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校長】心痛學生上學補習時間長過返工 黃焯菴小學推「樂學樂玩」為學習鬆綁

中小學 10:01 2021/09/22

分享:

許定國校長表示,他眼中黃焯菴小學是一個很特別,又很有特色的地方。

「我眼中黃焯菴小學是一個很特別,又很有特色的地方。」許定國校長來到佛教黃焯菴小學,眨眼間已踏入第四個年頭,陌生感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與佛教黃焯菴小學師生共同成長的無數點滴。

之前服務過24班的大校,和黃焯菴一樣16班的學校也試過,但這裏師生關係的緊密仍然令我印象深刻,family feel很強。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依靠溝通建立,那麼在溝通之前,至少也要先認得出對方。面對全校幾百位學生,一般老師很多時只能記得自己任教的班級,要準確地把全校每一位學生的名字喚對,幾乎不可能。

我們的老師只要進來工作兩至3年,都能記住全校學生的名字。

許校長自信地笑着續道:「每年的小六學生畢業後,新的小一進來,約50人左右。有些人花兩、三年,有時更快,一、兩年已可以將全部學生記住。」縱然校長不斷強調老師記得到是因為學生人數少,全校約300人較24班學校約七、八百人,自然變得可行。但其實300人也好,50人也罷,同樣需要刻意牢記。老師們的用心,見微知著。

家長參與度高

學校是傳統的火柴盒校舍,規模小,教職員自然也較少,但小校與大校舉辦活動如校運會、開放日,需要的人力其實相若,此時家長的參與就發揮重要作用。

在看台上幫忙看管學生、在終點綫協助計量等,家長義工都不可或缺。而且當學校有特別活動如開放日、節日慶祝活動等,大家共同參與、眾志成城的氣氛更是熱烈!

校長分享指其中有位家教會的家長主席,本身是扭氣球高手,故常在特別日子如畢業禮為學校扭氣球,成為一眾師生和嘉賓最愛的打卡點。

學校有時會舉辦一些中華文化活動,此時家長義工們就會來到學校一起搓湯圓、包餃子,更即場烹煮,學生們在放學前就可以吃到新鮮又熱辣辣的傳統應節食物。

學校近兩年來參加了利希慎基金的「家校齊家教」計劃,通過一系列的家長講座、課程、工作坊,協助家長認識和掌握不同的管教技巧。「這項計劃每年有4次大型的全校講座,各級亦有針對性的主題工作坊和個別指導。」

我們重視家長教育,因為很坦白,任何工作事前都有職前培訓,唯獨是「做家長」這份終身職業,偏偏欠缺培訓,人人都是邊做邊學,所以我們希望以學校的角色提供支援。

許校長相信,家校合作並不只是在學校活動上的參與,而是積極提供實際支援,教導父母如何管教孩子、促進親子關係。「而且小朋友和家人關係融洽,對於成長、教育也有很多助益。」

    點擊圖片放大
    +6
    +5

下午改行活動課

帶領學校發展的角色不易做,對於4年前空降的許校長而言更是。在經歷了第一年的了解和適應期後,他陸續推行新措施,其中一項為「樂學樂玩」時間表,即上午上課、下午則安排各種學習體驗活動。「其實小學由半日制轉為全日制,應該是豐富學生的學習經歷,而不是將原來的課堂拉長,從早到下午坐在課室上堂。加上我過去做老師時有一個很深的體會,看見放學時學生一個個排歸程隊,補習社那條隊很多時都是最長的。我後來和同學仔聊天,發現他們有些真的是從4點下課,然後在補習社留至晚上8點,一直都在做功課。」

許校長面露擔憂地指:

即是說小學生從早上8點多左右,一直上課至下午4點,然後再接着做幾個小時的功課到晚上,幾乎比一般上班族的「工時」還長!而且坦白說我們大人有時也會懂得「走位」,小孩子卻不見得可以,變相更加辛苦勞累,也非常不健康。

學校改變時間表的初衷是為學習鬆綁,也為豐富學生的教育,所以下午的活動多元而全面,絕非單純玩樂。「除各種音樂、藝術、體育類的興趣班外,我們在下午時段會邀請不同的專家來學校辦講座,向學生和老師作不同的主題式分享;亦會有針對閱讀的活動環節、關於文化、環保等議題的體驗學習等。所以知識、態度、技能這3方面學生都能學到,而且以一個更有趣的方式去掌握。」

小學星空奇遇記

天文學和小學之間似乎關連不大,但在佛教黃焯菴小學這裏卻是最有代表性的學習主題。「我們有自設的校本天文課程,以實踐沉浸式學習為重點。」說起學校的「天文學堂」,許校長如數家珍:「我們特別引入『數碼立體流動星象館』,讓同學可以在室內觀星;又購置十數枝天文望遠鏡,不只讓學生可以在天台觀星探日,更開放給家長和社區人士;還有我們的『星空隧道』,拱頂上以夜光展示了西洋十二星座和中國的二十八星宿,很壯觀的呢!」

要將天文課帶入小學的想法,原來是受校長一次美國太空之旅啟發。「大約十一、二年前,我當時還是老師,有機會帶領來自不同學校的學生到美國太空營交流。當時自己也很興奮呀,就像去旅行,又可以增長見識,那裏就像一個以太空作為主題的大型主題樂園。」而那一次交流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當地和太空相關的教育內容。

「大家都知道美國的太空科技發展很好,但不知道的是原來關於太空、天文等的內容,早就有一套系統性的課程,涵蓋範圍是由幼稚園至大學程度。他們的內容不是單一性地集中在天文,而是全面性的,各個科目都會涉及,如數學、英文、常識類等。當時我作為一個老師就想:既然外國可以這樣,為甚麼我們不試試呢?」

從上一間學校的天文、太空興趣班開始,到現在有校本的「天文課堂」,校長一步一腳印,將當年自己在太空營的感動,帶來學校,透過一系列的天文設施,再結合科學、STEMA等趣味教學,啟發學生探索世界、宇宙的浩瀚知識。

作為文科生的許校長,對 STEM 亦有鑽研,圖為老師時期帶隊參與機械人比賽的照片。(受訪者提供圖片)

文靜乖學生志願做老師

「我做學生時是個很靜的人!即使後來長大至入行做老師,除了上課外亦很少說話,放工回到家就會打機。即使是朋友之間的聚會,我也是充當聆聽者的角色。」許校長說起學校大小事宜時總是一句接一句,既興奮又熱切,沒想到私下竟然是個寡言的人。

安靜的學生何以長大後會成為需要不斷開口教書的老師?「那個轉捩點其實是在中四時參加一個類似『大哥哥大姐姐』的活動,在那時亦遇到兩位影響我很深的老師和社工。那位社工教了我很多待人接物、與人相處、溝通的技巧,我們關係很好,直至我畢業後也一直保持聯絡,更是我結婚時的伴郎呢!」

「另一位負責活動的老師則對我後來教學生的理念影響很深。其實那位老師中一至中七都沒有教過我,只在活動中接觸。這位老師每次在我們設計活動時都會完全放手,他並不是不理我們,當我們遇到問題,他才會『傍一傍』,將主導權完全交給我們,令我得着很大。後來我成為老師,也以這種方式去指導學生,讓他們可以自由發揮,更有自主性。」

最新影片推介: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