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好毛孩】港女生為救狗之家做義工18年 寧棄商界高職當犬隻訓練員守護毛孩

休閒消費 16:51 2021/08/20

分享:

本來有一份薪高糧準的工作,但為了讓狗隻有更好的生活,Eurica選擇做犬隻訓練員,教好毛孩、守護毛孩。

愛狗可以去到幾盡?當今天許多人因為移民而棄養寵物的時候,Eurica曾經為了自己的愛犬被鄰居投訴嘈吵,而一家人搬往長洲住數個月,為的是避一避風頭,也趁機將愛犬的壞習慣調校。本來有一份薪高糧準的工作,但為了讓狗隻有更好的生活,Eurica選擇做犬隻訓練員,她喜歡引用這句說話:

你救到一隻狗,雖然不能改變世界,但牠的世界從此永遠改變了。

Eurica的愛犬Lucky是一隻松鼠狗。「我小時候大約幾歲左右,家裏也有養松鼠狗,但有一天放學回來,松鼠狗不見了,媽媽也不肯講牠去了那裏。我記得我喊得好厲害,又唔肯食飯。」因此Eurica後來領養的狗都是松鼠狗,或許是再續前緣吧!

Eurica覺得毛孩是要教而不是制止,制止牠的行為是治標不治本,要改變牠的想法才成。(圖片:被訪者提供)

松鼠狗樣子可愛,但卻難馴。「牠有點神經質,勁咬人,咬到爸爸要跳上床避開。爸爸想趕走牠,我嘗試教他做一些狗仔喜歡的事情,希望他們關係好一點,都用了兩、三年時間,爸爸才慢慢接受Lucky。今年復活節Lucky走時,最傷心的反而是爸爸,因為他後來多了照顧牠,牠又願意坐在他身邊聽他說話,所以他經常睹物思『狗』。」重提愛犬,Eurica也不禁流下淚來,因為Eurica在Lucky 3歲時將牠領養回來,離世時已17歲,難免有許多難忘的回憶。

在救狗之家做義工18年

Eurica對狗的愛,也延伸至其他毛孩。當年救狗之家在港島南區,Eurica大學時候,已開始每周一次去做義工,至今18年。她最深刻印象的一次,是去到救狗之家發現了一隻已離世的毛孩。

我那時仍是學生,見到真實的動物屍體實在不識反應。我之前還有和牠玩,但現在牠死了卻無人知。我最初不敢摸牠,後來定過神來摸牠,發現牠身體又凍又硬,那情景到現在仍記得,因為太震撼了!

這是求救之家收容的毛孩,等待有心人領養。(圖片:被訪者提供)

現在已遷往大埔的救狗之家,共收容了三、四百隻狗,Eurica試過一日帶了10隻狗出外走走,平均一隻15-20分鐘。

你是可以帶一隻狗出去1小時,但其他狗隻又如何呢?救狗之家有那麼多狗,就算有幾多義工,對狗來說都是不夠時間。

因此,她很喜歡這句說話:「Saving one dog will not change the world, but surely for that one dog, the world will change forever.」

同場加映:兒童酒精入眼致角膜受損 醫生拆解3類常見兒童眼睛創傷

被遺棄的毛孩無人領養就等死

坊間有許多收容毛孩的地方,但棄養多、買犬多,領養卻少。

有些狗主因狗咬人、吠多兩聲,又或者太熱情覺得好煩就將狗遺棄。但其實是狗主沒有這方面的知識,結果永遠都是狗隻suffer,被送去收容所,如果無人領養就會老死。有些收容所甚至定期殺狗,其實是很sad的事。

因此五、六年前,Eurica開始報讀美國的犬隻訓練員課程,在網上讀了一年後,要去美國考試,還要上一些課程,才可以得到CPDT-KA(Certified Professional Dog Trainer - Knowledge Assessed)的認證。「我們和領犬員的最大分別是後者主要帶狗去散步,而我們則是訓練狗隻,處理其行為問題,香港約有7個人有這方面的資格。」

