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捱過車禍毁容欠債兼投資失利 寶珮如笑對逆境:全靠阿Q精神

娛樂 16:35 2021/09/15

分享:

寶珮如22年前車禍毁容,全憑看得開,以正能量面對逆境。

女士愛美,尤其女藝人,工作之一就是時時刻刻在鎂光燈、鏡頭下展露最美一面。她們的面孔,既是價值的體現,也是自信的來源。這樣重要的自身,卻被一次意外毀掉。22年前的寶珮如(Baby Bo),因一場車禍毀容破相,甚至無力支付醫療費而欠債。

今天的她,捱過手術、手腕勞損,面對投資失利,仍深信「明天會更好」:「兩個月前去看醫生,其實是很普通的傷風感冒。但因為1999年的車禍,下半邊臉都是螺絲,用一塊鈦金屬片托住。醫生發現那塊片壓住面骨,當傷風感冒有菌便積在那裏。日積月累下,菌走不到,引致鼻竇發炎,積了很多膿,更壓到三叉神經,令我半邊面麻痺。」

當時正在趕拍電視台古裝劇的Baby,不得不工作、治療兩邊兼顧:「很多謝劇集監製Andy哥讓我可以一邊開工,一邊去做針灸治療。劇集一煞科,我便馬上入院做手術。因為醫生說不開刀不行,他們照了片、電腦掃描,說我那塊片已經被膿覆蓋了。」

22年前車禍的後遺症引致鼻竇發炎,令寶珮如上月要入院做手術。(受訪者提供)

演員每次的拍攝工作大多牽涉幾十至上百人,即使接受治療,除不得已的情況外,都選擇在工作完結才進行:「上星期剛完成的手術很順利,不過成不成功就要等兩個月後才知,現在每個星期都要回去洗鼻、照鼻內窺鏡。醫生告訴我手術後要休息一段時間,因為會不停流鼻血。」

訪問短短個多小時,Baby手上一直握着紙巾,不時擦拭,面上卻始終淡定自若,說得興起時,更會笑至彎腰。或許是因為經歷過長達7年的手術治療期,這一次微創手術,對Baby而言根本不算甚麼,就如她在IG帳戶上常常標示的一句「人生無乜大不了」,豁達又瀟灑。

花9個月治好手腕勞損

不過早在鼻腔手術之前,她卻被另一傷患困擾了大半年。「我自己也是第一次聽到『腕管綜合症』,第一次經歷手痺、手痛到完全睡不着。」腕管綜合症多數由手部長期勞損引致,10個家庭主婦中幾乎七、八個會有。

寶珮如以積極正面態度面對人生,不被過去的意外規限演藝發展。(黃建輝攝)

「我就是典型的家庭主婦,經常拉架車仔去買餸、買日用品。而且我洗擦地板時就像「阿信」,是趴在地上用手搭着毛巾去抹,不知不覺令手腕累積了勞損而不自知。」Baby憶述:「第一晚手痺時我還以為是自己睡覺姿勢不好,第二晚又更加痺,去到第三晚甚至痺到痛,我才去看醫生。」

自稱是勞碌勤力「阿信」的Baby笑言,當時醫生告訴她以後要做「妲己」:「你知道現在那些煲煲碟碟多重嗎?所以主婦們那麼容易勞損。本來醫生說我的情況要開刀,如果不想做手術,也可以試天然療法,例如物理治療、針灸。結果我花了9個月的時間,幾乎日日去針,最近終於好返!」

最新影片推介:梁朝偉《尚氣》專訪

演技獲吳鎮宇讚賞

身體的傷痛和疾病,寶珮如逐一戰勝了。以為她性格必屬剛強硬朗,又或因磨難而改變,以至復出後接拍的第一套電影《藍天白雲》,即以沉鬱角色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但原來試煉過後,她反為變得柔韌,更懂得放鬆。

「覺得自己的心態不同了,以前做事、拍攝會很緊張,愈想做得好就愈緊張。但現在我不會給壓力自己,做足功課,然後就放膽去做,結果自己舒服,出來的效果也更好。」

早前上映的電影《濁水飄流》得到不少影迷讚賞,寶珮如在戲中破格演出殘障露宿者。(電影劇照)

