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好讀】《幻愛》電影改編小說成中學生最愛書籍 作者蔣曉薇盼故事給予讀者希望

社會 07:00 2021/08/31

分享:

蔣曉薇撰寫由電影《幻愛》改編的小說,獲得第18屆「十本好讀」中學生最愛書籍的第1位。(林宇翔攝)

「夜悄悄降臨,為街道譜出與日間不一樣的調子。大街上燈火通明,人羣紛雜,車流如梭,不遠處還有輕鐵在路軌上走過時發出「咔、咔」的聲音。」這段描寫的是屯門夜景,亦是近年大受歡迎的電影《幻愛》同名改編小說的第一個場景描寫。作為少數由電影改編的小說,作者蔣曉薇豐富了男女主角的故事,《幻愛》一作亦成為香港教育城第18屆「十本好讀」中學生最愛書籍的第1位。

蔣曉薇是土生土長屯門人,海濱的人來人往、學生下課後在大興邨穿插的畫面,都是她對屯門的回憶。對屯門剪不斷的情懷,是她答應撰寫《幻愛》--以屯門為主要場景的電影改編小說的一大主因。

我想為我住的地方做一個記錄,因為我對這個社區的感情好細膩、很個人化,我覺得不會找到一個比我更有感受的人去寫這本小說。

蔣曉薇花了6個星期就完成了小說。她說每天要追趕進度十分困難,但更難的是,要從已經成型的電影劇本中,加入屬於她個人的聲音,豐富到故事內容,亦要補充到電影語言以外的東西。她在書中補全了電影着墨較少的女主角葉嵐的成長背景,亦給予男女主角一個圓滿的結局。電影中結局偏向開放式,蔣曉薇說自己不喜歡曖昧不明的結局,又因為希望可以透過文字給予讀者希望,落筆前已問準導演及編劇是否可以改寫結局,

我覺得小說不用呈現一個殘酷的世界,不希望表達出來的訊息,是主角經歷那麼多都不能改變自己。我想給主角們一個改變自己命運的力量,一個勇敢的人經歷跌跌碰碰及失敗,仍然相信努力是會帶來改變。

蔣曉薇不是全職作家,除了創作外,她亦是一名中學老師,在教學時有感本港由電影改編的文學作品很少,可以用作教材的更少,因此寫作時的其中一個目標,是讓讀者感受到,文學作品可以將電影中只得數秒的鏡頭,變成情感細膩的文字表達。在《幻愛》一個章節中,患有精神病的男主角阿樂病發,電影可以透過聲音、色調營造詭譎的氣氛,但只用文字表述就更要花功夫。蔣曉薇說,為了寫出男主角病發時體驗到如幻似真的幻覺,將天上寫成有兩個月亮,阿樂分不清孰真孰假,而彎月就像一把鐮刀追擊男主角。書中另有一幕想描寫阿樂心中的孤獨感,在蔣曉薇想像中,他不是會直接用哭喊去表達傷痛的人,因此就寫到阿樂在家中做掌上壓,流出來的汗從心臟的位置慢慢擴散至全身,用汗水去代替流不出來的淚水。

蔣曉薇。(林宇翔攝)

《幻愛》不是一本氣氛輕鬆的小說,當中探討了不少沉重的議題,包括精神病、殘破家庭對孩子成長影響等。蔣曉薇說,在寫作時最觸動到她的部分,是關於男女主角的傷痕, 「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封閉隱密的狀態,如果可以寫出來,讀者會覺得他們有抒發的出口,會覺得有人明白他們的感受、釋放自己傷痛。」

對她來說,文學創作不止是敍述故事,更是她的個人修行,

文學是一種觀察及理解,你在學習跳出自己,去了解其他人,去想像代入其他人的生活,過程都是一種靈性上的操練、對其他人的悲懷,能進入生命的苦痛是我寫作時一個重要任務,去領悟受傷、失衡的狀態,這是我的個人修行。

蔣曉薇一開始創作的契機是想為自己參與的舞台劇作留下紀錄,她說自己不是從小到大都熱愛寫作,更多時是突然燃起的一團火,一股迫切想要留下屬於自己故事的渴望。

會覺得我活着一口氣,我寫不完這個故事,我人生會有遺憾。在創作《秋鯨擱淺》時就是這心態,過馬路都特別小心,驚會遇上交通意外,如果死去就沒有人可以再幫我寫完成故事。

這本書最後寫了3年才完成,她坦言,做作家壓力異常大,每個作品都很耗時、花費心神之外,收入微薄亦是另一主因,要養活自己十分困難。她舉例,一本書賣108元 ,版稅8%,可以賺的錢很少,而在香港可能只可賣到400至500本書。儘管如此,蔣曉薇認為這些都是要付出的代價,

如果你好愛一件事是係不問代價,環境雖然艱難,但不是完全做不到,最後都是看你有多愛,因為愛是不問值不值得,做到的喜悅及滿足感亦很大。

蔣曉薇又說,對香港出版的作品很有信心,尤其近年更是百花齊放,走進書店,會見到很多新晉作家、寫很多充滿香港情懷的作品:「我覺得近年大家都怕會失落關於香港的重要記憶,所以就瘋狂記錄及出版,市民又會瘋狂買,出版業就像放煙花一樣燦爛。」

教育城早前舉行第18屆「十本好讀」選舉。(林宇翔攝)

一文看清不同疫苗獎賞及優惠:https://bit.ly/3vw84v0

HKET TV健康台由專家拆解食物安全及都市疾病,即看:https://bit.ly/3cNFwr7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黃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