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事】退休老闆為療癒愛犬病逝傷痛 寄情義工給受虐無家老狗送暖

休閒消費 17:02 2021/09/09

分享:

鄧泰楨表示,流浪狗的身世很可憐,有曾受虐遭毒打,極乏安全感,有時難免乖張,但只要願意花時間及愛心跟他們玩下及溝通,牠們會放低防備心,慢慢變得溫馴。

做義工,似乎已成為不少退休人士的「工作」之一。不過服務的對象主要是人,但其實人類的好朋友狗隻,一樣都需要幫助。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鄧泰楨(Andy),九十年代初移民到英國打理餐館,9年前退休後一家三口連同愛犬回流香港,後來愛犬生病去世,Andy十分傷心。他決定把傷痛化成力量,到元朗的吳家村狗狗之家做義工,協助照顧場內接近百多隻被人遺棄的流浪犬。「這些都是受虐待、無家可歸的老狗,希望有一個溫暖的家給牠們終老。」

充滿愛心的Andy,退休後除了湊孫外,便到狗場做義工。(陳永康攝)

可能在英國已生活了接近三十年的關係,今年66歲的Andy帶點外國人的不拘小節個性,訪問當天的天氣不穩定,時晴時雨,拍攝期間要經常更換場地,室內室外兩邊走,Andy卻十分合作、毫無怨言,更笑說自己已退休,時間十分充裕,更著記者慢慢來,自己可以盡力配合。

對比起退休後的慢活步伐,Andy從前是位工作狂,十分忙碌。70年代他中學畢業後,修讀了兩年飛機工程課程後成為工程師,在當時的啟德機場工作。「當年屬新款的Airbus A300來到香港,我是第一個本地工程師做維修的。」他工作發展十分順利,前途無限,後來更結婚生女,組織一家三口的快樂家庭。

不過這時英籍的外父希望他到當地接手餐廳生意,Andy不捨得放棄工程師工作,但為協助外父發展生意,便於1993年舉家移民英國。

最新影片推介:半島酒店大廚教揀教食奶黃月餅 公開鬆軟油潤月餅黃金比例+選料貼士

Andy十分愛錫愛犬Gorgeous,感情很好。(被訪者提供)

初到異鄉,還要轉行做飲食業,Andy直言開始時有點不習慣,幸好慢慢開始融入當地生活,更跟餐廳員工建立良好關係。「當時舖頭的長工連兼職約有二十幾人,他們來自不同國家,餐廳就像聯合國十分熱鬧,我們經常在收舖後一齊食宵夜,談天說地,相處很融洽。」

他也跟不少客人打成一片,除了一起相約打高爾夫球外,更會到客人家聚餐,相當愉快。

餐廳光榮結業

餐廳生意一直發展理想,但隨著英國經濟下滑,客人的消費意慾亦逐漸減低。「以前每枱客都會叫一枝酒,但後來減少分量只要一杯,到了後期就只要一杯水,因是免費的。」

Andy眼看自己打理餐廳已接近20年,更是年中無休,加上自己年紀不輕,便決定讓餐廳光榮結業,退休返回香港生活。

Andy一如從外國回流的香港人一樣,覺得香港環境很擠迫,還自言樓價十分高,置業相當困難。他起初的退休生活,十分清閒,經常與太太弄狗為樂。「我自小很喜歡狗,未結婚時已在香港養了兩隻,在英國生活時,囡囡話想養一隻狗仔作伴,我便在她生日時送上松鼠狗Gorgeous,我們更當牠是屋企人。」

不過Gorgeous回港生活後,健康卻出現問題,更需Andy貼身照顧。「牠經常肚痾,後來發現患上糖尿病,我要每天替牠驗血糖及打針。」

愛犬身體狀況似乎慢慢好轉,怎知一年後卻確診癌症,每個月都要打化療針,8個月後更撒手人寰,當時Andy十分傷心。「以前在英國餐廳工作,每天下午落場時間,我都會帶Gorgeous一起散步,晚上更會同牠一起睡,我們有很深厚的感情。」

最新影片推介:反式脂肪堵塞心血管 營養師教看餅乾成分及標籤

    點擊圖片放大
    +6
    +5

捐贈亡犬物資萌起做義工

由於Gorgeous留下大量的物資,Andy便決定捐贈出去,他在網上看到元朗的「吳家村狗狗之家」,便把狗尿片、寵物剪刀及乾糧等等送到狗場。當時來到現場,他發覺有近百隻流浪犬,牠們都很活躍,生活得很開心。同時他更發現狗場招聘義工,便決定成為一份子,由2015年一直做到現在,已達6年時間。

「吳家村狗狗之家」位於錦田錦上路,由08年營運至今,一共接收約100隻被遺棄、受虐待及無家可歸的流浪犬,全由一群義工負責照顧。

Andy雖然有照顧狗隻的經驗,但流浪狗的性格跟寵物犬大不同,故他開始時也遇到一些困難。「狗隻全是被遺棄,有的曾受毒打,又或曾被漁農署的職員捕捉,所以對人缺乏安全感,有時為保護自己甚至會咬人。其實牠們身世很可憐,我們只要願意花時間及愛心跟他們玩下及溝通,牠們會放低防備心,慢慢變得溫馴。」

Andy說場內有些狗隻都很爛玩,十分可愛。(被訪者提供)

被遺棄老狗掛念主人

現在所有住在吳家村狗狗之家的狗隻,全部都會有自己的名字,Andy說每一隻狗擁有自己的身份,自然會感覺被愛護及受重視。

而在眾多的流浪犬中,Andy自言最難忘便是小寶。「小寶原本是一隻家狗,但因年老生病被主人遺棄,把牠趕出門口,我們的義工見到便帶小寶回狗場。我們每逢周六會有義工帶所有狗出街行一圈,小寶跟一位義工出街時,忽然加速走得很遠更失去影蹤,當日我們到處尋找牠,但到晚上11時都搵不到。第二天早上有義工發現小寶站在自己舊居門外,相信牠很掛念主人,但可惜主人無動於衷,對牠不瞅不睬,可憐的小寶只好跟我們回狗場。」

Andy說每隻流浪犬都有自己的故事,就像他最喜歡的「偉業」,由於牠從前在街上經常被襲擊,曾受過傷害,故當有人或其他狗埋身,牠便吠過不停甚至會作出攻擊,故牠在狗場要單獨安置。

Andy見牠經常孤零零一個,便主動跟牠玩,偉業隨後放下戒心,在Andy面前十分溫馴,更經常撒嬌。「某一天我在家中,義工打電話來話偉業突然抽筋,已安排了車輛帶牠看醫生,但車未到偉業已停止呼吸,最後更死去,當時我很傷心。偉業火化當天,我發現牠全身發脹,懷疑是給毒蛇咬後中毒身亡。」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每隻離世的狗隻,狗場都會安排火化,骨灰更會放在狗場,希望牠們最終都有一個「安樂窩」。

不論是生前死後,Andy自言也希望給流浪狗一個溫暖的家。「牠們年紀已很大,前半生受過不少苦難,在後半生的日子,希望可享安定及快樂的生活,更一直到終老。而我的責任是陪著牠們,走過『狗』生最後的一程。」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