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媽媽】逾期居港照顧智障兒付上坐監代價 慈母從不後悔︰一生一世陪著你走

休閒消費 13:38 2021/09/03

分享:

梁太和康仔多年來形影不離,她無悔有這個兒子,讓自己的人生更精采。

陪着你走,一生一世也不分--是梁太二十多年來最喜歡跟兒子梁偉康唱的歌。今年26歲康仔,出世時眼仔大大非常可愛,可惜兩歲多時經評估證實有自閉症及輕度智障等,需要入讀特殊幼兒中心。當年仍未獲批單程證的梁太更不惜在港逾期居留,甚至坐監,也要冒險貼身照顧兒子。溝通困難、表達不到自己、自殘……康仔的成長之路一點也不好走,但梁太依然堅強及積極面對,無怨無悔,只希望能永遠拖着兒子的手,繼續漫步人生路。

    點擊圖片放大
    +5
    +4

 

「這是一個由天堂跌落地獄的故事。」梁太從容不迫地笑說,那時候康仔也乖乖坐在媽媽身旁,邊喝着凍飲,邊興奮地玩着手機遊戲。26年前的一段中港婚姻,就是梁太與康仔故事的序章……

在大陸鄉村地方生活較困難,經親戚介紹認識到個香港男人,想當年人人也嚮往嫁香港人。

婚後她順理成章誕下大仔偉康,和他在內地定居,而做司機的丈夫就因工作留港,每星期才北上探望他們一次。

康仔出世時好得意,雙眼圓碌碌又肥嘟嘟,街坊愛叫他做BB康,每逢看到他都不禁要抱抱,而且不難湊,生活無憂,當時我覺得自己人生也算一帆風順,非常開心幸福。

行為異樣證實智障

豈料到康仔兩歲多時,梁太開始察覺到他有異樣,不懂說話,只會發出些奇怪的呀呀聲,又經常氹氹轉,不會跟同齡小朋友玩,就連喊他也沒反應,甚至招來鄰居閒話及作笑柄,於是決定帶他來港做檢查。

經過一輪評估及檢查後,康仔證實患有自閉症、輕度智障、過度活躍、發展遲緩及語言障礙等問題,需盡快入讀特殊幼兒中心接受訓練。

簡直是晴天霹靂!剎那間彷彿由天堂跌落地獄般,我不知道那些是甚麼病,更不懂如何處理,後來了解多了,才知道對他成長有很大影響,非常擔心。

為照顧兒子寧坐監

可惜在90年代,要以單程證來港居留非如現今般容易,動輒要輪候十多年,梁太惟有改申請僅可短期居留3個月的雙程證來港照顧康仔。但始終丈夫要返工,奶奶又70多歲,加上沒有其他親戚可幫忙,每隔數月就要回鄉再辦手續的話,康仔就會沒人照顧,隨她回去又怕錯過訓練機會,她就決定搏一鋪,在香港逾期居留。

我選擇了行這條路,兩年來每日帶他返學或去中心訓練,回家後亦要重複練習才有成效,整日忙忙碌碌。那段期間每逢上街又要冒着被揭穿身份的危險,過着偷偷摸摸及提心吊膽的生活。直至有日在返學途中碰上警察,原本他沒注意到我的,可能是自己作賊心虛吧,神情有異被查身份證,結果就拉去坐監了。

梁太最終判監3個月,她形容那段牢獄生活是人生中最難忘、最痛苦的經歷。「拘留時曾有律師問我要否幫手,但無知的我竟傻傻一口拒絕。3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監倉的環境的確令人望而生畏,要與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士同囚,那種恐懼感畢生難忘。但為了兒子,我無怨無悔。」出獄後她隨即被遣返大陸,年多後終獲批單程證來港與康仔一家團聚。

愛自殘出走需貼身照顧

雖說是輕度智障,但升小一時康仔的智商就被評為可在主流學校讀書,梁太決定讓他一試。

試一個學期,我就足足陪他坐在課室裏一個學期。他會爬上桌面走來走去,甚至會被同學欺負。我覺得他很可憐,心很痛,讀完那學期後我撑不住了,決定轉去特殊學校。

她續說,照顧康仔的確很花精神力氣,他有言語障礙,不能完整表達到需要,只能說出開電視、玩電腦等單詞,又很怕適應新環境,需要預先告訴他當日活動,讓他有心理準備,否則就會發脾氣。有時鬧情緒時更會突然大嗌大叫,或是做出打頭、咬手臂等自殘行為,令她時刻非常緊張。

