣了。」校長邊說邊展示兒子的攝影作品,為人父母的欣慰之情溢於言表。「他現在是一份環保雜誌的專欄作家,會收稿費呢!」

兒子這月剛獲攝影比賽季軍,原來早在7歲和9歲時已得過獎,相當厲害。校長聞言卻說:

厲害就未算,但見他這麼投入、願意付出亦很開心。就像一次他為了要拍南生圍的日出,半夜3點就要出發。整個南生圍黑漆漆一片只有我們兩仔爺,拿着腳架等日出。

如此時刻,正是親子溝通最佳場景。「簡直是magic moment啦!那次聊了很多,可惜他未夠大,不能一起飲杯啤酒!哈哈哈哈!」

最新影片推介: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