後來要決定全職做犬隻訓練員,Eurica不無掙扎。「我那時候面臨人生的交叉點,已經是大機構的Marketing Manager,可以順順利利繼續下去,但離開自己comfort zone,會否太大的挑戰?會否不能維生呢?我先生鼓勵我說,想試就試啦!難得人生有一些想做的事情,不要一路問而無行動。」

今天回看這個決定,Eurica對前路更加堅定。

錢是重要,但不是我唯一希望擁有的。我希望讓狗仔有好一點的生活,好一點的對待,但不一定是我養的狗。我希望透過自己的經驗,提供更多資訊給狗主,讓他們更了解自己的寵物。

    點擊圖片放大
    +4
    +3

給狗隻錯誤信息

沒有讀過有關犬隻訓練員的課程,許多人覺得用傳統打打鬧鬧的方法,就能制止毛孩的壞習慣,事實上是可以用正向的訓練方法。

人類習慣了用語言和聽覺溝通,但狗隻是用身體語言,用眼去溝通的。

Eurica舉了個例子,像狗主不喜歡毛孩撲向自己,就應該即時將臉轉向不理愛犬,讓牠明白要雙腳踏地主人才會理會,但很多時候當愛犬撲向自己時,口說不喜歡,但仍然會撫摸牠們,讓他們接收錯誤的信息,一再犯錯。

又如狗主愛狗,總喜歡將狗隻緊抱在懷裏,但是很多時候,狗主一放手,狗就會溜走了。

因為這是人類表達愛的方式,但不是狗,你攬實牠,牠有被困及有危險走不到的感覺,所以狗主想攬實狗仔拍張照片,牠總是避開鏡頭,很難拍到一張好的照片,因為牠容忍你攬,但不代表牠enjoy。

Eurica指出,如果你想表達愛意,要想想接受者喜歡甚麼才成,同樣,有些毛孩喜歡你摸牠,或者給牠食物,或者陪牠玩。要留意寵物的身體語言,基於牠喜歡的,才是一件好禮物,但很多時候狗主都沒有留意。

兩個難忘案例

Eurica說只有愛狗的人,才會願意花時間花錢去調校狗隻的行為,因為已當牠是家人般看待。

「有一個女仔領養了一隻唐狗,她與父母同住,但狗來到新家很驚青,會避開他們。女仔找我希望幫到隻狗。我教了一段時間後,那唐狗進步了很多,對這家人也開始信任,摸牠和牠玩,牠的身體語言是開心的。後來還幫隻唐狗克服對陌生人的信任,開始有狗朋友,對一隻已經4、5歲的狗來說,是一件不容易的事。」Eurica最開心是這女孩也去其他的狗隻收容所,將自己學到的東西去幫那些等待領養的狗隻。

我很欣賞她的恒心及耐性,幫到更多人及更多狗,這是我最想做的事,所以她不再是我的client那麼簡單,她遇到問題我也不介意解答,因為多一個人有這方面的知識,就可以多一些狗隻得益。

Eurica說,人類習慣了用語言和聽覺溝通,但狗隻是用身體語言,用眼去溝通的。(圖片:被訪者提供)

另一個個案是一對外籍夫婦,他們養了一頭貴婦狗。當有新傭人來履新,只要她在屋裏走動,貴婦狗就會衝過來,狂吠及咬她,以致傭人不敢在家裏走動。「人不能這樣長期放鬆不到,就好像家裏有個計時炸彈一樣,又不能將狗長期縛住。後來上了好幾堂,教狗也教人,工人得到狗隻信任,現在與牠已經很friend了。」幾年後,這對夫婦又再找Eurica,因為有了BB,看看可以怎樣讓愛犬適應在家多了一個小朋友。

我很欣賞這對夫婦很重視狗隻的生活質素,而不是有飯俾你食、有地方俾你住、得閒帶你出街,就已經叫做對狗很好了。他們會關心狗隻在家生活是否開心;擔心有了BB,會少時間陪狗仔;又希望牠能開心迎接多了BB的生活,不想狗隻生活有壓力。我都希望其他狗主也會多留意這些細節。

記者:何小雲

同場加映:193與JNY不在乎網絡攻擊 訴說香港組合追夢艱辛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