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而不休】基督教香港信義會推動「男爵樂團」 前石油化工集團執行董事變身色士風手圓音樂夢

休閒消費 12:21 2021/09/30

分享: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推動「男爵樂團」,令不少退休男士也可一圓其音樂夢。

有說退休是人生下半場的啟步線,有何夢想未圓,正好趁此熟齡之年完成。基督教香港信義會2011年已舉辦「男爵樂團」,讓一眾男士學習管樂樂器圓夢。李偉民( Peter) 正是當中一員,「2018年開始學色士風,童年時家貧,覺得它閃令令的極高級,現在拿著吹奏,當然自覺好型。」令男士重拾興趣,讓晚年過得更充實,正是「男爵樂團」的宗旨。

信義會的「男爵樂團」,其成立的目的是建基於金齡男士的服務需要,基督教香港信義會沙田多元化金齡服務中心服務主任表示,

去這些社區中心,你會發現很少男士參加。之前我們有個活動名「男兒天地」,正想吸引他們進來,這是按各金齡男學員發展音樂興趣,除了唱歌,還有吹奏管樂,但唱歌班坊間都有很多,我們後來想專注教樂器,一張白紙入來都可以。

豈料推出後很受歡迎,不少男學員都有一個未圓的音樂夢,這就漸漸成為「男爵樂團」。但發展下來,各人的水準參差,結果找外援的音樂總監周詠琴老師來統籌。

    點擊圖片放大
    +2

出埠演出 新加坡「Silver Art 」長者藝術節

自2015年在周詠琴老師的加盟後,「男爵樂團」受台灣嘉義市文化局邀請,代表香港參與第24屆嘉義市國際管樂節,這是香港和台灣首次有金齡男士樂團參與。其後他們在2017年也參加新加坡「Silver Art 」的長者藝術節,對銀髮成員來說,能出埠演出也是難能可貴的經驗和肯定。

張家瑋表示,「男爵樂團」成立近10年以來,參加者過千,目前活躍的成員約30多位,唯在疫情下他們也在周老師的督導下,在家用Zoom「各自修行」。芸芸學員中,周老師說其中一的經歷份外難忘,

他70多歲來學小號,好有毅力。退休人士有樣好,像有無盡的時間不斷練,有時他病了入院忘記樂譜,其後又會努力pick up回來,像是打不死似的 。他說童年時聽過一首歌,念念不忘,遍尋多年終於知道歌名,而最終學成吹奏到,真的感受到他的喜悅。

長者暮年才投入青春時未竟之興趣,其熱情和專注處,周老師說像一個雕刻家,雖運刀細緩,但作品卻是心力之所寄。

「男爵樂團」的團員除了玩管樂樂器,亦有敲擊樂演出,疫情間也用zoom「交功課」。 (相片來源︰基督香港信義會)

從營運總裁到樂器新手

「男爵樂團」成員之一,正是今年64歲的李偉民( Peter)。 Peter 1980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機械工程系,退休前是某石油化工集團的執行董事和營運總裁,「我58歲退休,2018年見到信義會『男爵樂團』招男學員海報,就膽粗粗學下。」

Peter說童年家窮,居於樂富老虎岩的徙置區,「看到色士風閃令令像極高級的樣子,已好開心,但從來無想過學。後來也是粗略學過口琴和二胡,學色士風純粹覺得它好型。」Peter說學學器幾乎由零開始,

最難是記拍子和運氣,老師說每日最少練半小時,要持之以恆。每星期用zoom 向老師交一次功課( 演奏),因為是小組輪著吹,老師逐個評論,若疏於練習吹不好,眾目睽睽就會好瘀。

以前Peter做集團管理層,說凡事已指揮若定,「無論是人事管理或財政管理,成個流程已經好熟,有時更有shortcut 的解決方法,對我來說甚麼都要講效率。但學音樂,真的要慢慢浸淫,也沒有deadline這回事,『欲速則不達』,最重要是enjoy那個過程,是完全不同的認知世界。」Peter說有年入音樂summer camp,本抱著懶懶閒的心態去玩,「但現場有個波蘭的色士樂手,他已是專業級,但還是練極簡單的樂章,已經很動聽,他說每日都要練才見成果,這是很深刻的啟示和教訓。」

2015年起由音樂總監周詠琴(前排中) 帶領指揮「男爵樂團」。(相片來源︰基督香港信義會)

退休後規劃時間

Peter在退休前絕對是高薪一族,但如何「退得漂亮」,他說無論心態和財政上也應有所準備。「 財政早要計劃,上一輩教落『賺兩蚊洗一蚊好嘞』 ,即是要儲一半或以上的錢,這個都緊要。而在退休後,不少人也樂得清閒,但時間上我也認為要好好規劃,不能太隨意,如睡得太晏或得閒睇場戲等等。我在信義會上很多堂,從銀髮族養生、拉筋、陶瓷班都有,發展多元興趣,務求生活得有意義。」Peter向記者展示的日程記錄,果然每個時段也排得滿滿,生活充實。

據Peter觀察社區中心內的課程,「確是8成均為女士,我覺得是男性長者自尊心較強,不想讓人知我這個不識那個不懂,不想離開那個comfort zone,也抗拒跟陌生人溝通,所以男人退休想活有精采,開放心胸也很重要。」

李偉民的篆刻作品,「臨老學吹蕭」。(被訪者提供相片)

多才多藝 退休後學篆刻素描

其實除了色士風,Peter的興趣「百足咁多爪」,既熱愛旅行,亦涉獵書法、素描、篆刻等,這都是在退休後才接觸的藝術世界,極具天份的他竟然也學得有板有眼。「寫書法要蓋章,那時找李國泉老師雕章,他是『心經簡林』中其中一名篆刻大師,我問他肯否教學生,他又制我就學。」印章僅為方寸但文意乾坤自立,靠的是毫髮間的手心契合,Peter都很享受那「由無至有」的過程。

李偉民筆下日本的三重塔素描,簡約雅緻。(被訪者提供相片)

李偉民熱愛旅遊,足跡遍及南極、澳洲等地。 (相片來源︰基督香港信義會)

至於素描,就是Peter在旅行間的意興之作,從日本的三層塔到南極的Deception Island,素筆勾勒,也是神完氣足,「以前做工程要畫則,退休後才學畫畫。第一次去博物館畫張古董床,都畫得歪歪斜斜,後來才慢慢進步。部份是用相機拍下再畫的,通常3小時左右就完成。」

記者︰馮柏偉