    點擊圖片放大
    +2

而且康仔更有鋪「出走癮」,小時候曾試過自己坐車去東涌港鐵站,又試過在庇護工場上班期間突然失蹤,身上沒帶分文,報警求助也找不到,嚇得梁太驚惶大哭,怎料到晚上又自己走回工場,但渾身濕透、整對鞋都是沙,懷疑是去了兒時曾到過的沙灘玩。

最新影片:印裔港生睇劇學廣東話中文奪A 公屋仔科大神科畢業投身金融盼脫貧

「不是每次也能這樣好彩能尋回他。還記得最深刻那次是兩年多前,身心疲累的我決定放放假去泰國旅行。上機那天康仔就跟爸爸去參加活動,但剛到埗就收到中心職員打來說他不見了,那刻我擔心到根本不知該怎辦。幸而晚上他又平安回家,但完全破壞了我整趟旅程的心情,想立即回港。」梁太說。

然而,亦因為康仔有這些行為問題,梁太這些年來從不會讓他自己一個外出,就算去到哪裏都要拖着他的手,陪着他走。

小時候別人都不以為意,但現在他已26歲了,大個仔又高過我,但我仍會當他是BB一樣照顧。我很喜歡唱歌,經常會跟他唱《陪着你走》、《漫步人生路》,『在你身邊路雖遠未疲倦,伴你漫行一段接一段……』他最愛聽。

感激細仔相伴提點

當媽媽不易,要當有智力障礙孩子的媽媽就更加難,既要花多幾倍精力去照顧孩子,更要面對周遭的歧視眼光,承擔着無限壓力,梁太就慶幸自己「睇得開」。「我始終是普通人,有時情緒會好低落,難以撑下去。有人說家醜不應外傳,我不認同,我會跟信任的朋友說,她們會安慰我、鼓勵我,令我重新振作。」

她亦有虔誠的宗教信仰,每逢壓力大時就會靠唸經紓解,或會與勵智協進會一班同路人家長互相傾訴。但讓她最欣慰的,還是身邊那位最大的心靈良藥--細仔。「當年很掙扎應否生他,但想到自己終有一日會老,比康仔早走,那他怎麼辦?就決定再搏一鋪。」

幸而細仔智力正常,細個可能未懂性,不理解哥哥的怪異行為,但長大後兩兄弟相處非常融洽。「有時哥哥發脾氣會用蠻力,他會幫我手控制他。我有時火遮眼怒罵哥哥,他又會提醒我要控制情緒,那刻我心裏真的很感謝弟弟,幸好有人及時阻止我,大家互相提點支持,否則我會失控或想歪。感謝你的出生,這鋪我真的搏贏了。」

面對漫長人生路,梁太笑言自己50多歲仍有力氣照顧康仔,而在社工協助下,他在庇護工場已工作多年,好讓她有喘息空間。目前梁太對康仔仍抱有期望,冀他能學識照顧自己,至少能表達到所需或懂得找人求助,好在社會上立足。

我願意將自己畢生精力、時間都放在他身上,我的生命就以他為大前提。看到他開心的樣子,就好像從前BB康那般可愛,我就心滿意足了。生活總是要過,希望我們以後的路能好走點吧!

30年非牟利組織 助智障人士重投社會

梁太與康仔多年來均有參與勵智協進會舉辦的活動,協會早於1989年成立,是由一班智障人士、家長及義工自發組成的非牟利慈善組織,會舉辦不同活動或課堂,培養智障人士獨立生活的能力,以及讓社會更認識及接受他們。

勵智協進會副主席李宋小萍說︰

我們的協會希望能團結一班智障人士及其家長,讓他們能懷着「有所取、有所給」的精神,除了在協會內學到生活技能或接受訓練外,更希望他們能互相幫助及支持,關懷其他同路人,回饋社會,讓大家在一個包容的社會中活得更有尊嚴。

梁太亦勉勵一班同路人,不要怕跨出第一步。

多年來我也有在勵智會裏做義工,分享經歷,我希望可以藉着自己的故事鼓勵他們,不要覺得孤獨、不要介意別人的眼光,世上可能有更多比你經歷更多的家庭,最重要是懂得找人傾訴及幫忙。

記者:黃依情
鳴謝場地提供:金域假日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