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關者們】古天祥混血兒身份曾受歧視 感恩家有賢內助:令我全心全意工作

娛樂 17:34 2021/09/29

分享:

古天祥曾跟人合資搞生意被騙百萬元。

要在演藝圈衝出名堂並不容易,混血兒就更難,要靠點運氣和毅力才可撐下去。42歲的西班牙混血兒古天祥(Carlos)入行18年,從事模特兒工作逾10年外,更參與不少電影及電視劇的演出,近日於TVB劇集《把關者們》演毒販。

古天祥早前接受TOPick專訪,說到在圈中浮沉多年也沒想過放棄,只因當演員賦予他滿足感和自尊。

【離開大台】喬寶寶揭與TVB提早解約原因 對大台沒怨恨卻留遺憾【有片】

(黃建輝攝)

感激愛妻支持

發展演藝事業外,曾搞生意的古天祥被騙兼蝕錢近百萬,現在的他學懂踏實一點,已成為金屬雕刻師的古天祥希望可以建立個人品牌,努力吸金養妻活兒。

他更感激愛妻一直以來的支持。古天祥用廣東話說:「我就如隻未彈上去的藍籌股,相信我會做出成績來,希望太太給點耐性,她會望夫成龍的。」

其實古天祥於巴拿馬出世,父親為中國人、母親為西班牙人,父母早年於巴拿馬經營貿易生意,其後生意結束後轉為開士多:「聽聞有人眼紅父親的生意,所以將他的鋪頭燒掉,在我兩歲之時就一家四口返港投靠爺爺。」

古天祥為西班牙混血兒。

面對身份認同問題

初初來港生活時,外表鬼鬼地又曉廣東話的古天祥不諱言遭歧視:「年幼時曾被駡雜種仔,小學雞是沒有禮貌,幫人改下花名或者做些事情激下你,我曾因此而跟人打交。」

待長大入讀大專院校之時,擁混血樣貌卻成他的優勢:「大家會覺得我很有趣,特別是加入模特兒行列,更覺混血兒十分吃香。」

縱然曾被欺負,古天祥卻沒有留下陰影:「打完架後又做回朋友,小孩子就是這樣子,不會放在心上,反而媽咪來接我放學時,因為她是唯一外籍女士,感覺幾得意,所以我沒有感缺失或異類。」

由於古天祥並非在港出生,加上父親早年放棄中國國籍,故他一直申領不到特區護照,對他而言是遺憾外,亦產生身份認同的問題:「尤其我往外國工作過海關時,雖然我拿著巴拿馬護照,但我從未在當地生活過,只曾返過當地兩星期,跟一個遊客沒分別。」

早年加入模特兒行列。

當模特兒年年賺過百萬

讀大專時,古天祥任兼職做模特兒賺外快,及至2003年時,父母返巴拿馬生活兼經營生意,他選擇留港專職從事模特工作,代表作為2004年的Mabelle珠寶廣告和2005年大班冰皮月餅廣告等。

讀心理學的他卻選擇發展模特兒事業,只因收入十分可觀:「看到這份職業的前景很不錯,我也算得上是hot hand,很多廣告商找我當model,電影公司和電視台又邀我演出,工作上有很多的選擇,連外國agents也找我,不時赴台灣、泰國和新加坡工作。」

古天祥曾出演近200個平面和電視廣告,年賺過百萬:「並非行行企企,我是擔任廣告的主角,所以當時收入很好,足夠我買車和置業。」

曾拍廣告而年賺百萬。

幸有爸爸提點

當年吸金力強的他選擇投資物業,由起初購入一個位處澳門的細單位,輾轉下再於內地置業,其後在「樓換樓」投資方式下,現今他擁有近千呎的安樂窩。

不過年青時古天祥也愛揮霍,請朋友飲酒消遣外,愛車一族的他曾收藏6輛電單車:「我算很幸運,有爸爸和爺爺教我理財,他們建議既然賺到錢就買樓保值吧,那時我只廿歲出頭,一會亂花錢。如果讓我回到過去,會自摑一把,叫自己不要亂花錢旅行和買無謂東西。真的很感激爸爸,若不是他,現在的我真是兩袖清風。」

