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專訪】法國高級珠寶Boucheron創作總監教揀珠寶 Claire Choisne:一見鍾情就是最好的

休閒消費 12:40 2021/08/27

分享:

Boucheron的創作總監Claire Choisne為品牌的高級珠寶系列帶來新意,例如圖中的戒指便是。(圖片品牌提供)

普天下自稱高級珠寶的品牌多的是,它們全都集中於法國巴黎Place Vendome廣場。有著百年歷史的Boucheron是其中一員,自2011年起,Claire Choisne當上創作總監後,設計上決意將華麗的高級珠寶首飾與contemporary設計結合,要了解轉變過程,找來這位揚眉女子問過究竟就最好不過。

這一條來自Holographique系列的白金頸鏈可算是整個系列的中心所在,頸鏈鑲嵌了一顆20.21卡的八角形車工斯里蘭卡黃色藍寶石和全息水晶,而且邊緣位置更鑲嵌滿鑽石。($4,610,000/圖片品牌提供)

作為一個歷史最悠久的珠寶商,Boucheron的確有著豐厚的歷史,而且不少設計亦早成為經典,叫人津津樂道。例如品牌早在1893年,由當時的Frederic Boucheron於巴黎Place Vendome廣場開設店舖,亦是首個品牌在巴黎這個黃金地段開設店舖,及後跟風者絡繹不絕。

另一點叫人感到欣慰的,是Boucheron於2015年交由行政總裁Helene Poulit-Duquesne與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掌管,雖然在今天的社會由女性成為公司的領導人著實司空見慣,但在傳統高級珠寶品牌裏實屬開創先河,後者在設計上更是大膽,不少首飾一反過往高級珠寶例必典型華麗花團錦簇格局。

Claire Choisne緣何將高級珠寶來個改頭換面?還不是因為她是一位「貼地」的設計師。她說:

當我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想著未來的方向,我很了解自己未來要走的路,是從事有關於創作的行業,不過,我不想為創作而創作,我不想當藝術家,因為我希望可以『貼地』一些。

Boucheron的創作總監Claire Choisne。(圖片品牌提供)

而幸運的是Claire在生命中遇上一位對珠寶充滿熱情珠寶商。

從一開始就教曉我設計珠寶必須從技術上出發,例如當你埋首於一些珍貴的珠寶時,每一次都嘗試將它重塑出另一種形態,而在技術層面上我從中亦找到樂趣。

Holographique新挑戰

那麼你當上Boucheron的創作總監時可有面對很大壓力?她說:

還記得Boucheron聯絡我的時候,實在感到莫大的興奮,因為它就好像珠寶界的聖殿,在這裏你可以找到最好的東西,而且它更是首間在Place Vendome開設店舖的珠寶品牌。

還記得初上班時,我花了不少時間將品牌過往的設計重新翻看一次,明白到Boucheron的設計基於自由出發,無論是生產技術、寶石的運用和系列的主題等,都是希望帶給女性在佩戴時得到自在感。而不得不提的是,當年Frederic Boucheron是首位將水晶和鑽石一起使用的人。

因此來到今天,作為要延續傳統的同時,我必須在創作時設計出一些嶄新形態,應用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材料為珠寶帶來新意。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全新Holographique系列你又是如何創作出來?她補充:

最大的挑戰是在生產過程中不能夠預測製成品最終是甚麼的一回事,當我去Saint-Gobain(建材生產商)開發該系列首飾的模具時,沒有繪圖,只憑著我和團隊做的一些mockups去解釋我們的須要,同時間我們亦將寶石和搪瓷加工,當中經過無數的失敗,心情起伏不定。

還記得在Haute Couture周展示前的3天,當時有些首飾還未完成,但另一邊廂叫人興奮的是我學懂了一些嶄新的技術。整個Holographique系列中,我最喜歡的是頸鏈,原因是既有詩意,同時又充滿未來感。每一次從不同角度和燈光下看它都帶出不一樣的感覺。

創意與商業上的平衡
Holographique系列一反傳統高級珠寶典型款式,顯然創意上得到最大的發揮,但當Claire埋首創作時,究竟有沒有考慮商業上的問題?Claire說:

在創作時,從來沒有一個特定的人或一些族群以作投射,我不想將人放入一個特定範疇,我所關心的是personality,希望為喜歡自由的人而設計。我一直相信高級珠寶好像愛情故事般,假如他們明白珠寶內的故事和創意,就會待它如像contemporary art一樣深深地愛上它。

至於如何選擇珠寶,Claire自有一套心得:珠寶可以幫助帶出個人性格,只要是佩戴者感到自在就沒有東西是不可能的。當然,如何決定和取捨眼前琳瑯滿目的珠寶,還要相信自己的內心所想,不要想太多,love at fight sight(一見鍾情)就是最好的。

產品查詢:2612 2517

記者:何偉雄

撰文 : 何偉雄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