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追夢】18歲孭起亡父債務搵工遭壓價 創業生意逾百萬元被封胸圍女王

休閒消費 13:03 2021/09/02

分享:

胸圍女王高穎芝今年36歲年,生意年入逾七位數,她謙稱自己的公司只是微企,商界天外有天。

高穎芝有一個予人印象深刻且易記的英文名——Sorry,她能言善道又友善愛笑,是做女人生意的上佳材料,因此她開始內衣店,行業與其個性猶如榫卯般妙合無縫。她現為Hafina功能內衣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經營這盤生意也並非一帆風順,多次被熟人過橋抽板搶生意,過程中絕對有血有汗有淚。

自小已屬肥胖身形的Sorry,由小到大都不喜歡自己身形。「我已經每天做四、五小時運動,尤愛跳舞如 K-pop、Jazz Fun、Hip-Hop,吃東西又不算特別多,卻有這樣的體形。」

在她18歲時,父親因癌症離世,並留下一大筆債項。身為長女的Sorry為扛起家中生計,不能繼續學業要到社會謀生。自知性格愛說話,一心以找售貨員、公關為目標。惟一般時裝牌子的衣服尺碼她都不合穿,好不容易獲一間日本時裝店聘用。

「招聘廣告列出薪金有7,000元,老闆娘卻開出4,500元我也無所謂了,她說原因是我的身形難以說服客人買衣服,因實在急著需要工作,這無理理因也答允了。」

賣大碼衫潛力巨大

當她準備上班之際,卻發現自己無衣服可穿,因日常服飾都是tee恤、牛仔褲,她在日本時裝雜誌剪了一幅相片,打算找人依樣葫蘆訂造,但對方說做一件抑或10件,製辦價錢都是一樣。

既然我難買衣服,其他肥妹都一樣吧,於是膽粗粗在Yahoo拍賣邀人夾單,怎料和議者紛至沓來,第一日訂單已有50人,等於我在時裝店的一個月人工!

由此讓她覺得大碼時裝大有作為,於是循此發展,時裝店的工作沒去做。網上售賣大碼時裝,她做得有聲有色、如魚得水,逐步擴展至大碼鞋、大碼內衣甚至連大碼婚紗也涉及,總之一切大碼都關她事。

創業屢碰壁

最初經營大碼衫網上生意,這門生意做了七、八年,Fast Fashion襲港,Sorry開始想轉型,直至淘寶席捲全港,對方款式繁多,香港的租金及人工又高昂,根本難以匹敵,她不得不離場。

    點擊圖片放大
    +5
    +4

開展功能內衣生意

適逢有顧客問她可有功能內衣,當時Sorry對此是一頭霧水,上網一看才恍然大悟。「我去功能內衣店逛逛,是好開心的,肥人都有肥人的綫條,不一定統統是米芝蓮身形。」

最新影片:前主播蔡雪瑩教整簡易甜品 「零失敗」焗朱古力棉花糖【附食譜】

功能內衣包着全身,穿上後身形確是漂亮了,但她發現有兩個問題:

1. 幾多人會用上幾萬元買功能內衣?

2. 早年的功能內衣,綫條是靠推出來,難免會有束縛過於緊身之感。

她有做大碼衫經驗,衣料都較鬆身舒適涼爽,她嘗試把做衫布料混合在功能內衣,交託裁縫試做,她試穿過後,身形有改善,顧客紛紛詢問可有出售,她的腦海又叮了一聲:這門生意有得做。

「我把試做的功能內衣給顧客試穿,沒想到大賣,結果我捨棄了大碼衣生意轉做功能內衣。」這改良了的功能內衣,她稱為非傳統功能內衣,既沒有傳統功能內衣的箍緊,而且售價比較相宜,屬「平民價」。

Sorry第一間內衣零售店開在時裝批發大本營的香港工業中心,年僅二十多歲的她膽粗粗嘗試把功能內衣店走Franchise特許經營路綫,得到不少人青睞,頭兩年就開了12間舖,但卻是不愉快經歷。

「其實我把特許經營想得太簡單,錢是賺不少,每舖一個月至少逾10萬元營業額,但不斷和特許店發生爭拗、齟齬。她實在受不了,當特許經營的兩年期限一到,把舖頭全收回自己做。

香港聾人協進會第一次試身體驗活動。(被訪者提供)

胸圍行內九成由男人主導

Sorry說自己沒有打過工,也沒有在大公司任職過,若公司規模過大,在管理上感吃力。三年多前,她把業務下放,減少插手公司日常事務,主要做Marketing及公關工作,為品牌打響名堂、建立形象。與此同時,她也開始參與商會事務,向其他生意人取經。

她仍在進修有關胸圍的課程,報讀英國的網上課程學畫紙樣。「我本身無設計底子,只是覺得這樣辦好看,襯上喱士配合,就叫裁縫去車,我一直愛mix and match,最重要是我明白同路人需要及喜愛甚麼,自然水到渠成。」

有看過劉青雲主演的電影《絕世好Bra》不少人認為是虛構的,怎會做胸圍會由男人去做?Sorry說,這齣戲寫實得很,行內九成由男人主導,因胸圍原料主要是棉,不能在溫差大的地方處理,在工廠裏的男員工開工時熱到只剩一條褲子。

Hafina碼數齊備,由65A至110H都有。(黃建輝攝)

如此年輕殺出血路,她今年36歲,生意年入已逾七位數。她直言3年前會覺得自己厲害,比同輩行前很多。「但認識了其他商界勁人,才知天外有天,如b.duck老闆有千幾間舖,我那12間算得是甚麼?簡直是微企啊!」正因為天外有天,讓她眼界視野變得遠大,學得更多,人也變得謙虛,人才會有進步。」

聘用基層  多做慈善

Sorry指自己來自基層,公司部分員工也聘自基層婦女。兩年前始她參與慈善活動,向輪椅人士捐出斷碼內衣、開無障礙或聽障友善內衣店,請了首個手語翻譯員為聽障者服務的內衣店,希望影響及感染商家做傷健共融。

Sorry坦言,創業這些年來,情緒不斷累積,早前感到氣餒不開心。但有天舉辦了一場殘障人士時裝表演騷,原因是希望燃起欠自信的人內心那團火。「有媽媽捉着我手:沒想過見到女兒可穿上婚紗。我望着他們,頓時感到豁然開朗,幫到人比搵到錢更開心,究竟是誰幫了誰?」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