除當模特兒外,古天祥過往演出過不少劇集和電影,至2019年簽約邵氏兄弟,參演的劇集包括《刑偵日記》、《寶寶大過天》及《智能愛人》等。

不過始終混血兒要闖出名堂並非易事,入行18年的他星途發展平平,他直言並非沒有機會,卻只欠缺運氣。

【降魔的2.0】「大話魔」易宇航父親開醫院 現滯留德國助醫生爸爸訂口罩

    點擊圖片放大
    +5
    +4

做生意遇人不淑

其實在2007年,一套台灣偶像劇找他當第二男主角:「可惜開拍前女主角許瑋倫遇車禍喪生,半年後劇集再開拍時,因簽証問題趕不到返台灣,結果易角。另外早年我簽約港視,公司都給予不少具發揮的角色,可惜他們不獲發牌。我一直就是這樣浮浮沉沉。」

屢遇挫折,古天祥未想過離開演藝圈:「因為我依然生存到,慶幸地可以搵到食,讓我供樓、養活家人和儲到錢,所以可以一直行落去,這行可以給予我滿足感和自尊,見到網民的打氣留言是感開心。」

為增加額外收入,古天祥曾與朋友合資搞生意,可惜不是餞本離場便是遭朋友呃錢,這10年間共損失近百萬,他憶述:「2017年於橫店拍劇時重遇位朋友,對方說想在當地開食店,其後一起合資。拍完劇,我返港遙距打理生意,跟那位朋友認識10幾年,他卻突然消失,聽其他人說那食店執笠,他欠下供應商好多錢。」

幾年前開始古天祥迷上金屬雕刻。

另外,他與朋友搞布料生意,受疫情影響致血本無歸,經歷生意失敗令他有啟法:「結婚生仔之後不可以再輸啦,明白到做生意真的力不到不為財,加上有好多變數,踏實一點比較好。」

不再冒險搞生意的古天祥於4年前愛上金屬雕刻,更遠赴峇里「學師」,回港後替自己和朋友的電單車做雕刻,將之發展成副業:「雕刻車身連引擎收費約幾萬元,由於要拍劇和照料兒子,只能半年內完成一個訂單。」

古天祥的作品。

當爸爸後感責任更大

古天祥謂有意從事手錶雕刻,預計明年開始接訂單:「我會先用自己的手錶作生招牌,始終做手錶雕刻要投放較多時間和承受風險,失手弄花人家的名錶要賠10幾萬,幸好從事演藝工作打造好的人脈,大家對我的信任較大,不少名人和明星也想找我雕刻手錶。」

演藝工作不穩定,早前疫情嚴峻令整個娛樂圈近乎停擺,古天祥謂開拓副業也是保障,「尤其當了爸爸後要養育小朋友,我不肯定明年是否有廣告拍攝工作,而金屬雕刻可讓我有固定收入,加上這門手藝可讓在世界各地搵食,方便將來我們舉家移民外地。」

最新影片推介:Anson Lo專訪

兩年前更跟任職醫療集團經理的女友周婉瑜結婚,婚後育有一子,當爸後古天祥感覺責任更大,他說:「作為一個爸爸除了滿足兒子生活所需,於精神和教育上都要照料到,現在的我放更多時間在家庭上。」

在工作上難免與女藝人有交流接觸,而古天祥又是型佬一名,他謂要給予太太安全感:「工作要『消失』幾小時,會令人沒安全感,所以要慢慢建立信心,做好自己,別騙她說去開工,其實跟朋友去飲酒。我完全無欺騙過太太,甚至邀她到片場睇我開工、跟她說我有甚麼通告,分享多點工作點滴,並非藉著工作的便利欺騙她。」

    點擊圖片放大
    +6
    +5

幸喜有賢內助

古天祥謂太太的信心,這是對他最大的支持,他更憶起N年前的痛苦回憶:「早年發展過一段關係,女方很不信任我,工作過後質問我:『今日跟女仔開工,有沒有問人家攞電話?』,又問我為何不接電話?當伴侶不信任時,會令人工作上很大壓力,而太太是對我百分百信任,令我全心全意工作。」

早前疫情下致收入大減,古天祥謂太太未有給予壓力:「她明白娛樂圈有高有低,反而鼓勵我增值自己,或者相約舊朋友建立人際網絡。」

古天祥坦言跟太太一起這3、4年來,他整個人也成長了:「置業前我跟太太去睇樓,她會跟我講解不同地區的樓價以及買樓的程序,我仿如考了半個地產經紀牌照,因為太太求知慾強,她會跟我一起學好多東西。」

最新影片推介:史丹福為兒童游泳課程注入拯溺元素 助學員掌握求生技能以提升水上安全

地點:Da Filippo Trattoria@Harbour City

記者:游艾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