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故事】工業城宿舍舊人憶故情 貧窮帶來的美好童年

社會 00:30 2021/08/26

分享:

甄洵芝在太古工業城長大,兒時的他雖然貧窮,但卻快樂地享受每天。。(梁偉榮攝)

「窮」字帶點貶義,常令人聯想到劏房和愁容,但原來在上世紀的香港社會,社區只要有人情味,窮亦可以快樂。

出生於工人家庭的甄洵芝,兒時居於太古工業城員工宿舍,他笑稱,雖然兒時家中窮到無物可偷,晚上會打開大門睡覺,但生活充滿樂趣,考試高分可換到一小碗豬油撈飯加雞蛋,到戲院偷看半場戲,而爸爸從公司帶回來的三文治都能讓他樂上半天。窮,但也很快樂。

太古工業城已經清拆多年,變成現時的太古城。太古集團於明日起在中環海事博物館設展,將與太古集團相關大大小小的故事展出,而太古工業城的故事亦在其中,無論想要追憶,還是想對香港歷史多一份認識,亦不容錯過【詳見下一頁】。

太古船塢是太古工業城內的重要建築,它自1907年啟用,經歷戰爭和重建後,終於70年代關閉。太古工業城舊居民甄洵芝的父親,當年是太古船塢旱塢中的一個小管工,所以甄洵芝一家自他2歲時便住入太古工業城內的員工宿舍。

太古集團展覽圖片: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昔船塢工人 「門常開」睡覺

住在員工宿舍,甄洵芝的鄰居都是父親的同事,彼此串門,晚上借點鹽糖已是常事,「當時我的鄰居是父親的判頭,較有錢,所以我不時會去『癡電視』,當年喜歡睇麗的電視。」

雖然父親是管工,但甄洵芝家中有6兄弟,所以他兒時的生活仍不富裕。他憶述,員工宿舍內除了大判頭,家家戶戶都頗窮,加上當時並無冷氣,為了睡得舒適,大家都習慣打開大門睡覺,令屋內更加通風,「反正家裏都沒東西值錢,不怕被人偷。」

太古工業城與其說是工業集中地,倒不如說是一個小社區,除了船塢和員工宿舍外,工業城內員工俱樂部、診所、戲院、茶樓等一一不缺,更有太古小學供工人子女就讀。

如小社區 每處都有快樂回憶

在甄洵芝回憶裏,每一個地方都有快樂的回憶,「當時考試考得好,媽媽帶我去茶樓食豬油撈飯,熱騰騰的白米飯被豬油包裹,加上一隻雞蛋,受熱的蛋液黏住米飯,豬油香、蛋香、米香一口吞下,是我兒時最好的獎勵。」

而診所亦是太古工業城內的特別設施,在20世紀中葉的香港,醫療服務仍然有限,當年可以「睇醫生」亦是一件幸事。甄洵芝憶述,整個太古工業城只有一間診所,所以每次想睇醫生都要大排長龍。然而,當年甄洵芝就不時「打尖」,「我媽好聰明,每次我哋要睇病前都要我地洗乾淨先去,無臭味,醫生自然喜歡,我哋就更快有得睇醫生。」

張果老何仙姑 為老師起花名

當年太古提供的福利相當全面,太古工業城內的員工子弟可以免費入讀太古小學,在甄洵芝心中,讀書的時光是美好的,所有同學都是鄰居,大家一起為老師起「花名」,訓導主任叫「張果老」、最美麗的老師叫「何仙姑」,放學後就一起到員工俱樂部踢足球,「我覺得我踢得幾好架,大個咗有做吓教練。」

當年讀書不易,甄洵芝自是對太古小學有份情意結,更將女兒送到太古小學就讀。他表示,除了情意結外,太古小學的背後由太古集團營辦,令他對學校的資源有信心,亦認為學校富有人情味。

他舉例,為回饋母校,他曾任太古小學的家教會主席,約7年前他見到有家長買不起新校服,有學生要穿泛黃的校服,遂向校方提議由校方回收舊校服並乾洗,並用10元的價錢售予有需要家長,豈知校方一口答應,自始每年都有此計劃。

一文看清不同疫苗獎賞及優惠:https://bit.ly/3vw84v0

HKET TV健康台由專家拆解食物安全及都市疾病,即看:https://bit.ly/3cNFwr7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陳梓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