難怪Baby在《濁水飄流》中的表現獲得戲中男主角、影帝吳鎮宇的稱讚。「我自己聽到也很驚訝,是他的經理人告訴我:『套戲佢個個都無讚,淨係讚你!』」

車禍前的Baby總是以開心果的形象出現在幕前,笑容燦爛、充滿陽光氣息,那是藝人給觀眾看到的一面。

現在的Baby演活喪女的陰沉母親、滿口粗言、憤懣難平的殘障露宿者,而鏡頭以外的她,既朝氣蓬勃得讓年輕女生都慚愧,又帶有一種樂天知命的成熟灑脫。這種特質,令她即使面對投資失利,也能爽快一笑置之。

    點擊圖片放大
    +3
    +2

疫情前投資滑鐵盧

Baby前年斥資5位數字,與友人合資美甲店,更找來娛圈好友楊玉梅任代言人。「我們開得不合時,開舖不久就遇上疫情爆發,後來更要停業,幾乎做不了生意,我亦已經沒有再注資。」

大部分人說到蝕錢相關的話題,總免不了有點不甘,Baby卻樂於自嘲。「所以我這個老闆夢很快就醒了!不過就浪費了我老公的買餸錢呢!」

疫情下全球經濟疲弱,對於何時「東山再起」,她發放正能量為自己打氣:「我很有阿Q精神的,我試過了,就有了經驗。等之後經濟好了,我又有機會、資金時,就可以做得更好,把之前的重新賺回來!」

前年寶珮如與友人一起為投資的美甲店開幕剪綵,可惜因疫情關係而止蝕離場。(受訪者提供)

搭檔開咪踢爆娛圈前輩

去年的港台節目《一起走過》深受聽眾歡迎,主持人楊紹鴻夥拍江美儀,找來30多位相識多年的圈中好友,大談香港影視圈的苦與樂,分享各自經歷的起跌浮沉,儼如一齣聲音演出的香港影視史。

今年添食再開第二輯,楊紹鴻找來亞視老朋友寶佩如搭擋,問及轉主持是否想增加新鮮感。楊卻鬼馬笑答:「是因為江美儀要拍劇抽不到時間錄,所以我才要另外找人。一來我和她熟,二來她『嘴刁刁』,這樣合作起來才有火花嘛!」

一旁的Baby聞言即道:「多謝楊總,一找人就想到我,主持電台節目是我未試過的事。這次有新嘗試之餘又可以聽到前輩嘉賓們的分享,很開心、很期待!」

上一輯的訪問嘉賓讓楊紹鴻使出不少友情牌,這次再接再厲。Baby透露指節目已錄了幾集,嘉賓中不乏大眾熟悉的前輩,如韓瑪利、白彪,以及黃夏蕙等,笑指:「夏蕙姨真的很放!甚麼也說,幾乎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和我們分享,她那一集真的很精采。」

楊紹鴻與寶珮如率先透露,指黃夏蕙的訪問非常精彩。(受訪者提供)

以朋友身份問得刁鑽

節目重點、甚或精采之處並不在於嘉賓的來頭大或小,而是每一位和楊紹鴻之間的「激情對話」。楊紹鴻說:「這不同於其他的訪問節目,我們不單以主持身份去聊天,更是以認識多年的朋友身份,所以才能夠問得深入、問得刁鑽,玩踢爆!」

楊紹鴻更舉甄妮做例子:「她第一次吊威也就是由我吊,你知道甄妮幾重啦!當時我年紀細,大家都叫我鴻仔。她對我說:『鴻仔!我咁大個囡第一次畀人咁吊㗎咋!』又如我上一輯訪問一個朋友,說起當年大家去蒙古拍攝,差點被公安拉的驚險事等。」

這些鏡頭後的趣事、辛酸事,不是當事人便不會知,由藝人和製作人口中像老朋友話當年般說出來,新奇又過癮,難怪上一輯節目出街至今仍不斷有聽眾重溫,收聽率相當好。

最新影片推介:經歷兩次傷患無阻游泳決心 男拔舊生一年三破香港紀錄

關於影視圈的往事有得聽,關於明星之間的緋聞、八卦一樣也有得聽。

楊紹鴻續指:「就像譚炳文炳哥,我和他真的很熟,寫過歌給他、合作過,平日也約出來見面吃飯。那次他上來也不斷開他玩笑,說起當年他:『裝狄娜屙尿』!或訪問南紅,即媚姐,照直問:『媚姐,老老實實,當年四哥有無溝過你?』也問過于洋:『有無溝過珍姐?如果唔係點會咁多嘢撈。還是你真的有溝過薛家燕?』」

新一輯的《一起走過》,兼具本土歷史和娛圈八卦趣談,問的人豪邁放膽,聽眾就算真的聽不到答案,也饒有趣味,何況大部分嘉賓更是暢所欲言。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